第136章 感动

【书名: 劣等夫君 第136章 感动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日娱韩娱]顶端御兽灵仙我知道的太多了     但是这次,她没有得逞。

    陆风瑜早就防着她,她一扑过来的时候,陆风瑜便往旁边侧了侧,避开了脸,而俞九则直接抓住了青夫饶手,然后一脚将她踹飞了出去。

    青夫裙在地上,直接被俞九踹晕了。

    陆风瑜脸色阴沉的吓人,死死的盯着青夫人,眼里涌动着疯狂的戾气。

    他有那么一瞬间,很想将地上的匕首拿起来,然后划烂她的脸,或者在陆风霁的脸上划上几道,就让青夫人亲眼看着。

    让她尝尝自己和至亲被毁容的痛苦。

    他心里这样想着,手也下意识的就捡起了匕首。

    眼里的狠厉之色,让人心惊。

    他拿着匕首,转头,幽黑的眸光死死的定在陆风霁的脸上。

    此时的陆风霁已经被吓傻了,呆呆的跪坐在地,他甚至不敢直视陆风瑜的眼睛。

    更让他绝望的是,老爷已经看到了陆风瑜手里拿着的匕首,却没有阻止的意思,只是轻飘飘的对进来的家丁:“拖出去,关到庵里去吧。”

    陆风霁眼睁睁的看着青夫人被拖走了。

    这时候,陈大夫被俞七拖着跑进来了,他的身后还跟着个七八岁大的男孩,手里提着个药箱,那药箱仿佛不轻,他跑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宛南也跟在他们身后,急急忙忙的跑进来。

    陆风瑜一见到那个纤细的身影,狠厉的眉眼一滞,随即仿佛手里拿的是什么烫手山芋一样,立即将匕首丢了出去。

    俞九差点遭受无妄之灾,那匕首就掉落在他脚边,差一点点他就要见血了!

    宛南跑进来,见到遍地狼藉,而陆风瑜的衣服上到处都是血,嘴上还有未干涸的血迹。

    她顿时吓一跳,心都揪紧了,比陈大夫脚步更快的走过来,跪坐在陆风瑜身边,也不敢碰他,只是着急的问:“瑜哥,谁伤了你?山哪里了?严重吗?”

    陆风瑜急忙伸手挡住脸,其实现在身体也不是很难受了,只是不知中了什么邪,他看到宛南担忧的目光,便用沙哑的嗓音道:“胸口很疼,有点难受。”

    着,还皱了皱眉,往俞九身上靠了靠。

    宛南顿时急了:“哎呀,快让陈大夫看看。”

    她着,便连忙将地方让出来,让陈大夫给陆风瑜看。

    她带着弟弟站在一边。

    陈大夫给他把了脉,脸色倒是没变,只是对财主老爷:“大少爷吐的是毒血,倒是没有大碍,只是需要泡药浴调养。”

    财主老爷忙道:“那需要我准备什么?”

    陈大夫摇头,面无表情道:“不用,大少爷此时无碍,可以自己走回屋去。”

    陆风瑜:“......”

    宛南却显然不太信,还有些担忧的问:“陈大夫,瑜哥吐了这么多血,胸口还疼,真的无碍吗?”

    陈大夫翻了个白眼,收拾了药箱站起身,:“这血,他就是今日不吐,过两日,我也会帮他逼出来,毒血吐出来了,正明他的身子要大好了,你i,他能有什么事?”

    宛南还是有些不信,:“可是,瑜哥他难受呀。”

    陈大夫气的揪胡子。

    这个丫头真是没救了。

    陆风瑜什么她都信,别人什么她都不信,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陈大夫顿时感觉到深深的惆怅。

    俞九帮陆风瑜带上面纱,两人从地上站起来。

    宛南便立刻跑过去,担忧的声问他:“瑜哥,你感觉怎么样?”

    陆风瑜有些心虚的看了陈大夫一眼,摇了摇头,沙哑着声音:“无碍,不用担心。”

    声音都虚弱成这样了,还要逞强。

    宛南觉得心疼极了,她都有些后悔推动了这个事件的发展,本意是想为瑜哥铺路,结果却害的瑜哥受伤,宛南心里愧疚的很。

    她伸手,自然的扶住了陆风瑜的另一边,陆风瑜被她这样一靠近一接触,反而红了脸。

    就这样沉默的走了一会儿,陆风瑜就默默的抽回被俞九扶着的手臂,整个人都半靠在宛南身上。

    俞九懵了好一会儿,还要凑过去,被俞七一把拽住了。

    “你是不是傻?”俞七压低声音骂道:“这点眼力见都没有?少爷都有少夫人了,你还凑过去做什么?”

    俞九这才反应过来,于是心安理得的跟俞七走在两人身后,还别,这样一看,少爷和宛南还是挺般配的呢。

    回到屋后,陆风瑜便在俞七的搀扶下,进了浴室,浴桶很快灌满了热水,陈大夫将一些熬煮过的药水和药渣一股脑的全倒了进去。

    那味道,极其难闻。

    陆风瑜皱眉道:“陈大夫,这次的药怎么又不一样?”

    他很担心陈大夫是脑子犯病,给他拿错药了。

    陈大夫对他就没有好脸色,冷着脸:“你昨吃的饭跟今日吃的饭能一样吗?”

    陆风瑜:“......”

    还能这样打比方的吗?

    这两样好像没有可比性吧?

    陈大夫既然已经这样了,陆风瑜当然不敢再问。

    他明显感觉到陈大夫近几日对他的态度,比以前更差了一些,但是他不知道原因。

    他也不敢问。

    于是便沉默着,看着陈大夫一桶一桶的往他的浴桶里倒药水。

    倒到最后,连陈大夫都受不了这个味道,捂着鼻子冲出去门去了。

    陆风瑜捂着鼻子,无奈的靠在浴桶上,闭上眼睛。

    药浴他泡了十年了,光是稀奇古怪的药也喝了不少,忍耐力还是比一般人强很多的。

    几太过疲累,且后背被踹那么一脚,却是有些疼痛。

    他靠在浴桶上,热气氤氲中,竟然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了,色已暗,桌上点了烛火,窗前的灯笼也点燃了。

    宛南就坐在窗前,借着烛光,正在桌上整理着茶袋。

    那些是她最近炒好的“甘来”茶,她种的那些香棉草提前结出了药籽,她便将药籽收好后,直接连根拔掉了那些香棉草。

    香棉草的根熬成药汁,对陆风瑜来更有成效。

    还要就是,她想着陆风瑜可能要去县城读书了,她也要准备一下,如果陆风瑜同意的话,她也想带着弟弟一起去。

    陆风瑜睁开眼睛,许久没动,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坐在床边的陆宛南。

    温暖的烛光,还有温暖的她。

    陆风瑜的心里,竟然莫名的感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你是我的冉冉星光卿关囡过魔化勇者狂想曲追夫秒怂之老大请低调大秦公子弑灵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