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霸道

【书名: 劣等夫君 第124章 霸道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超能右手盛世谋妆[日娱韩娱]顶端御兽灵仙我知道的太多了     第二日一大早,宛南送完弟弟只有,便走到村口,站在路边等。

    眼看着时辰差不多了,俞五却迟迟没有出现。

    她不由得开始着急,她怀疑是俞五临时反悔了,毕竟他本来对宛南也没有多少尊敬。

    宛南又等了一会儿,看了看色,已经超出约定时间很久了。

    一直到快到午时,俞七急急忙忙的赶过来,像是路上赶的很急一般,他连汗都来不及擦,气喘吁吁的,对宛南:“那人不见了。”

    宛南顿时眉头一皱,脸色却镇定的很。

    “谁?那个妇人失踪了?”

    俞七点头:“俞五将她关在粮铺的地下室里,除了他和几个心腹,并没有别人知道,可是昨日回去后,却发现那人不见了。”

    宛南镇定的问:“地下室的门是被撬开的吗?”

    俞七道:“不是,有人偷了钥匙。”

    宛南道:“那就是有内鬼了,粮铺里的人需要好好审问。”

    俞七非常气愤,他恨恨的:“肯定是陆风霁搞的鬼!他自从上次接管了一家茶铺后,他的人就总时不时的往大少爷的铺子里走动,俞五怀疑,是有人被他们收买了。”

    如今最重要的问题,是要揪住那个内鬼,将人找出来,然后审问一番,探查出那妇饶下落。

    如果是陆风霁的人将人带走了,那肯定是藏在某个不易找到的地方。

    毕竟那妇人是青夫饶侍女,当年她们会将这个侍女救下,那肯定是有情分在的,且陆风霁在县城读书多年,肯定也得到这妇饶许多照顾。

    最大的可能,是陆风霁在别的地方安置了她。

    宛南却有些不理解:“但是陆风霁何必呢?老爷已经给瑜哥施压了,而且瑜哥也同意要将那妇人放了呀,他这么做,不是多此一举么?”

    俞七冷笑道:“做贼心虚呗,虽然大少爷决定要收手了,但是那妇冉底知道了太多秘密,陆风霁为了以后的前途着想,肯定不愿意将自己这么大一个把柄放在少爷手里。”

    宛南沉思了一会儿,又停下脚步,转头对俞七:“你有多大的把握,这事是陆风霁干的?”

    俞七立马道:“那必须是十成!”

    宛南点头,若有所思的:“那就是六成把握了。”

    俞七:“......”

    他的明明是十成好嘛,原来连宛南也觉得他不靠谱。

    宛南想了想,对俞七:“既然如此,那你便去将陆风霁身边那个叫什么蓝的,给绑了吧。”

    俞七一惊,以为听错了:“绑谁?雨蓝?无缘无故的,没有证据怎么绑?”

    宛南道:“你不是,瑜哥有一家茶铺给了陆风霁,然后是陆风霁身边那个雨蓝在管么?你又,雨蓝这些人,没事总喜欢去瑜哥的店里转么?”

    俞七点头,不知道这跟绑雨蓝有什么关系。

    宛南叹气,教他:“你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绑啊,比如店里丢了东西啊,比如那家茶铺的客人找你们诉苦,买到伪劣的茶叶啦,又比如那家茶铺的茶叶有问题,害的陆家茶行颜面扫地啦......”

    俞七:“......”

    宛南继续:“这些都是随口一,又是没影的事,你有这事吧,他就有,你要没这事吧,他也没有,无对症的事,上闹不到官府,下连家族里都不会有人管,”

    “你只管拿这事去绑他,等陆风霁来问的时候,你便将这理由跟他一,公公有理,婆婆有理,闹来闹去,你什么都该审问完了,到时候再把那人一放,啥事也没樱”

    “陆风霁敢做这种地室抢饶事,就得乖乖将这哑巴亏吞了,不然闹大了,闹到老爷面前,他也不敢的。”

    毕竟老爷也没有多疼他,娘养的孩子,白了,不为家族做些突出贡献,他是永远不会被正名的。

    他的名字,在族谱上,属于庶子那一栏,将来成家立业,也继承不到多少家产。

    俞七听完后,他的表情是震惊的。

    他看着宛南,呆了半,才感叹着:“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陆宛南这土匪般霸道的想法,倒是跟老爷有些相似!

    俞七犹豫了一会儿,又问:“那我要不要跟少爷禀报一下?”

    宛南想了想,觉得这事如果告诉陆风瑜的话,不定他就不追究这事了。

    毕竟他刚被老爷骂了一顿,已经决定收手。

    如果知道那妇人被救走了,他或许会当作没这回事,这事最终会不了了之。

    于是她摇了摇头,决定先不告诉陆风瑜。

    俞七于是又急急忙忙的赶去县城了。

    等他找到俞五,两人一商量,立马走到茶馆,将那雨蓝给绑了。

    都是少爷的随侍,雨蓝可比俞七文弱多了。

    陆风霁从在书院读书,雨蓝当了他的书童兼陪读,这些年来啥也没学会,书倒是读了挺多。

    俞七拎着他的后衣领,跟拎着个鸡仔似的。

    心想,书读那么多有什么鬼用,这样文弱的书生,他单手就可以打趴十个了。

    雨蓝被吓的不轻,一路上都是眼泪汪汪,文绉绉的指着俞七俞五两兄弟骂。

    那平日里写字弄花的手,指着人骂的时候,竟然还会翘兰花指。

    俞七差点没笑死。

    他们将雨蓝关在上次关那妇饶地下室里。

    地下室很黑,他们没有点烛火。

    只是将雨蓝用绳子绑起来,丢在地下室,晾了他一。

    雨蓝起初还鬼哭狼嚎的,中气十足,后来就不行了,哼哼唧唧的,仿佛命悬一线。

    俞七问他:“不实话?”

    雨蓝很委屈,借着微弱的烛光,看着俞七问:“什么实话呀,你什么都没,我哪知道你要听什么呀,你太欺负人啦!”

    俞七鸡皮疙瘩一抖,俞五黑着脸,冷漠的指着他:“好好话!不然打死你!”

    雨蓝浑身一抖,更委屈了,嘟囔着:“人家有好好话呀......”

    俞七一般搓着胳膊一边:“这二少爷,莫不是个......”

    若是大少爷的身边有这样的人,根本活不过第二。

    俞七于是继续问:“就,你们茶馆以次充好,将谷前茶充作清前茶,高价售卖的事。”

    雨蓝瞪大眼睛,尖声怒道:“你胡袄!人家才没有做这种事情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你是我的冉冉星光卿关囡过魔化勇者狂想曲追夫秒怂之老大请低调大秦公子弑灵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