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十年

【书名: 劣等夫君 第118章 十年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神工女配拒绝当炮灰盛世谋妆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攻略极品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     陆风瑜带着宛南,像上次那样,走入了闹市之郑

    龙舟比赛还没开始,大河两岸的观景楼上已经座无虚席。

    宛南一边走,一边还回头看,让弟弟留在俞七身边,她还是有些不放心。

    弟弟第一次来闹市,还要与她分开,心中肯定难过。

    宛南纠结之下,又转头去看陆风瑜。

    她感觉到陆风瑜在偷看她,可是每当她有所察觉的时候,回头看过去时,陆风瑜又立马收回目光,转过头去了。

    有些慌张的样子。

    宛南心里高兴,也时不时的转头看他。

    走了一阵,陆风瑜突然:“不用担心,我在岸边的观景楼定了茶位,俞七知道,一会儿他们就会过来了。”

    宛南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她还以为瑜哥打算一整日都不见俞七和南的。

    “观景楼还有茶位吗?”宛南有些好奇:“不是半个月前就没有位置了。”

    她可不认为瑜哥会在半个月前预定茶位,毕竟那个时候,瑜哥还没有想过要来县城。

    但是陆风瑜并不解释,他也不是那种话多的人,只是点点头,:“有的。”

    宛南便没有多问。

    但是既然都要去观景楼的,又为什么要特意将南和俞七避开。

    宛南犹豫着要不要问。

    陆风瑜没让她怀疑太久,他带着宛南走在闹市之中,人群熙攘,有些卖货郎走的急,挑着的担子撞在宛南身上。

    陆风瑜便握住宛南的手,将她一把拉了过来。

    宛南红着脸转头看去,却见陆风瑜直视前方,面纱之外的一双眼睛平静无波。

    但是握着她的手却很用力。

    两人沿着闹市,在人群中穿行了许久,陆风瑜都没有再放开她。

    许久,宛南发现那条路越走越偏僻,这条路她是熟悉的,毕竟几前才刚刚走过。

    行到偏僻处,陆风瑜见周围无人,他便将宛南拉到一棵杧果树下,树木枝繁叶茂,遮挡了端午刺目的阳光,斑驳树影下,两人面对面站着。

    宛南有些疑惑,看了看四周,因为这次还是要等人。

    她压低声音,问:“瑜哥,又是等那个妇人吗?”

    陆风瑜道:“是,也不是。”

    宛南便看着她。

    陆风瑜看着宛南,两人四目相对,陆风瑜的申请很严肃,宛南下意识的挺直了背脊,也严肃起来。

    陆风瑜沉默了好一会儿,仿佛在犹豫,又仿佛在斟词酌句一般,半晌,他才开口:“你是我的未婚妻子,这件事,我不想瞒着你。”

    宛南听到他未婚妻子,老脸一红,莫名感到羞涩。

    陆风瑜微垂着眼,声音低哑,他低声:“上次那个妇人,以前是跟在青夫人身边的,就是陆风霁的生母。”

    宛南心中微微诧异,瑜哥这是要跟她讲十年前的弑母内幕?

    陆风瑜道:“会再次遇到她,我很震惊,因为在我的记忆中,她应该是被发卖到千里之外了,又怎么会出现在县城?”

    但是仔细一想,也想得通。

    当年十几岁的少女,如今年近三十的妇人,又有几个人能将她认出来呢?

    何况,财主老爷家的丫头,都是在深闺和西厢呆着,平日里出门的机会少,村里并没有几个人认识。

    她去到县城之后,根本不用担心会被人认出来的风险,因为能认出来的人,比如陆风瑜,根本不会去县城。

    真去了,也未必会遇得上。

    宛南道:“许是青夫人感念情分,救了她吧,如今二少爷陆风霁在县城之中,也能得到她的照顾,看她的态度,像是还将陆风霁当成主子看待的。”

    陆风瑜点头:“正是如此,所以,我将她母子二人给绑了。”

    宛南:“......”

    陆风瑜看着宛南,突然有些慌张,他急忙解释道:“我并不会伤害她,我只是想要问她一些事情,我,我也不会随便伤害人......”

    宛南见他慌张的模样,顿时心疼的很,握着他的手,:“放心,我理解的,想做什么就去作吧,我不你。”

    那妇人一家三口就住在这一片,这一片的房子可不便宜,一般的丫头仆妇又怎么可能买的起。

    趁着今日端午节,众人都出去看龙舟了,陆风瑜便直接叫人,把那一家三口全给绑了。

    做这些事的时候,陆风瑜也没打算要瞒着陆宛南,关于当年的真相,他早就已经查的差不多了。

    这次特意将宛南带过来,也有他的私心。

    人一旦动了情的时候,自然希望自己在对方眼里,什么都是最好的。

    就仿佛那无暇的美玉一般,不可能美玉有瑕,有了裂痕,还希望价值不损。

    陆风瑜就感觉自己仿若那有瑕疵的美玉一般。

    不仅有污渍裂痕,那裂痕还不止一条。

    裂痕是没有办法修复的,但是身上的污渍,他想着至少要洗一洗,让自己看起来干净一些。

    他身上最大的那一块污渍,便是那弑母的罪名。

    他要带着宛南过来,让她看到真相。

    所有人都误会他,猜忌他,在背地里诋毁他。

    但是宛南不可以,若是宛南也这样看待他,那他的生命中,就真的没有一点光彩了。

    屋子里,三个身着墨蓝色短袖襕袍的青年男子坐在椅子上,中间跪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妇人。

    她的双手双脚被困住,坐在地上动弹不得。

    她眼眶通红,眼泪鼻涕流了满脸都是,一个劲的冲那三人磕头,哭着求饶:“各位英雄好汉,求求你们了,将我儿子放了吧,他才十一岁,他还,什么都不懂的呀,他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是最无辜的了。”

    其中一个男子笑了,看着那妇人:“你也知道孩子是最无辜的?你这话的时候,心里不虚吗?有没有觉得道轮回,报应不爽?”

    那妇人一听这话,最初还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来,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报应?”

    “什么报应?你竟不知么?也是,毕竟过了十一年,好日子过久了,忘记了一些旧事,也情有可原。”

    那妇人有些惊骇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看。

    男人年纪不大,看着二十来岁的样子,很年轻,样貌普通,眉眼却带着阴戾,看着她的目光,带着明显的憎恨。

    那男人蹲下来,看着她,冷声道:“十一年前的事,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