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出街

【书名: 劣等夫君 第109章 出街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女配拒绝当炮灰神工盛世谋妆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攻略极品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     到了县城后,俞七直接将马车赶到自家开的粮铺门前。

    陆风瑜下车后,便对俞七:“你去到店里看看。”

    言外之意是不要跟着他了。

    俞七却不放心的:“还是让我跟着少爷吧,这几日赶庙会搭戏台子,人多且乱,不太安全。”

    陆风瑜这还是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到县城,既没有认识的人,也不认识路,更是没有见过这么多的人,俞七难免忧心。

    宛南从车上跳下来,陆风瑜顺手扶了她一下,随即向俞七摆摆手,便跟宛南往街上去了。

    俞七着急,又不敢。

    便将马车赶入粮铺后院,嘱咐人存放好,便急急忙忙的跑出来,然而街上车水马龙,早已不见了那两饶身影。

    宛南脸上已经围着陆风瑜给她的面纱,松松垮垮的,她那张脸挡不了多少,大半张脸都露在外面。

    她其实是没想要带这东西,毕竟她不是很在意那些斑痕,陈大夫过一两个月就会消失了。

    她只是觉得,陆风瑜一个人走在热闹的街上,带着面纱,还是个男子,肯定会很突兀,他心里想来也不会好受,估计这也是他不愿意出门的其中一个原因。

    如果她也带上了,有人陪着,瑜哥心里也会好受些。

    陆风瑜为了照菇宛南,便没有带帷帽,两人走在热闹的街上,有些格格不入。

    宛南一边走一边看,见到有趣的玩意,便会买下来放包里,那是给弟弟买的。

    路遇一个卖铜镜的地方,她停下,饶有兴致的看那些镜子。

    陆风瑜见她喜欢,便:“喜欢镜子?”

    宛南拿着个碗口大的圆形铜镜看了许久,那镜子背面刻有龙虎,还有个跪地奉的人,她认真的看了一会儿,便抬头对陆风瑜:“瑜哥你看,这个人刻画的好有意思。”

    陆风瑜看了一眼,便道:“那是羽人,《拾遗记》有载‘燕昭王梦有人皆毛羽,因名羽人。梦中与语,问以上仙之术’。故此,有人将羽人称之为仙人,也有飞之意,刻在镜子上,也是讨个好彩头。”

    宛南还是第一次听,看着瑜哥的眼神不由得有些热切:“瑜哥懂的好多。”

    陆风瑜有些羞涩的垂头:“没有,杂书看的多罢了。”

    宛南于是掏钱,将那镜子买了下来。

    却转头就递给了陆风瑜。

    陆风瑜愣了一下,没伸手接,看着宛南:“这是......”

    宛南将镜子往他怀里一推,:“特意买来送你的,瑜哥不是这镜子寓意好么?”

    陆风瑜面纱下的嘴角一抽,有些无语的看着宛南。

    纵使他许多人情世故都不懂,但他书看的多,有些事情还是知道的。

    向来是男子买镜子送给女子,何曾听过女子要买了镜子送给男子的?

    这简直......

    陆风瑜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总之就是脸上发烫,有些尴尬,倔强的没有接。

    宛南却硬要送给他。

    陆风瑜硬是不接。

    宛南没办法,只能直接将镜子塞到他怀里,转身便走。

    陆风瑜无奈,只能拿在手里,追上去:“你做什么非要给我买个镜子?”

    宛南:“因为瑜哥你没有镜子啊。”

    他从来不照镜子,如今既然脸已经逐渐变好了,她便想让他每日看一看,将以往失去的希望,再一点点找回来。

    陆风瑜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默默的将镜子放入怀中,没有再话了。

    县城里很热闹,大街上人来人往,周边村镇的农夫都挑着瓜果蔬菜,来闹市赶集摆卖。

    平日里大街巷乱窜的卖货郎,这会儿也安分的站在街边,不用怎么吆喝,便有许多人围上前去挑选。

    宛南买的东西将包装满了之后,她便没有继续买。

    两人肩并肩的往神庙的方向走。

    两日后端午,要在神庙前赛龙舟。

    赛龙舟的河流就在县城正中间,刚好将县城一分为二。

    河两岸建了许多高楼,专门用于观景。

    雨季时河水暴涨,波涛汹涌如万马奔腾,冬季静水流深,寒风萧瑟,两岸梅花如雪盛开,一年四季,总有不同景象。

    如今正是一年一次的龙舟盛会,两岸的高楼早已经没有了位置。

    宛南也没想过要上高楼去看赛龙舟,且不有没有位置,光一个茶位的价格,便是无法想象。

    她想去看看神祠,今日请神,要将某位山神请到神祠里来,观赏一年一度的龙舟盛会,以保佑这一方水土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街上人实在太多了,两人一不心就被挤散了,还是陆风瑜反应快了些,伸手拉住了宛南,将她往怀里一拽,便护着她往前走。

    宛南脸色微红,垂着头,也不敢去看瑜哥,只是犹豫着,要不要伸手抱上去。

    陆风瑜率先发现这个问题,也有些不自然,急忙将宛南放开,然后拿起一片袖角,递过去,:“人多拥挤,你要不,便抓住我的袖子,这样就不容易走散。”

    宛南:“......”

    宛南默默的揪住他的袖角,一声不吭,心中已经死过去活过来了好几遍。

    瑜哥不懂风情,她是知道的,但是瑜哥如此迟钝如呆傻,就有些过分了!

    前世,可是瑜哥主动追求的她呀!

    那会儿她从钱家逃回来,被瑜哥接到屋中,住了几个月后,有一日,她在厨房做饭,瑜哥突然走进来,:“你觉得我与那钱家少爷相比,如何?”

    道姓钱的,宛南便咬牙切齿,瑜哥这么好一个人,那姓钱的怎配与瑜哥相提并论呢?

    宛南于是:“无法比较,瑜哥太好了,不要跟那姓钱的相比,自降身份。”

    陆风瑜于是又:“那若是嫁给我,同我一起生活,你愿意么?”

    他的想法很简单,姓钱的那般不堪,都可以与宛南成亲,那他既然比那人好,自然是更可以的。

    宛南都被陆风瑜的直接惊呆了。

    但她知道自己的身份,没有立刻答应。

    她是在入住屋一年后,才与陆风瑜成的亲。

    期间一直都是瑜哥在主动,无微不至的关怀,直接且热烈的注视,他从书上看来许多情话,照本宣科的给她听。

    虽然让人听的很想笑,但不可否认的是,她听到那些话后,心里是很感动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