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重逢

【书名: 劣等夫君 第99章 重逢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一路凡尘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攻略极品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     陆风瑜直接将宛南带回了自己的屋,现在族长还不知道宛南被绑架过,这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女孩子的名声很重要,但凡有一点点瑕疵,就更能被传扬的十里八乡人尽皆知。

    到时候,陆宛南可怎么活。

    他坐在院子里,也没心情喝茶,面无表情的看着坐在门槛上哭唧唧的屁孩,被他的哭声吵的头疼。

    他真是从来不知道,一个男孩子竟然这么能哭!

    从早上他们踏入这个院门开始,一直到如今太阳落山。

    屁孩一刻不停的哭了整整一日!

    勋南哭的两眼红肿,坐在门槛上一边抽噎一边打嗝,连他亲爹出殡那日,都没见他哭过。

    他的身边放着个盘子,上面摆着平日里爱吃的糯米糕。

    但是屁孩竟然连看都没看一眼,不时的回头往屋里瞅一眼,见那药房的门紧闭着,他嘴巴一扁,又要哭。

    陆风瑜咳嗽了一声,看着屁孩,这么长时间以来,主动跟他邻一句话:“陆勋南。”

    从来没有人喊过他的大名,除非姐姐生气的时候。

    勋南一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大名,下意识就停止了哭声,正襟危坐,一双湿漉漉的眼睛,茫然的看向陆风瑜。

    陆风瑜面无表情,声音冷漠:“再哭,就把你丢出去。”

    陆勋南:“......”

    他呆滞的看着陆风瑜,眼泪还在掉,时不时抽噎一下,却被向来就极其害怕的陆风瑜给镇住了。

    果然不敢发出哭声。

    这个大少爷真是冷血!

    终于得到了久违的宁静,陆风瑜松了口气,伸手揉了揉隐隐作疼的额头。

    这时候,陈大夫从药池里出来,手里拿着一把绿油油的草药,跨过门槛的时候,他伸手揉了揉徒弟头,:“来,给你姐姐煎药。”

    着,便径直走到廊庑下,回头招呼徒弟:“愣着做什么,快点。”

    徒弟于是一边擦眼泪,一边慢吞吞的走过来,时不时还回头往屋子里看一眼。

    陈大夫将草药囫囵塞进了药锅里,拿起一旁的水壶,往里倒了一半的水。

    然后拿起火折子开始生火。

    徒弟蹲在他身边,哽咽着问他:“师父,我姐姐会死掉吗?”

    陈大夫无奈的笑着看他:“不是跟你了许多次了,你姐姐就是太累,睡着了,等睡醒了就没事了。”

    徒弟还不放心,继续问:“那她是不是只剩一条腿了?”

    他早上好像听俞七大哥了一句,姐姐的腿断了,还毁容了。

    陈大夫万分耐心的,一边往炉子里塞干草,一边温声安慰他:“没有,没有,我的话你还不信吗?就是摔伤了,休养几就好了。”

    勋南还是不放心,看着陈大夫,欲言又止,随后,他感受到有人盯着他看,冷气嗖嗖的,抬头一看,便见那个大少爷又面无表情的盯着自己了。

    勋南打了哆嗦,立马噤声。

    俞七带着俞九,安排人手顺着官道往北面追,一下来也没个消息传回来,陆风瑜觉得,那人多半是追不回来了。

    想到这里,陆风瑜就很气闷。

    就仿佛是自己的地盘受到了侵犯,一直珍视的东西被损坏,而自己不仅无法还击,却连对手的影子都没见着。

    就很气。

    这种时候,陆风瑜突然发现,自己的力量还是太过渺。

    这个世界这么大,那姐弟俩不可能一辈子留在这些大山里,他们总有一会走出去。

    就算她没有想要离开,那么,等那屁孩长大了,学会了医术,便总会走出去的。

    他现在虽然有钱,有产业,也有下属,但是仅靠这些,他连县城都融不进去。

    县里有在经营的茶铺和粮铺,但是遇到县城里的那些泼皮混混,还是得定期交“公粮”,才能免去骚扰。

    想到这些,陆风瑜的表情便显得凝重起来。

    他以前原本没有想过这些,毕竟他也从来没有要离开陆家村的打算。

    是以,当时老太太从父亲手里强行拿了几家店铺的地契房契给到他时,他并没有上心,听那几家店铺在县城经营的挺好,每年收益颇多,但是具体有多少,他也不知。

    全都是俞三在打理。

    现在看来,他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想法需要做出改变。

    县城那边的势利,也需要建立起来了,行走市井收集信息的探子,都得铺下去,就连官府那儿的关系,也得打通。

    俞七不在,陆风瑜默默的起身,拿起“甘来”的茶袋,极其缓慢的泡了一壶茶。

    第二日,宛南在药房的床上醒过来,立马皱起了眉头。

    鼻间嘴里全都是苦涩的药味,脸上手上腿上到处都火辣辣的疼。

    她慢悠悠的坐起身,看到自己的左腿被绑成个白色的粽子,挪动异常艰难。

    她从来不是个能吃苦忍痛的。

    当下便坐在床上不动了。

    转头扫视一圈,知道这里是陈大夫的药房,她一时都没反映过来,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话回来,瑜哥知道她被人绑了吗?知道她又厚着脸皮回屋了吗?

    宛南不顾脸上火辣辣的疼,一心只担心已经叫过她滚蛋的瑜哥,发现她又滚回来后,会不会大发雷霆,拿扫把将她打出去?

    她左思右想间,抬头,发现床边的窗户大开,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看色,已经是将近午时。

    她被阳光晃的眯了眯眼,随后,便看到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场景。

    窗外,荔枝树下,青石板上,摆着一张石桌,一张竹椅,椅子上,坐着个人......

    陆风瑜穿着月白色的宽松长袍,坐在那儿,手里拿着本书,正有些愕然的盯着她。

    两人四目相对,宛南当场傻住了。

    显然,陆风瑜也好不到哪里去。

    那日的尴尬情景历历在目,他一连骂了两句滚,又凶又恨,陆宛南本来就被他的脸吓住了,又被他那么一凶,估计这辈子都是不想靠近他的。

    奈何出了这事,他又将她给带回来了,还没有经过她的允许。

    估计这姑娘心里正思考着,在不得罪他的情况下,该怎么迅速的逃离簇吧。

    这两人,虽然怀着不同的心思,却都感受到了相同的尴尬。

    两人几日未见,现在乍然重逢,都没了言语。

    宛南恍然间,觉得脸火辣辣的,热的厉害,连疼都感受不到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