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跳河

【书名: 劣等夫君 第97章 跳河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神工女配拒绝当炮灰盛世谋妆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攻略极品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     宛南转头,与那两道目光相对。

    借着月光,宛南看清了,那是一条黄鼠狼。

    她提着的心登时放下,顿觉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金黄色眼睛的野兽太多了,宛南刚才被吓的不轻,若是嘴巴没有被堵住,一声尖叫就要震碎苍穹了!

    那黄鼠狼微微眯着眼睛,看了宛南一眼,眼里竟然如人那般,带着一些鄙视的意味。

    这肯定不是错觉,宛南确定自己在它眼中看到了鄙视!

    黄鼠狼慢悠悠的走过来,嘴里竟然还叼着一只半大不的鸡,估计是在附近的鸡窝里叼出来的。

    宛南看了看另一边,黄兰鄞为了不造成响动,从怀里找出根铁丝,开始撬锁。

    宛南都看呆了,那技术娴熟的,像是干过某些见不得光的行当。

    黄鼠狼就在距离宛南不远的地方,慢吞吞的吃鸡,那尖嘴上长着白胡子,沾了一嘴的血。

    宛南百无聊赖,盯着它看。

    黄鼠狼吃完还,还极其优雅的,伸出爪子擦了擦嘴,将那殷红的血迹都抹干净了。

    走前,还眯着眼睛看宛南,嘴角弯弯,仿佛在笑。

    赤裸裸的嘲笑!

    宛南翻了个白眼给它。

    黄鼠狼起身,抹抹嘴巴走了,地上留了一地带血的鸡毛。

    而黄兰鄞,此时已经将门锁打开,推出了那车子,套在牛身上,又检查了一下,确认都套牢了,立即便牵着牛车过来了。

    他走到宛南身边,眼睛很亮,看着宛南,一直在无声的笑。

    宛南被他这表情吓的心里发悚。

    她毫不怀疑,落入这人手里,如果此时不抓紧机会逃跑的话,以后估计都不会再有机会了。

    正在这时,突然一阵激烈的犬吠从远处传来,两人均是一惊。

    黄兰鄞看也不看,迅速将绳子解了,粗暴的将宛南一把抱起,直接扔上了车,随即自己也跳上车,拿着棍子往牛屁股上狠狠一拍。

    那牛浑身震了一下,撒开蹄子便跑了起来。

    这车是由拉货的板车改造的,无顶,简单的在周围钉了些木板,看起来更像个斗车。

    宛南在车上找不到重心,滚了好几下才稳住身体,艰难的挣扎着坐起身,往那越来越远的犬吠声处看去。

    便见一头黄鼠狼从路边猛的窜了出来,嘴里还叼着一只半大不的鸡。

    它往宛南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下巴高扬,那姿势模样,仿佛是极其高傲的。

    它纵身跳进了草丛里,不见了踪影。

    却成功引来了村里几乎所有的狗!

    村里生人基本没有,这些家养的看门犬也颇通灵性,嗅到陌生的气味,见到陌生的人,便会龇牙咧嘴,叫的撕心裂肺。

    而一犬声起,其他的狗即使没看到生人,也会跟着瞎剑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

    估计是为了瞎凑热闹。

    宛南眼睁睁看着原本就一条狗追在后面,发展成十几条,龇牙咧嘴气势汹汹的追在牛车后。

    看那模样,若是她敢跳车,立马就会被它们撕碎。

    激烈的犬吠已经引起了村里饶注意,有人陆续提着灯笼走了出来。

    顺着声音的方向往畜栏走去。

    牛跑的快,他们很快就要出了村口了。

    黄兰鄞也有些着急,但面上却是不显,什么偷鸡摸狗的事他没干过,不过是被狗追罢了,有什么大不了。

    他回头看了眼,突然对宛南:“你可坐好了,不然,摔断了腿脚,这辈子只能做个残废了,我虽然喜欢你,可我不喜欢残废,你可当心。”

    宛南靠在车栏边,听到远处村里传来的嘈杂声犬吠声,以及那越来越密集的灯光,心下佩服黄兰鄞的淡定。

    黄兰鄞当然淡定,他连陆家的人都敢绑,又何况刘家的一头牛?

    山里村民世代农耕,鲜少了解世事,这些人大部分连山都没出去过。

    他去了县城,呆两,再顺着官道往北走,往京城走,那些地方,是这些村民一辈子都到达不聊远方。

    他就算在这里杀人放火,也是在这里,这些恶劣事迹只会永远的停留在山里。

    连风都带不出去,怕什么?

    包括这个女子也是,出去后,举目无亲的,她又能到哪里去,到时候,她就只能依靠自己,也必须依靠自己。

    黄兰鄞一切都计划的很完美。

    奈何这路上,有条大河,而宛南通水性,虽然双手被绑嘴巴被堵,但是双脚是自由的。

    宛南当机立断,争扎着站起来,立马从车上跳了下去。

    大河距离这官道,还有约两丈的距离,且河岸是一道缓坡。

    宛南摔在地上,还是脸先着的地......

    不仅脸跟土地来了个亲密接触,先着地的左脚也“咔”的一声,剧痛传来,也不知道是断了,还是脱臼了。

    跳下地后,她左脚一用力,身体借着惯性便滚了起来,直接顺着河坡滚了下去,“噗通”一声,水花四溅。

    黄兰鄞立马就发现她跳车了,但是那牛跑的太快,等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丈开外了。

    他冷着脸从车上跳了下来,又从怀里拿出了那捆绳子。

    他往刘家村的方向看了一眼,那处人声混杂着犬吠,以及隐隐约约的亮光。

    估摸着是往村外追来了。

    黄兰鄞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他迅速跑到河边,站到及腰的河水中,怒喊:“陆宛南,你要死是不是?”

    手被绑着,又摔断了腿。

    即使再通水性,这境况下,也有极大的可能被淹死。

    何况女子身子弱,不定摔下车的时候,就已经晕过去了呢?

    “陆宛南!还活着吗?活着就答应一声!”黄兰鄞阴沉着脸,目光阴鸷的可怕。

    过了一会儿,他又放缓了声音,轻声道:“你不要躲了,不要害怕,你出来,我不带你走了,你就留在刘家村,你的腿摔断了,需要找大夫看看。”

    他静静的站在河中,侧耳细听,除了河流的哗哗的流水声,还有热闹的虫鸣声。

    对了,虫鸣!

    黄兰鄞眼睛微微一眯,勾着嘴角笑了笑,缓缓转头,往河边的一处竹林暗影中看去。

    那一角落特别安静,仔细听听,竟连一点虫鸣的声音都没樱

    他缓缓走过去,缓缓将手里的绳子,一圈一圈的展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