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刘家

【书名: 劣等夫君 第96章 刘家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攻略极品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末世之人生赢家一路凡尘明星爸爸宝贝妞     黄兰鄞背着陆宛南,一路疾行,等夜幕四垂的时候,终于走到了刘家村的村口。

    黄兰鄞从十岁起便跟着大冉附近村落做帮工,对这些村落的布局多多少少都有些了解,也相识了一些村民。

    不至于因为脸生而被赶出去村去,他也知道这村里谁家有牛车可以租借。

    虽然保险起见,直接步行去县城是最好的,毕竟一个外村人夜里前来租借牛车,这本来就很容易让人怀疑。

    不过黄兰鄞自有对策。

    ’他带着宛南,径直走到村口一处茅房前。

    他对宛南道:“委屈你一下,租了牛车我就来接你。”

    着,便将宛南推入茅房,那茅房之前或许是个畜栏,地上有几个拴牛绳的木桩。

    黄兰鄞便将宛南的手脚绑了,然后拴在了木桩上。

    又用手帕塞住了她的嘴巴,将灯笼挂在墙上,村里饶若是过来,远远的看见灯光,便知道里面有人了。

    黄兰鄞推门出去后,为了以防万一,他从怀里拿出了把锁,又拿出个细铁链,将门给锁住了。

    这一阵操作下来,宛南都看懵了。

    不得不这个黄兰鄞,是在是太谨慎了。

    简直是连一丝的逃生可能都不给她留啊!

    黄兰鄞独自一人,走到一户门前,屋里突然冲出来一条半人高的黑犬,警惕的看着他,龇牙狂吠。

    屋里很快走出来一个穿着短款襕袍的中年男子,

    黄兰鄞脸上堆笑,冲这个中年男子客气道:“英树,我是兰鄞。”

    那叫英叔的男子走出来,手里提着个灯笼,看着黄兰鄞,诧异的问:“是你啊?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来做帮工的吗?”

    黄兰鄞笑着道:“那到不是,只是经过簇,想找你借个牛车。”

    是借,其实是租,黄兰鄞从口袋里摸出十几个铜钱,递给英叔,客气的:“还请英叔行个方便。”

    英叔有点为难:“这个,不是我不与你方便,而是村里已经有人提前找我借过了,我若是将车借给你,岂不是要食言?”

    黄兰鄞也没想到,竟会这么不巧。

    一时也懵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他犹豫着问:“那不知村里,还有谁家的牛车可以租借?”

    英树摇头,道:“如今正是春耕时节,村里的牛光是犁地都不够用,白日辛苦一,夜晚自然得好好休息,谁家会愿意将牛借出来。”

    黄兰鄞:“......”

    他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想到没有牛车租借,果然是百密一疏,崩了全盘。

    那个英叔也是个好心的,他看夜色渐浓,而黄家坝距离刘家村又远,山路不好走,山中也着实不安全。

    他便好心的:“要不你今晚便先别走了,在这儿留宿一晚把,我儿子去外祖家帮忙了,这几日都不在家,我给你收拾一下,你将就睡一夜,明早起来再回去。”

    黄兰鄞为难的很,眉头紧皱。

    连夜赶路他是不怕的,毕竟去县城,走的是官道,野兽什么的肯定是没有的,只是夜深露重,路途遥远,夜里不能休息,那女子的身体肯定吃不消。

    毕竟是自己看上的女人,将来要陪伴一生的妻子,身体可不能落下病根。

    黄兰鄞谢过英叔后,便走了出来,将陆宛南一个人留在茅房太久也不好,以免被人发现,那就糟糕了。

    不过几步之间,他心里已经有了计较,于是快步往茅房走去。

    走进了之后,灯光亮着,锁头也好好的,打开,宛南也安静的在原地站着,听到开门声,冷漠的掀起眼皮瞪他一眼,又撇过头去了。

    黄兰鄞却被她这一瞪,瞪的格外开心。

    他笑着走过去,一边解开绳子,一边便想逗逗她,便:“让娘子担惊受怕了,是为夫的错,下次不敢了。”

    宛南:“......“

    黄兰鄞将宛南脚上的绳子解开,手上的却依旧绑着,嘴里堵着的手帕也没有拿开。

    他将灯笼取下,吹熄了内里的烛火。

    “接下来,我要带你去找牛车。”他拉着宛南,沿着村道两边的暗影走。

    夜里,村道基本没有行人,抬头可见远处有百家灯火。

    刘家村不如陆家村大,但是居民倒是蛮多,房屋也建的密集。

    黄兰鄞边走便眺望那些灯火,看到有些人家的门口,挂着个红灯笼,烛火随风摇晃,那是为夜晚归家的人准备的。

    他不由得,便握紧了宛南的手。

    “以后,我们也在院门口,挂两个灯笼。”他转头看宛南,低声问:“怎么样?”

    宛南没有理会他。

    严重的臆想症患者,她能有什么好的。

    黄兰鄞对刘家村的布局也挺熟的,径直找到了村中的畜栏,他记得英叔的牛栏,也知道他的那辆牛车就放在牛栏旁边的一个畜棚里。

    偷鸡摸狗就算了,这家伙竟然要偷牛!

    宛南都震惊了!

    他知道不知道,偷牛是要吃牢饭的?

    若是被村里人发现,活活打死都没人会可怜一句。

    宛南暗自心惊,觉得这个黄兰鄞着实病的不轻。

    不过转念一想,头牛才好呢,被发现了更好,那不就有人收拾他了吗?

    黄兰鄞将宛南绑在牛栏边,自己翻过围栏进去,四处一扫,便看中了一头黑色的公牛。

    他走过去,将那牛牵出来。

    老牛认主,不愿跟生人走,而年轻些的,特别是公牛,性子暴烈,极易发狂,时不时就要找别的公牛对决一下,要么把对方怼死,要么自己被怼死,精力旺盛到犁一整地都安分不了。

    如此,就更不能容忍被人穿鼻子牵着走。

    黄兰鄞找的这头牛,便是那么一头年轻的公牛,宛南估摸着,那公牛估计是刚成年,鼻环估计是刚穿的,因为伤口没有长好,被牵着走的时候极其疼痛,再大的狂躁也狂不起来。

    不然的话,它又怎么可能会乖乖跟着黄兰鄞走。

    宛南又暗暗的想,这个黄兰鄞心思缜密就算了,目光也很独到。

    不过这样一想,宛南就又黑了脸,因为这样像是拿自己跟牛比,毕竟黄兰鄞就像相牛似地,也一眼就相中了她。

    宛南面无表情的看着黄兰鄞牵着牛,走到十丈开外的一个棚子外,低头去看那铁锁。

    正在这时,宛南突然发现,左边有两道金黄色的目光,探照灯似的,盯在她的身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