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夜行

【书名: 劣等夫君 第95章 夜行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盛世谋妆攻略极品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女配拒绝当炮灰超能右手     听到他的这些,宛南不得不表示,这个黄兰鄞的眼光很不错,能一眼看到自己身上的闪光点。

    她自己都没发现自己乐观坚强呢!

    等远离了陆家村,拐上了去刘家村的山路后,黄兰鄞果然将宛南放下,抽掉了她嘴里的手帕,又将她脚下的绳子解了。

    但是双手还是被紧紧的绑在身后,绳子被黄兰鄞缠在手腕上抓着。

    宛南沉默了一会儿,没有挣扎喊叫,而是挺平静的:“你家里这么穷,我这个人穷怕了,我就想找个有钱的,你这样的,我看不上的。”

    黄兰鄞带着她往前走,顾虑到她是个女孩子,他的脚步特意放慢了一些,他笑了,答非所问的:“你是个好姑娘,我本来想慢慢追求你的,但是你让我不要给你送东西,又不愿意跟我交谈,而过了春耕,我又没有理由继续留在陆家村,没办法,我只能一不做二不休,把你给绑了。”

    女人嘛,第一次不乐意,第二次勉勉强强,第三次第四次,第十次第一百次,还能不乐意吗?

    等将来有了孩子,还会舍得离开吗?

    一个炕头多睡几次就好了,看不上不喜欢什么的,在他眼里根本就不是个事儿。

    “我这么强迫你,”他着,低头去看宛南,眼里竟然还挺温柔:“你肯定很生气,我知道你这种人,心里越是翻江倒海,表面越是平静无波。”

    宛南面无表情的:“成语用的挺到位。”

    黄兰鄞突然就笑了,笑声闷闷的,从胸腔里发出来,有些低沉。

    “我只读了两年书。”

    他:“许多字都没认全,不像你们陆家子弟,从五岁到十五岁,一学就是十年,还是你们族长有远见。”

    那些山里的姑娘,有几个是识字的呢,女儿都是赔钱货,生来就是别人家的,费钱读书做什么?有那功夫还不如多洗几件衣服,多种几棵菜。

    更重要的是,读书费钱呀,谁家有钱能费在赔钱货身上?都攒着要给儿子娶媳妇用的。

    近几年还算是好的,受陆家村的影响,许多家族村落也开设了学堂,女子也可以习字了,毕竟不识字的姑娘,陆家人是看不上的。

    宛南没有心情跟他聊,心里正在计划着逃跑的事,若不是要稳住这人,让他降低戒备,刚才那些话她都不想。

    “你刚刚,你喜欢有钱人。”黄兰鄞伸手,轻拍了下她的头,:“放心,钱以后会有的,有我在,总不至于让你个姑娘吃苦。”

    宛南嫌恶的避开他的手,白了他一眼,没话,只加快脚步往前走去。

    她现在就是想,赶紧走到刘家村,然后赶紧逃跑。

    黄兰鄞笑了下,依旧慢悠悠的走在她身边。

    宛南穿着软底薄布鞋,此时走了许久的山路,只觉得脚底钻心的疼。

    这山路实在难走,一边是山脉,一边还是干涸的山涧。

    山涧干涸后,留下无数碎石,以及凹凸不平坑坑洼洼的山路,宛南还从来没有走过这么难走的山路。

    她前世隐约去过刘家村一回,那是走的并不是这条路,因为记忆中并没有这条干涸的山涧。

    想来这黄兰鄞也是探过路的,走的应该是鲜少人走的路,为的当然是躲避背后有可能追寻过来的人。

    虽然这个时辰,村里的人未必发现了她失踪。

    更不可能会有人追寻过来。

    如此看来,这个黄兰鄞心思缜密,做事滴水不漏,计划非常完善,连许多细节都想到了,是个力求万无一失的人。

    这种人,宛南毫不怀疑,未来是会有出息的,只要给他一个机会,他就会起来。

    如果不是发生了这种事,宛南或许还挺愿意交这么个朋友。

    在宛南眼里,男人狠一点没什么,耍点心机更不是什么大事,毕竟本身已经是两手空空,若不自己争取,又怎么能抓住自己想要的东西。

    没有人愿意一辈子跟族人挤在破烂的屋子中,春季担心漏雨,夏季担心飓风,冬还要睡在地板上,屋内寒风呼啸。

    但是,理解归理解,如果可以,打还是要打的。

    宛南心想,都是亡命之徒,拼的就是谁更不要命了。

    等到了刘家村,看她怎么收拾这个无赖。

    “不要试图逃跑,”黄兰鄞淡淡开口:“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太阳又即将落山,你若是迷路了,夜里可心豺狼。”

    宛南一瘸一拐的看路,没有搭话。

    黄兰鄞看了看她的腿,皱眉问:“脚受伤了?”

    宛南冷漠的:“没樱”

    那就是有了。

    黄兰鄞几步走到她跟前,拦住她,然后蹲下,伸手抓住她的右腿往上抬。

    宛南皱眉,颇为嫌恶,但是一想到如果自己的脚受伤,以黄兰鄞这种大男人心态,肯定会背她,那她保存了体力,到了刘家村,逃跑岂不是更容易。

    想通了这一点,宛南立即眉头紧蹙,脸上带着痛色,嘶了一声,道:“别动,疼。”

    黄兰鄞伸手的动作一顿,看了宛南一眼,又垂头去看她的脚,鞋底果然是磨破了,被石头咯出了两三个洞,里面白皙的皮肤破了皮,隐约可见血迹。

    黄兰鄞脸色有点沉,他是真没想到,女孩子的皮肤这么嫩,只是走了一段山路而已,竟然就破皮出血了。

    他又沉思着,看了宛南的布鞋一眼,心想这什么劳什子破布鞋,连他的草鞋还不如。

    品质还不如一块破布来的结实。

    他沉着脸站起身,对宛南:“我背你,等到了县城,我给你买双新鞋。”

    宛南心想,只怕是无福消受了,还是留着给下一个倒霉的姑娘吧。

    于是这一路极其难走的山路上,都是黄兰鄞背着宛南走的。

    宛南乐的轻松,趴在他背上,只恨自己太瘦,压不死他。

    色越来越黑,他们还走在山间的路上。

    中途停下来,黄兰鄞从怀里掏出个折叠的灯笼,点燃了,又将宛南背在身后的双手放到身前,继续绑紧了。

    将灯笼递给她:“拿好,照路,好好照,别想什么歪主意,这山路危险,我要是有什么不测,你第一个给我垫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