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小题

【书名: 劣等夫君 第93章 小题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末世之人生赢家攻略极品明星爸爸宝贝妞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盛世谋妆超能右手女配拒绝当炮灰     黄兰鄞想着,他表哥入赘陆家,受尽冷眼,让家族蒙羞。

    如果他能娶个陆家女回去,也算是为家族争光了。

    他这边想的倒美。

    宛南却是没了耐心。

    “你那入赘的表哥在西南方,你杵在这不走,是要我给你指路?”

    宛南不耐的问。

    黄兰鄞依旧盯着她看,冲她眨了眨眼,问:“宛南给我带路吗?”

    宛南冷哼一声,让一个女子给他带路?还要脸不要?

    “这么大个人连方向都辨不清,活着有什么用?”

    活着也是浪费米,宛南心想,不过到底是没,免得得罪这个人,自己又打不过,何必呢。

    宛南话难听,黄兰鄞心中已经有些不快。

    受够了表嫂的白眼和冷脸,他其实对陆家村的女人都有些敌视。

    若不是眼前这个姑娘跟他有那么点可能,他当下可就不会忍气吞声了。

    他走上前两步,调整了下心情,才又笑着:“宛南,我昨日送你的花,喜不喜欢?鱼干是我在六味斋买的,听女孩子都喜欢吃?你呢,你喜欢吗?”

    宛南又后退两步,淡定的:“估计野猫是极喜欢的,油纸都啃碎了。”

    黄兰鄞嘴角一抽:“......”

    他看着宛南,半晌才问:“你丢去喂猫了?”

    宛南不耐烦的伸手揉了揉耳朵,觉得这个男人好啰嗦,也好不要脸。

    她都已经那么冷漠了,为什么他还能站在这里面带笑容的跟她聊。

    见他挡着路不让,宛南二话不,转身绕道,拐到另一条路上去了。

    黄兰鄞几大步就追了上去,站在宛南身边,边走边:“宛南,我听你之前跟钱家定亲的事了,发生了那样的事,如今你很不好亲了吧?”

    宛南脚步愈发快,没有理会他。

    黄兰鄞却不慌不忙的跟着,嘴里还叨叨个不停:“真是可惜,多好一姑娘,原本可以找个好婆家的,结果遇到了那样的畜生,这就是世人常的,命运啊!”

    宛南翻了个白眼。

    黄兰鄞又:“命运让你遇到钱家,让你迟迟未能定下亲事,最后又遇到了我,宛南,这就是缘分,我们之间的缘分啊!”

    宛南忍无可忍的停下来,瞪他:“你这人,有病吧?”

    她:“什么疆最后遇到了你’?你怎么知道你是最后一个?在我眼里,你不过就是一个陌生的路人罢了,或许过不了几日,我就不记得你了。”

    黄兰鄞这回没有笑了,脸色有些沉,:“记得不记得,不在你,在我,我若是不想你忘了我,自然有我的办法。”

    宛南从他眼里,似乎看到了隐秘的疯狂,宛南直觉的这个人极其危险。

    “我警告你,别跟着我,”

    宛南冷声道:“否则,我就喊人了。”

    黄兰鄞停下步子,举目四顾。

    村道周边都是田地,许多村民在田里春耕。

    这里土地平坦而空旷,站在高处几乎可以俯瞰大半个陆家村,若是在村道上喊一嗓子,这附近田里的人全都能听见。

    黄兰鄞收回目光,再转过头来,见宛南已经快步往前走了。

    他犹豫了一下,也没有跟上去,只是对宛南的背影:“宛南,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别害怕。”

    宛南没有回应,走的更快了。

    他又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看着宛南的背影,眯了眯眼,伸手摩挲着下巴思索。

    他这次过来帮忙五日,今日已经是第三日了,再过两日,便要回黄家坝。

    其实黄家坝也不远,就在东山坳那条河流的上游,走路过去,不用半个时辰就到了,很近。

    只是,他不愿意等,他已经准备了,等端午结束便要到县城去找事做,不会留在黄家坝。

    此时若是有什么想法,还是得抓紧时间去做。

    宛南一整日都精神紧绷着,去哪都要回头看看,总觉得有人在跟踪她似地。

    回家的时候,打开大门后,还不敢进去,总得在门口等好一会儿,然后拿着砍柴刀进去。

    她的感觉一向很准,她觉得那男人不怀好意,那就一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警惕些总是没错的。

    如今没有证据,那男子也没有在屋外徘徊,她也无法去找族长。

    是与非全靠一张嘴,族长也不能听她一句“我感觉有人要害我”,就带着族中兄弟将那人打一顿。

    宛南在屋子里闭紧门窗,将晾干的茶叶混合着夜藤和香棉草,火烧着,轻揉慢炒。

    一直炒了两个时辰才全都炒完,她把炒好的茶叶放在竹编的簸箕上,放在阴凉处晾着。

    看看铜漏壶,时间已到了申时,她便出门,去接弟弟。

    这次出奇的顺利,出门每人跟在后面,姐弟俩回家,身后也没有那个人。

    宛南不敢因呆以轻心。

    回到屋后,门口也没有东西,想来是花钱买的鱼干喂了野猫,那个人也心痛了,不敢再送吃的了。

    晚上入睡,宛南特意检查了门窗两遍,确定是闭紧锁好了,她又拿了几个碗碟,分别放在门后及窗边。

    就连床下都放了几个,这样一来,若是夜里有什么不对,也能及时醒来。

    她想了想,还是觉得这样不够,便又拿了把剪刀,放到了枕头下面。

    弟弟被她这一通神神叨叨的动作都吓到了,声问:“姐,咱们屋里见鬼啦?”

    宛南摇头,给弟弟盖好被子,又脱了外衫,吹灭了油灯,这才声:“阎王老爷管着,土地爷爷佑着,能有什么鬼。”

    勋南还问:“那姐姐你做什么在床下放那么多碗?还在枕头底下放剪刀?我听在床头放利器,都是用来震鬼的。”

    宛南犹豫了一下,觉得这事还是不能跟弟弟,虽然弟弟迟早要独当一面当家做主的,但是七岁还是太了。

    “没事,”

    她捏捏弟弟的脸:“孩子想太多长不高,快睡吧,快快长大。”

    一夜无话。

    第二日,一早醒来,宛南便将那些碗碟收了起来。

    打开窗户和大门,见没什么异常,才带着弟弟洗漱。

    姐弟俩走在村道上的时候,勋南突然指着一处:“姐,你看,是那个人!”

    宛南顺着他指的方向望过去,便见黄兰鄞跟几个青年一起,在田里插秧,一边还在笑笑,气氛很融洽。

    这么一看,倒仿佛是自己想太多,题大做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