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牵线

【书名: 劣等夫君 第90章 牵线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女配拒绝当炮灰盛世谋妆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神工攻略极品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     宛南在堂伯家的茶山上摘了一下午,将两垄茶树都给摘秃了,看了看色不早,才有些遗憾的停了手。

    她脱下外衣衫,将那些新鲜的茶叶抱起来,单肩背着就往秋夕山的方向走。

    才刚到屋附近,就看见勋南眼巴巴的站在路口,那期盼的模样,仿佛像是传中的望夫石似地。

    他一看到宛南的身影,顿时双眼一亮,欢呼一声就迈着短腿奔过来了。

    宛南半蹲下身,将弟弟报了个满怀。

    结果差点闪到腰。

    宛南一边将他放下,一边夸张的龇牙咧嘴:“哎呦喂,不过短短数日,南你胖了好多啊!姐姐都抱不动你了!”

    一个月前她还背着弟弟到处跑,现在抱一下都要闪到腰了。

    果然瑜哥家的伙食很不错。

    勋南笑嘻嘻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紧靠着姐姐走,伸手紧紧抓着宛南的手,高心:“姐姐,你下午扛着斧头的模样,好威风呀。”

    宛南看见弟弟,也很高兴:“那是当然,你姐姐我下第一厉害,夜叉都怕我。”

    勋南更高兴了,孩子的世界很,所关注的事情不多。

    他并不在意姐姐拿着斧头干啥去了,他比较在意填饱肚子。

    他美滋滋的从怀里拿出个布包,打开,里面包着几块糯米糕,他拿了一块递给宛南,讨好的:“姐姐,我特意给你留的哦,我是不是很乖。”

    宛南接过糯米糕咬了一口,揉了揉他头发,点头夸赞:“嗯,南懂事了,知道给姐姐攒吃的了。”

    南也拿起一块糕点吃起来,其余的则重新包好,放回到怀里,声:“师父,像我们这样的清贫人家,要惯于存食,这样才不会饿肚子,这些,我们留到明吃。”

    宛南意外的看着他,问:“陈大夫还教你这个?”

    南点头:“嗯,他还教我习字了,‘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冯陈褚卫,蒋沈韩杨’,我问他,既然是百家姓,那为什么没赢陆’呀,他陆不是大姓,排在好后面,我以后就会学到了,然后我告诉他,我第一个学会的字就是‘陆’,陆排在第一,然后师父他就傻啦。”

    南的心情很兴奋,不过是一夜未归,却仿佛一年没有回家似的,拉着宛南的手滔滔不绝,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都讲的绘声绘色。

    宛南一边吃了糯米糕,一边任由他,也不打断他,只是不时的低头看他一眼,然后笑一笑。

    拐上村道后,宛南便发现有个男人远远的跟在姐弟俩身后,不近不远的走着,那人卷着裤腿,上面沾满了泥,带着草帽,看不清面容,像是刚从地里春耕回来的农夫。

    宛南回头看了两眼,那人也不回避,甚至还冲她笑了笑。

    宛南认出来,那便是在田里问她,自己好不好看的青年男子。

    此时正是大家忙完一日劳作,回家用晚饭的时候,家家户户炊烟袅袅,成群的鸭鹅被半大孩子们追赶着,吵吵闹闹的从湖泊里跳上岸,在村道上窜来窜去。

    一些老牛识的归途,缓慢的顺着村道往南走,身后乖乖跟了半大不的一群牛,牛是非常重要的财产,很多普通的村民,辛苦耕种一年,换来的收入都换不回一头牛祝

    宛南拉着弟弟站到村道边上,看着那群牛缓慢的经过。

    最近春耕,这些老牛颇为辛苦,宛南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领头老牛的角,那牛颇通人性,轻轻晃了晃头,看了宛南一眼,就往前走了。

    宛南收回手,又改去摸南的头。

    南还在啃糯米糕,他抬起头,对宛南:“姐姐,我们也养一头牛吧。”

    宛南想到俞七给她的十两银子,立马挺直了腰杆,严肃的点头:“养!”

    等牛群经过了,宛南才拉着弟弟继续往家里走。

    她刚才注意了一下,她们停下的时候,那青年也停下了,似乎确实在跟踪她。

    至于为什么,别问,问就是怪她太过美丽。

    宛南觉得牛倒是不急着养,她应该先养条狗。

    快到竹林坡的时候,连迟钝的勋南都发现不对劲了。

    毕竟竹林坡就他们一家住在那,如果是去族长家,不应该从这儿走,而是从一条路,绕到另一边去。

    这里毕竟是族长家的后门。

    勋南有点紧张,握紧了姐姐的手,声:“姐姐,那个人好奇怪。”

    宛南倒是淡定,她并不觉得那男人真敢跟进她家里去。

    毕竟是外村过来的,正常人出门在外,都不敢随意惹事,更不敢得罪当地人,不然被村里人发现,围起来就是往死里打,魂都飞不出去。

    “别害怕,”宛南拍拍他的头:“族长家就在旁边呢,有事的话喊两声就都听见了。”

    姐弟俩进了屋,宛南看了站在路口处的青年一眼,从厨房里拿了水桶和扁担,要去族长家打水。

    陆风年这几日不在,家里的用完了。

    宛南对勋南扬了扬下巴,:“跟上。”

    出门的时候,那青年还站在那,色已经是黄昏时分,这个点还不回家,在那杵着当木头,宛南直接无视,把门一关,就带着弟弟到了族长家。

    依旧是二奶奶,在厨房里忙碌着做饭。

    荔在一边蹲着烧火。

    二奶奶一见宛南,眼睛一亮,放下手里的勺子擦了擦手,走过来:“宛南好久没来打水了。”她笑眯眯的,看着皖南的眼神意味深长,这话也一语双关。

    宛南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心知二奶奶是想要陆风年的事了。

    二奶奶又跟荔:“南饿了,前厅桌上有我刚煮的落花生,你带他去吃。”

    荔点点头,冲宛南眨了眨眼睛,拉着勋南走了。

    勋南自然是不懂她们这些眉眼官司,一听有吃的,立即欢喜地的的跑了,边跑边还在想,一会儿得揣兜里一些,留到明吃。

    宛南把手里的桶和扁担放下,笑着看二奶奶:“二奶奶有事要与我?”

    二奶奶笑着拉住她的手,在灶台边的杌子上坐下。

    她看着宛南,还抓着她的手不放,和蔼可亲的:“地主家的老太太请了媒人,要给你和大少爷牵线,让我给拒了。”

    陆宛南脸上笑意一僵:“......”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