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疯癫

【书名: 劣等夫君 第88章 疯癫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盛世谋妆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女配拒绝当炮灰攻略极品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超能右手     宛南莫名其妙的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青年。

    不是陆家村的人,也不知是哪家请来帮忙春耕的亲戚。

    宛南白了他一眼,转身边走,懒得搭理这人。

    那青年却饶有兴致的看着宛南的背影,姑娘身材巧玲珑,皮肤白嫩,眼如墨玉,颦簇间颇为讨喜。

    宛南还没走远呢,便听得身后那青年向旁人打探自己的情况。

    不过这也不用上心,外村过来的,忙过了这几日,自然就走了,用不了多久就会忘记,即使没忘记,请了媒人来,找到的也是族长,族长还想着陆风年呢,又怎么会把自己随意许给旁人呢。

    宛南站在秋夕山脚,手里揪着棵狗尾巴草,远远的看着屋出神。

    也可能是姐弟俩心有灵犀的缘故,勋南也急急忙忙的从屋里跑出来了。

    看脸色还挺着急。

    宛南一见,便立即要走过去。

    陈大夫在徒弟身后追出来,一把拽住他,无奈道:“你这孩子,怎么就不听话呢?都了你受了寒,一会喝了药再走,你怎么就不听呢?”

    勋南扁着嘴,委屈巴巴的:“我要回去找姐姐。”

    陈大夫拉着他往屋里走:“哎呦,我知道你想找姐姐,这不是时辰还早呢吗,到了下午她自然就过来接你了,再了,你要是不把药给喝了,你姐知道了可就要骂你了,你你没事跳池塘里干什么去?抓鱼吃啊?让你姐知道不打你?”

    勋南闻言更委屈了:“我才没有!是陆雅推我的。”

    陈大夫闻言,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蹲下神,抓着勋南的手,严肃的问:“她为何推你?可是你招惹她了?”

    勋南摇头,自己也是一脸茫然:“不知道,她一直就这样的呀,从我和姐姐也没有招惹她,可她就喜欢欺负我们,我都习惯啦。”

    陈大夫怒了,恨铁不成钢的问:“那你们就任由她欺负啦?”

    勋南歪着头,看着陈大夫,理所当然的:“以前要吃她家的饭嘛,姐姐忍一时风平浪静嘛。”

    陈大夫伸手捂住心脏,想到这姐弟俩被人欺负了这么久,还不懂反抗,就气的胸口疼。

    “现在不用忍了。”

    少**森森的声音从一侧传来,师徒俩抬头一看,就见宛南径直冲进院里,走到柴垛前,将俞七平日劈柴用的斧头拿了,气势汹汹的又走了出来。

    陈大夫目瞪口呆的被她那斧头的寒光一闪,感觉自己眼睛要瞎了。

    勋南眼睛一亮,高心跳过去就要报宛南的腿:“姐姐,你来接我啦!”

    宛南脸色阴沉,低头看自家的蠢弟弟:“陆雅推你下池塘了?”

    勋南点头。

    “好,你在这儿呆着,不要乱跑,我晚点来接你。”

    宛南完,把弟弟推开,拎着斧头就走了。

    那背影,配上狂风扫落叶,很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味道。

    陈大夫愣了一会儿都没反应过来。

    倒是一直在院子被当成透明饶陆风瑜,皱着眉头出来了。

    第一句话就问:“她疯了?”

    陈大夫瞪大眼睛看着他,话都有些不会了:“她她,她知道陆雅推了南,就拎着斧头走了,你,她这是要干啥?”

    这是要干啥,给弟弟出气呗,难不成还真的把陆雅给砍了?

    虽然打定注意不在管这姐弟俩的事,但是这姐弟俩又实在能生事。

    看在陆将军的面子上,再最后帮一次算了。

    陆风瑜默默的走回院子里,叫来俞七:“你去田里找陆称烁问一问,他家里的孩子,还能不能教了,若是教不了,我很乐意代劳。”

    陆勋才在南坳被俞七教训了一顿,还知道安分几日,但是这个陆雅,实在是骄纵的过分了。

    俞七知道陆风瑜的意思,立即出去了。

    陆称烁在田里被俞七拦住了,自然不知道自己家里被闹翻了。

    宛南拎着斧头,走到那大门跟前,门开着,陆雅一个人坐在门槛上,正心的给手臂上药。

    一块黑影当空罩下,她抬头,便看见宛南阴森森的笑脸。

    “手臂差不多好了吧?”宛南笑着问。

    陆雅莫名觉得一阵阴风袭来,她立即坐直了身体,瞪着她:“你,你过来做什么?”

    宛南冷哼一声,握着斧头往前一砍,“砰”一声巨响,黑漆漆的大门被砍出一道裂痕。

    大门是房屋初建的时候,请最好的木匠用铁刀木打造的,一如灶台,那是一个家的根基,随着年月越久,越能体现一个家族的传常

    宛南一斧头,将这个大门砍出了一道裂痕,陆雅被吓一大跳,瞬间尖叫起来。

    “陆宛南,你疯了!”

    宛南看着她,冷着脸道:“我砍你家大门一下,就叫疯了?那杀人疯不疯?你推我弟弟落池塘,你,你疯不疯?陆雅,是你先招惹我的,既然之前那么多教训都没能教会你做人,那不如来个一劳永逸的办法,你死了算了。”

    陆雅完全被吓懵了,扶着门槛勉强站着,被吓的瑟瑟发抖。

    陆宛南实在太可怕了,她面色冷漠,眼神冷厉,那么可怕的话,她却的平缓而淡漠,仿佛不过是日常对话。

    陆雅是完全相信,她会砍死自己的。

    她的目光里,满满的都是戾气。

    陆雅结结巴巴的试图解释:“我,我就是跟他闹着玩的,我没想到他不识水性啊,我不是故意的,真的!”

    “哦,”宛南点头:“好,那我们现在,也来闹着玩吧。”

    宛南冷笑着,缓缓举起了斧头,温和的看着陆雅,轻声:“不要紧张,我们就是,玩嘛,你要高兴呀。”

    陆雅觉得自己要被吓死了。

    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猛的一推陆宛南,拔腿就往外跑:“啊啊啊!就命啊!杀人啦,陆宛南疯了!她要杀人了!”

    宛南看着她的背影,冷笑一声,追到路上,将斧头往草丛里一丢,藏好了,才继续追上去。

    陆雅在村道上边跑边哭叫,许多孩子被她的哭声吓的四散而逃。

    长辈们在田里春耕,陆称烁更是回不来。

    陆雅跑了一段后就跑不动了,回头宛南没追上来,便停在路边,扶着一棵树休息,一边喘气一边哭,显然被吓的不轻。

    差一点点就要被陆宛南砍死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