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夜星

【书名: 劣等夫君 第85章 夜星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攻略极品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一路凡尘     陆风瑜沉默了一会儿,想到那女孩看到自己的脸后,被吓的连屋都不敢来,弟弟都不亲自接,就觉得心里跟被针刺似的难受。

    生就一副夜叉的面孔,就该配上冷酷心肠。

    如果一开始没有接收过善意,那么也许一直这样下去,也没什么能够伤害到他,毕竟他自己就是一块坚冰,又何惧这世间的寒冷。

    那他也许就不会感到难过,依然是心如止水,平均无波。

    他默默的走到院子里,在自己的竹椅上坐下。

    俞七赶紧拿着火折子,点燃了走廊下、院子里的灯笼,又端了个茶花底座的油灯,放在陆风瑜的茶桌上。

    灯罩是圆形的,上面画着仕女品酒图。

    陆风瑜便想起,他曾经让俞七给宛南送过一个灯笼,上面画的,好像也是仕女图。

    也不知道那个灯笼还在不在,他记得并没有送回来。

    俞七帮灯都点上后,院子里便立刻亮堂了起来。

    看着外面的色,陈大夫着急的原地转圈。

    “大少爷,”他又走过来:“让俞七去追一下,南太了,我怕他迷路了。”

    俞七其实也想去追:“但是他毕竟是陆风瑜的人,陆风瑜没发话,他不敢动呀。

    陆风瑜微微叹口气,对俞七:“最后一次,以后关于这姐弟俩的事,都不要管了。”

    俞七一愣,随即大惊:“啊?为什么啊少爷?”

    陈大夫又狠狠踢了他一脚:“这也是你该问的?赶紧去追!”

    俞七被陈大夫撵着出门了,嘴上鬼吼鬼叫的。

    陈大夫见他走没影了,便将挂在门口的灯笼都点燃,自己坐在门槛上等。

    本来屋门口是没有灯笼的,院子也没有,陆风瑜向来只点一个油灯。

    这还是那姐弟俩来了之后,宛南才把灯笼挂上的。

    虽然有些遗憾,但是陆宛南能跟陆风瑜断了,陈大夫是打心底里高心。

    地主的儿子,又怎么配得上他家碗呢?

    何况还长的那么丑,这点尤其不能忍。

    俞七一路过去,一直到了村道上都没看到勋南的身影。

    孩童,短腿倒是跑的快。

    俞七嘀咕着,继续往南走。

    若是路上没看见,他就直接去竹林坡下,到陆宛南家里看看。

    总得看到屁孩彻底安全了,他才能回去交差。

    色愈来愈黑,俞七走下村道,拐上另一条道,这条道通往南面居住区,陆家村的村民们,大多聚集在此。

    路边有个池塘,他眼角余光瞥见一个灰扑颇影子飘在池塘上,脚步一顿,立即退后几步,睁眼细看。

    池塘水深,距离村道也远,并没有围栏,他眯着眼睛往前走了两步,去看那个影子。

    忽然间,那个灰扑颇影子动了一下,带起水生哗啦,俞七心中一震,发现那竟然是个孩子。

    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福

    他感觉自己要完。

    勋南浮在池塘里,手里紧紧攥着隔开水域用的细竹竿,他不通水性,呛了好几口水,已经是半昏睡的状态。

    俞七跳下池塘将他捞起来,便急忙伸手探了下鼻息,发现人还活着,他猛然松一大口气。

    抱着勋南上了池塘,他将孩子放在地上,轻轻拍了拍他的脸,低声唤了几声:“南?南醒醒,能听见吗?”

    见南没有反应,他又检查了下南的嘴巴和鼻子,见没有水草或泥土之类的东西,于是便抱起南往屋的方向跑。

    南落水的事,还是先不要让陆宛南知道吧。

    他心想,那姑娘已经被大少爷抛弃了,又得知弟弟溺水,还不得难过死?

    何况又刚死六。

    宛南窝在屋里哭了许久,好不容易缓过来了,她便静静的坐着反思了一阵。

    未经允许就闯入瑜哥的房间,确实是她不对。

    她明知道瑜哥有多忌讳自己的脸,当时竟然还盯着看,简直是往瑜哥的心里捅刀子。

    瑜哥的脸,除了陈大夫,连老太太都没有见过。

    她确实是过分了。

    但是道歉的话,也没机会了。

    瑜哥估计很讨厌她,此时她再找上门去,肯定要被赶出来的。

    她又想到自己的弟弟,从刚才起眼皮就一直在跳,心里一直有种不好的预感,此时平静下来后,那种感觉便越来越厉害。

    她犹豫再三,还是来到族长家,二奶奶正在厨房做菜,见了她过来,笑着问:“宛南过来了?好几日没过来了,晚饭吃了没有?”

    宛南笑了笑,敷衍的:“已经吃过了,谢谢二奶奶关心。”

    二奶奶也不多问,宛南这几日都没过来,估计是荔跟宛南了陆风年要娶她的事,姑娘脸皮薄,不好意思上门,二奶奶理解。

    宛南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二奶奶,风年在吗?我想请他帮个忙。”

    二奶奶一愣,炒材动作都缓了缓:“你找风年啊?”

    宛南是知道陆风年嚷着要跟自己定亲的事,按道理,她既然不想嫁给陆风年,就不应该跟他走的这么近,更不应该主动来找他。

    毕竟都是适龄婚配的少年男女,让人见了还不知道要传出什么闲话呢。

    可是现在,她除了找陆风年,也不知道该找谁帮忙。

    她只能:“嗯,想找他帮我个忙。”

    二奶奶沉思了一下,笑了笑,有些遗憾的:“哎,我要知道你来找他,就不叫他出去了,早上我刚把他打发回外祖家帮忙去了,这不春耕到了嘛,他们那儿插秧早,比我们早三呢。”

    那可真是不巧了。

    宛南惆怅的很,但也不敢表露出来,从奶奶家里出来,她回到屋里,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那个巧的六角仕女灯笼,犹豫了一会儿,随后拿过火折子点燃,提着灯笼便出了门。

    不管怎么,弟弟还是得接回家来的。

    勋南从依赖她,没有父母在身边,又时常被陆勋才他们欺负,心里是极其没有安全感的。

    从到大姐弟俩从来没有分开过,这第一次分开,她都没有当面跟他。

    肯定要哭死了。

    宛南默默的想。

    已经全黑了,一弦弯月挂在边,长庚星率先亮起,苍穹下仿佛一颗璀璨的宝石。

    长长的黄土村道上,只见一点豆大的灯火,正在缓慢东移,正如那闪亮的星。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