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扔了

【书名: 劣等夫君 第83章 扔了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超能右手攻略极品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末世之人生赢家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     这么一想,宛南就急了,刚才的羞涩一扫而光,转而代之的是巨大的恐慌。

    她几乎平门上,身处双手用力拍门:“瑜哥,瑜哥!在不在?在不在啊陆风瑜!”

    哐啷一声,门突然被她推开了。

    宛南愣了一下,才反映过来是门没锁。

    她愣了一会儿,随即便往屋里冲。

    “瑜哥!瑜哥你没事吧?”宛南心焦焦,恨不得自己长了四条腿。

    瑜哥房间不大,用屏风隔开,宛南是知道陆风瑜的屋子里不让人进的,就连俞七也不能走过这扇屏风。

    但是此时此刻,宛南可顾不上这么多了,她速度及快的绕过桌椅和屏风,径直往床上奔去。

    隔着薄纱似的蚊帐,隐约可见床上安静的躺了个人。

    宛南这般吵闹着跑过来,任是陆风瑜睡的再死,也要被吵醒了。

    他刚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就见床前的蚊帐被人猛的掀开,一股凉风随着来人气势汹汹的灌了进来。

    火红的晚霞裹着夕阳柔光,从床边的窗户里灌入,直直照在陆风瑜那没有任何遮掩的脸上。

    他被这夕阳照射的微微眯了眯眼睛,还没反映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但是即使在梦里,也没人敢进他的屋子,掀开他的床帐。

    宛南此时却看清了陆风瑜的脸。

    前世在一起几年,陆风瑜的脸已经经过救治,虽然因为治疗较晚的元缘故,没能好完全,但也就留下些疮疤,皮肤表面不太平整罢了,平日见人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此时的陆风瑜,他的脸,还没有得到有效的救治,脸颊两边长着红肿的疮,上面还擦着褐色的药膏,除了额头和眼周,脸上竟没一块好的皮肤。

    甚至连他本来的五官都分不清,宛南这一眼看去,竟连瑜哥的模样都没认出来。

    她的眼眶瞬间便红了,鼻子一酸,哽咽着喊了一声:“瑜哥。”声音都带着微微的颤抖。

    陆风瑜瞪大眼睛,终于反应过来。

    也瞬间认出了掀开他床帐的人是谁。

    他迅速将被子裹在身上,背对着陆宛南坐在床上。

    意识到自己一直遮挡着的秘密被看见了,这仿佛在将他的心脏血淋淋的剖开,又如将他赤身裸体的丢在大街上游行一般。

    胸中猛然涌起一股怒火,那平稳了许久的戾气仿佛冲脱了牢笼,在他的体内横冲直撞。

    他的身体和心灵都在绝望和愤怒中颤抖。

    想杀人。

    更想杀了自己。

    宛南惶恐的后退两步,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大的错事。

    她有些不安,轻声试探着喊了一声:“瑜哥?你......”

    “滚出去。”

    陆风瑜声音沙哑,仿佛混杂着沙泥的冰水,冷漠至极,甚至还带着狠厉。

    宛南站在原地没有动,她犹豫了一下,不知所措。

    陆风瑜突然大吼一声:“我叫你滚出去!”

    宛南被吓一大跳,下意识后退几步,她从来没有见过瑜哥发这么大的脾气。

    再也忍不住,眼泪滚滚而下。

    她将手里攥的死紧的茶袋放在桌上,惊慌失措的跑了出去。

    听到脚步离去的声音,陆风瑜紧绷着的身体顿时缓缓的松缓下来。

    他垂着头,眼眶通红,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胸口却在剧烈的跳动。

    他觉得很疲惫。

    这件事从发生到结束,不过短短半刻钟的时间,但是陆风瑜觉得,他好像走完了一生。

    他这剩下的生命,无所谓长短,无所谓善恶,他都将如今日一般,活在极度的自我厌弃之郑

    再不会有一丝暖色。

    陆宛南从楼上跑下来,正巧遇到俞七回来,他一见到宛南,当即要拉住她话:“哎宛南,我跟你讲你这次可得好好谢谢我,我不仅保护了你的药草,还帮你把陆勋才教训了一顿,他以后再也不会......哎你,你跑什么呀?”

    俞七看着宛南眼眶红红的往院子里跑去,一声不吭的,极其像是受到了欺负。

    他一想到陆宛南是从楼上下来的,顿时了然,肯定又是不懂风情的大少爷了什么不好听的话了。

    他想着以后要多买些话本子回来给少爷看看,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学学怎么追媳妇。

    陈大夫正坐在门槛上,给陆雅看那双手,族长已经不在了,陈大夫出来后,他便率先回了家。

    陆称烁站在一边陪着。

    陆宛南从屋里跑出来,一阵风似的,跑了几步,突然又倒回来,眼眶红红的对陈大夫:“陈大夫,这几日,劳烦你照顾一下勋南,我可能没空过来了。”

    陈大夫看她头都要垂到胸口了,连脸都看不见,奇怪的:“有什么大事要忙,连宝贝弟弟都顾不上了?”

    宛南没话。

    陆雅却插话了:“忙着讨好老太太呗,不然老太太怎么会看上她啊。”

    宛南愣了一下,没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大夫不高兴了,拿着纱布擦陆雅伤口的手猛的的一用力,陆雅疼的一声尖叫,立马被疼哭了。

    陆称烁无奈的很,这孩子,就该多几个陈大夫这样的,好好教教她才校

    宛南并不想被陈大夫抓着问东问西,方才的事,她既愧疚又心虚,后悔不迭,惶恐不安。

    好不容易靠近了瑜哥,还跟他做朋友,成功进入了他的屋,还蹭上了一日三餐。

    本来一片大好的光景,就这样毁于一旦。

    宛南现在什么都不想,就想哭。

    她转身就往家里跑,边跑边哭,等到了家门口,一双眼睛都哭肿了,袖子湿了半边。

    一直到黑透了,俞七进来点灯,陆风瑜还保持着那个姿势坐在床上,一动不动。

    俞七站在屏风外,将灯芯修剪了一下,盖上灯罩,又透过屏风往里看了一眼。

    “少爷,今日怎么午睡这么久,这都掌灯了,该吃晚饭了,不然一会儿菜要凉了。”

    好一会儿,陆风瑜沙哑的声音才传来:“我不饿,你下去吧。”

    俞七皱眉,但又不敢什么。

    转身离开的时候,看到桌子上放着个暗蓝色的袋子,他“咦”了一声,捡起来一看。

    “甘来?”他将茶袋放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了看:“怪了,这是什么东西?谁放在这里的?”

    陆风瑜的头动了一下,仿佛是想转过头去看一眼。

    随即他想到什么,又顿住,冷声道:“来路不明,扔了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