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铲除

【书名: 劣等夫君 第76章 铲除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攻略极品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超能右手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     “不用,瑜哥你帮我看好这些药草就可以了。”宛南完,便跟着荔往家里跑。

    陆风瑜站在原地,看了看那药棚,皱眉思索了一下,对俞七留下一句“好好看着”就走了。

    宛南跟着荔来到族长家,临进门前,荔拉着拉他的衣袖,声对她:“婉姐姐,你不要怕,我爷爷他会站在你这一边的。”

    宛南奇怪的问:“为什么这么肯定?”

    族长虽然对她好,但是大是大非上可从来铁面无私,若是误以为她真在畜园和果园附近种了个毒草园,不定会气的当场拿出家法棒揍她呢。

    荔立刻带点得意和高心:“因为你马上就要成为我嫂子了呀,我都听到了,我哥求爷爷给你下聘呢,爷爷已经答应啦!”

    荔完,俨然将宛南当成了自家人,还亲昵的抱着她的手臂蹭了蹭,笑眯眯的:“所以呀,你不要怕,不会有事的,谁叫我爷爷是族长呢,就是这么厉害。”

    宛南:“......”

    不对啊,陆风年的妻子是芸啊,他们应该会在端午的时候定亲的啊,怎么回事,陆风年抽什么风,怎么就看上自己了呢?

    其实仔细想想,日常之间还能是窥视一二的,比如他老喜欢给自己挑水砍柴,对勋南也很照顾,上次和钱家的事,陆风年好像也特别上心。

    宛南想到这些,不由得诧异,原来陆风年这么早就对自己有那种意思了吗?她可真是一点都没看出来,前世更是因为早早定亲,连门都少出,就更不知道了。

    想到这些,宛南就更心虚了,平日里受尽人家的恩惠,结果还要翻脸拒亲,想想就觉得,自己像个恶人。

    荔的这些,本意是要她安心,结果却造成了反效果。

    宛南现在进到屋里,远远的看到坐在前厅的族长,就觉得颇为对不起他老人家。

    厅里除了族长和堂伯,另外还有四个叔伯,都是在南坳圈了畜园和果园的。

    他们脸色俱都不好看,犹带着些怒气,显然这几人已经在堂伯的带领下,对她进行了一轮讨伐。

    陆雅也在,她眼眶红肿,显然是哭了许久,坐在陆称烁旁边,一见她进来,便立即瞪大眼睛看过来,那带着恨意的目光仿佛要凝成实质一样。

    陆宛南仿佛没见到她,面色平静的走到族长跟前,非常乖巧的对族长行礼:“族长爷爷,我回来了,”着,她又转身跟各位叔伯行了个晚辈礼:“各位叔伯好。”

    族长还没有话,有个脾气急躁的族伯率先发话了:“宛南,你为何要在南坳种毒草?”

    显然她立在那儿的警示牌,也被众人看见了。

    她心里默默叹气,立牌子的时候是真的没多想,毕竟会靠近她的药棚的,也就一个陆雅。

    没想到得罪了这么多长辈。

    她微垂着头,装出一副不安的样子,茫然的问:“毒草?我没有种呀......”

    “你撒谎!”陆雅气的站起来,指着她咬牙切齿的骂道:“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装傻,戏子都没你会演!”

    陆宛南无辜的看着她:“我没有就没有,我现在就可以以我父亲的名义起誓,若我种了毒草,就让阎王老爷将我打入阿鼻地狱好了。”

    众人都被她这个毒誓惊的愣住了,族长急忙斥道:“碗,休得胡言!怎么能随便就发这样的毒誓!”

    宛南委屈的看着族长,眨了眨黑黝黝的眼睛,软声:“族长,这不是事呀,建毒草园可是大事,一不心就会闹出人命的,这种人命关的大事,我一个女子可背负不起,今日若是不发下毒誓,只怕各位叔伯也不会信我。”

    族长本来就觉得宛南懂事乖巧,无父无母的带着个幼弟,再加上与钱家的亲事闹的十里八乡人尽皆知,本来就颇为心疼她的处境。

    加上他对陆称烁和刘氏的以前的一些做法也不太认同,此时心里自然就偏向了宛南。

    宛南这么懂事,怎么可能会建毒草园呢?

    他心里压根就不信。

    族里各位叔伯们也不信,但是那个写着“剧毒”的牌子,好几个人都确实看见聊。

    另一个族伯又问:“既然你都发毒誓,没有种毒草,那为何要在棚外立这种牌子?恐吓人心。”

    宛南顺着他的手看去,就看到那个倒霉催的木板被放在桌上,上面那“剧毒,切勿靠近”六个墨黑大字分外清晰。

    宛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看了陆雅一眼,指着她,理直气壮的:“我故意吓唬她的,谁叫她那么讨厌!”

    众人:“......”

    连族长都有些无语了,女孩子之间闹矛盾很正常,但是用这种方式来吓唬人,还是太过于任性了些。

    显的有些没家教。

    陆雅气的差点没扑过去,当场跟她打起来。

    “你胡!”她骂:“你骗人!那棚里分明就有毒药!”

    她一边,一边捋起袖子,给众人看她的两只手:“族长,你看我的手臂,就是碰到她棚子之后才这样的,父亲带我去看了大夫了,大夫也,这就是一种毒草的毒。”

    着,她恶狠狠的瞪着陆宛南,那目光,仿佛不将她弄死决不罢休。

    陆雅的手臂上,长着密密麻麻的红点,有些还起了水泡,从手背一直蔓延到臂,两条皙白圆润的胳膊肿了一圈,乍看之下,颇为凄惨。

    众人顿时大惊,刚刚还相信了陆宛南的人,此时也不得不怀疑的看着她。

    毕竟没有人会为了陷害,而故意把自己的手臂弄的这么惨。

    陆称烁震惊了,赶紧走过去,仔细看陆雅的手臂:“雅,怎么又变的更严重了?大夫的药你擦了没有?”

    手臂一直被袖子遮着,陆雅也没发现肿了这么多,只是觉得又疼又痒,仿佛被万千蚂蚁噬咬一般,难受的很。

    她顿时“哇”的一声哭出来了,又恨又气:“不管用啊父亲,我擦了三次了,都是这个贱人,她害我!”

    宛南看到她的手臂,心里冷哼了一声,面上却是一副震惊又害怕的模样,颇为惶恐的:“哎呀,雅你这手臂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该不会是才哥顽皮,带着你去捅了马蜂窝了吧?”

    陆雅:“我捅你姥姥!”

    众人:“......”

    族长脸顿时黑了:“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口无遮拦了,阿烁,你平日里就是这么教孩子话的?”

    陆称烁头疼的很,他用力将陆雅拉到一边椅子上坐下,低声呵斥道:“长辈跟前,慎言!”

    陆雅也意识到自己错话了,但是又分外不甘心,气急攻心,哭的更凄惨了。

    其中一个族伯:“罢了,既然双方各执一词,那我建议,这种事还是宁可信其有,将那药铲掉吧,如此,众人也能安心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