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毒草

【书名: 劣等夫君 第74章 毒草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女配拒绝当炮灰盛世谋妆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攻略极品神工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     这个送饭家丁,这几日早就发现这屋的不对劲了,少爷孤僻,他的屋连老爷都不敢进去,没人敢轻易触碰他的领地。

    这屋里除了陈大夫,平时便是俞七这几个打跟着大少爷一起长大的长随在。

    而大少爷喜静,每次经过,屋里都安安静静的,一点声音都听不见,然而近几日,屋里却有些吵闹,伴随着孩的笑声,以及少女话的声音,让人觉得颇为古怪。

    一开始家丁没敢问,一日三餐都送下来后,便多留意了一下,结果发现里面多了一对姐弟。

    这可真是稀奇了!

    家丁眼看着陆宛南提着饭盒进了院门,转头就立马要回去跟老太太禀告这件事。

    陆宛南将饭盒放在桌上,勋南就立刻洗好了手,过来帮忙端菜。

    宛南直到现在都觉得有些尴尬,她时不时抬眼看看门外,见瑜哥一动不动的躺着,和往常一样,并没有要进来共同用餐的意思,她才稍微放下心来。

    宛南这次也没好意思凑过去跟瑜哥一起吃饭,她乖乖的坐在陈大夫身边,只觉得眼前的饭菜索然无味。

    她随便扒拉几口,就放下碗筷,跟陈大夫打了招呼,就往外跑。

    陈大夫看着她的背影,无奈的叹气。

    陆风瑜正坐在椅子里,拿着本书在看,听到声音,懒懒的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就见陆宛南垂着头,脚步飞快的从他跟前跑过,瞬间人影已经消失在门外。

    陆风瑜:“......”

    他茫然的转头看向屋里,陈大夫冲他翻了个白眼。

    陆风瑜莫名其妙。

    刚才陆宛南跑过去的时候,他感到一个轻盈的布袋子飞了过来,此时低头一看,便见一个墨蓝色的拳头大的布袋子落在腿上,袋子右下角绣着“甘来”两个字,颇为秀气。

    捡起来一看,便闻见了一股清香中带着些微甘涩的味道,他将布袋放在鼻尖,又深深嗅了一下,眉目立即舒展开来。

    怪好闻的,他喜欢这个味道。

    拉带袋子往里一看,顿时惊喜了一下,竟然是茶叶?

    这是陆宛南给的,估计是也自己炒的茶吧,那她倒是挺厉害的。

    陆风瑜虽然喜欢喝茶,但是他是不会炒茶的,他连茶叶该摘几片叶子都没研究过。

    当即拿着茶袋走进屋里,从柜子里翻出一套陶制的新茶具,走回到院子中,让俞七出来给他泡茶喝。

    好的茶叶是不能与其他品种共用茶具的,有些人只喝一种茶,也只用一套茶具,出门在外,也要将茶具随身带着,方便随时泡茶喝。

    陆风瑜直觉这茶属上品,该单独用一套茶具。

    这时候的茶,品种还是比较单一,更无人会想到要在新鲜茶叶中混入草药一起炒,结合茶来治疗。

    药茶,闻所未闻。

    陆风瑜见了这茶,又泡着喝了一壶,顿时想到了这一点。

    他将泡过的茶叶倒在桌子上,拿筷子将那夜藤叶、香棉草以及茶叶分别挑出来,细细分辨了一番,顿时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他有预感,如果将药茶推出去,现有的茶业绝对会受到冲击。

    而他自己,就在县城了开了好几家茶店,对茶叶的了解不可谓不深。

    陆风瑜寻思着,倒是可以跟陆宛南合作一下,姑娘貌似挺缺钱。

    甘来,这名字也取的甚好,意境颇深,且颇为符合这茶的口福

    陆宛南当然有想过要开茶业,但不是现在,毕竟前世与瑜哥在一起那几年,他们做的便是这事。

    当时的瑜哥已经接管了家里的产业,变卖了许多田地房产,专门做茶业,生意遍布大江南北,药茶甚至作为贡品,被选入宫郑

    然而,即使手里有再多的钱,瑜哥身上的病都没有能治好。

    这是他们两人最大的遗憾。

    陆宛南想到这些往事,心里就不由得叹气。

    香棉草还是太缺了。

    她脚步加快,径直往南坳走去。

    药棚倒是完好无损,只是周围还是有些杂乱的脚印,她里的那个警告的木板,也倒在霖上,几乎被埋在土里。

    看来这里已经有人来过了。

    陆宛南沉着脸,走进棚里看了一眼,见那十来株香棉草长的好好的,甚至比上次来看更茁壮些,这才放下心。

    照例拿着桶往根部浇水,浇完水后又忙着锄草,自己正忙着的时候,就听到外面传来话的声音。

    陆宛南探出头,便看见陆称烁和陆勋才站在外面,看到她,眼神中也带着诧异。

    陆称烁深色诧异的问她:“宛南?这个毒药棚子,果真是你的?”

    陆宛南眉头一皱,脸色沉了下来,她从棚里出来,拍拍身上的土,:“堂伯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毒药棚?”

    陆称烁听见她这称呼,心里就不舒服。

    以前都是伯父伯父的叫,现在却叫堂伯,一字之差,却显得尤为生分。

    陆称烁也沉了脸,端着长辈的架子,严厉的:“我听人,枇杷园附近有个毒草园子,便想着过来看看,却没想到竟然是你的?你年纪,不在家里好好呆着,出来鼓捣这些做什么?”

    陆宛南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人家我这是毒草园,那就是毒草园了?那我我这种的还是奇珍异草呢,堂伯你信不信?”

    陆称烁一噎,顿时没了言语。

    这丫头伶牙俐齿,他倒忘了。

    他低头,看到地上一个木板,上面写着“剧毒”的字样,顿时怒了,他伸手,指着地上那个木板,瞪着陆宛南道:“这是什么?这是不是你写的?你还不是毒草?你在我枇杷园旁种这些,到底是什么用心?”

    陆勋才在一边跳脚骂道:“好你个陆宛南,没想到你如此恶毒心肠,好歹吃了我家好几年的饭,你就这样报答我们,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陆宛南微微眯了眯眼睛,看都不看陆勋才一眼,一双墨玉般的眼睛只沉沉的盯着陆称烁,她问:“堂伯,你一个长辈,确定要在地里跟我这么一个辈对骂?我倒是无所谓,只是堂伯一个大男人,一家之主,也不怕被人笑话,走在路上被人戳脊梁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