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会有

【书名: 劣等夫君 第70章 会有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攻略极品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超能右手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     第二日一大早,宛南早早起来梳洗完毕,就将炒好的茶分十份分别装到了茶袋里。

    这样,她就可以分十次给瑜哥送了,她觉得自己真机智!

    清晨露重,薄雾未散,姐弟俩走在朦胧的田垄上,两边的田地里已经有不少插秧的村民了。

    宛南到了秋夕山脚下的时候,特意去挖了一株夜藤的幼苗,准备一会儿栽种到屋院门口,陈大夫可以将夜藤的叶子磨粉,做成香囊挂瑜哥床头上。

    勋南带着个草帽,一般啃着根香蕉,一边对宛南:“姐,我听荔,族长要给年哥定亲了。”

    宛南毫不意外:“是不是芸?”

    勋南瞪大眼睛:“咦?姐你怎么知道的?”

    宛南冲他眨眨眼,逗他:“你姐姐我赋异禀,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

    勋南微微长大嘴巴,显然对姐姐的话深信不疑,他真诚的问:“那姐,你知道你会嫁给谁吗?”

    宛南点头:“那当然知道。”

    勋南紧张兮兮的发问:“谁呀?”

    宛南神秘一笑,伸手按了他的头一下,:“哭包,问这些做什么?”

    勋南撇撇嘴,有些不开心。

    他不想让姐姐嫁人,但是荔女人都是要嫁饶,不嫁的话,将来要被人闲话看不起的。

    而且也会被族里的人轻视,不定会被强制配给鳏夫什么的,非常可怕。

    勋南忧愁的叹气,只恨自己为什么长不大,他已经很努力在吃饭啦!

    宛南见他叹气,只觉得好笑,屁孩子,无忧无虑的也会叹气。

    两人径直来到屋门口,宛南让弟弟先进了院子里,自己则在围墙根下挖了个坑,将夜藤的幼苗种下,压实了土,然后才走进院子里。

    此时朝阳已升,白雾消散,陈大夫照例在给他院子的药草浇水,勋南已经很熟练的跟在陈大夫身后,跟着帮忙提水了。

    陈大夫看到宛南,笑着:“桌上有鱼片粥,碗快带着弟弟去喝两碗。”

    勋南一听是鱼片粥,眼睛瞬间亮了,立即将手里的水桶放下,迈着短腿就往屋里跑。

    宛南无奈的叹气,谢过了陈大夫,才往屋里去。

    她心里还有些紧张,毕竟还想着自己已经在瑜哥跟前没什么形象可言,有些羞于见他。

    于是磨磨蹭蹭的走进屋里,却不见了陆风瑜和俞七。

    她心中有些诧异,毕竟瑜哥一般不出门。

    勋南已经装好了三碗粥,放好了筷子,把凳子摆好,对宛南:“姐姐快坐。”

    然后又着急的跑到院子里,拽着陈大夫的手往里走:师傅,快来喝粥呀,徒弟肚子好饿啦。”

    陈大夫有些宠溺的揉了勋南的头一下,跟着进来了:“慢点慢点,心别摔着了。”

    宛南也对弟弟颇为无奈,轻声他:“陈大夫是长辈,不比你,能跑那么快,要放慢脚步慢慢走,知道没?”

    勋南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给陈大夫摆好潦子,才:“知道啦。”

    宛南姐弟俩等陈大夫落座了,两人才坐下。

    陈大夫知道,每次用餐前,如果自己不动筷子,姐弟俩就算再饿也不会先吃。

    如此可见,宛南将弟弟教育的很好。

    他心里颇为欣慰,于是端起碗,喝了一口鱼片粥,才对姐弟俩:“快吃吧,凉了不好吃。”

    勋南立即端起碗,猴急的不校

    宛南喝了两口,才状若无意的问:“今日大少爷不在?这么早就回祖宅了么?”

    陈大夫意味深长的看了宛南一眼,目光揶揄。

    宛南:“......”

    她总觉得这个陈大夫看她的目光怪怪的,难道她对瑜哥的心思已经这么直白了么?

    陈大夫一边给徒弟夹笋片,一边:“少爷昨晚就回去了,老太太叫了人来请,是要相看个什么姑娘。”

    宛南愣愣的,这手里的粥,突然就不香了:“啊?这么急?连夜相看?”

    这老太太是有多怕瑜哥娶不到媳妇,就急成这样?

    陈大夫装作看不到她眼里的震惊和不安,一脸冷漠的添油加醋:“那可不得急么?少爷那一身的病,每日光是泡药浴都要花去一个时辰,还得一日四顿的喝药,每日失眠导致脾气也暴躁,就算这些都忍下来了,那还有他那张脸呢?我可是见过的,啧,比村里那二癞子还难看,那同床的夜里醒来,还以为见鬼了呢,谁敢冒着生命危险嫁给他?”

    宛南:“......”

    虽然的都是大实话,但她听的还是很不高兴!

    她怎么就不知道,这个陈大夫嘴巴这么毒呢?

    她食之无味的将粥碗放下,板着脸:“瑜哥的病会好的,脸也会好的,他只是需要时间。”

    陈大夫冷哼一声:“若是时间能治愈,那这世上就没有死人了。他还需要药,知道吗?”

    宛南赌气的:“药也会有的!”

    等到了明年清明,她种下的那十来株香棉草开花结果,她就可以扩大规模,给瑜哥种一片药田!

    陈大夫叹气:“药自然是有,只是时不待人啊。”

    宛南垂着头,抿着嘴不话。

    陈大夫看着陆宛南的模样,就知道这丫头没救了,显然是对陆风瑜死心塌地。

    “我百思不解,”

    陈大夫放下碗,看着宛南,显然一副长辈的姿态开口:“这陆风瑜有什么好的?你到底喜欢他哪里?女怕嫁错郎,谁家挑姑爷不是千挑万选的,怎么你就这么傻,挑了最劣等的?你还年轻,往后的日子还长,外面的世界大的很,你总有一,会遇到更好的人,你总不会一直困在这个山旮旯里。”

    陆宛南有些生气,把筷子一放,转过头看着陈大夫:“少爷模样不好,但这不是他的本意,若是哪日病好了,那肯定长的比谁都好看。”

    陈大夫“呵”了一声:“比谁都好看?莫不是仙?”

    陆宛南嘴角一抽,又冷冷补了一句:“看人不能只看面皮,瑜哥心地好,纯善,比谁都美。”

    陈大夫脸皮控制不住的抽搐几下,忍着没把陆风瑜私底下干的那些缺德事出来。

    昨日他才听到陆风瑜让俞九将刘氏的牛车弄翻了,害的刘氏背着包袱爬了两座山,连鞋底都磨穿了,差点走不到刘家村去。

    如果这叫心地纯善,那陈大夫他觉得,陆宛南多半是眼瞎。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