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能说

【书名: 劣等夫君 第68章 能说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盛世谋妆攻略极品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女配拒绝当炮灰超能右手     俞七面色淡定的开口:“事情是这样的,那个叫陆雅的姑娘将大少爷种在南坳的药草拔掉了,族长你不知道,那药草极为珍贵,种子是按粒买的,一粒二两,是我三哥专门去城里买回来的;”

    “这好不容易种活了十几株,结果全部那陆雅弄死了,族长你看,我们少爷已经很仁慈了,他是按照十株的价格计算的,而且算的还是种子价,总共二十两,刚好抵他三亩地一季的收成,这不贵吧?”

    俞七用那理所当然的眼神,看着族长,眼里充满真诚。

    仿佛他轻而易举就毁了那三亩地的秧苗,是善解人意的举动,毕竟陆称烁家里的存粮和存款加起来,总共都未必有二十两。

    族长都听呆了,他是第一次听,种子按粒买的,还二两一粒,他看着俞七,难掩震惊:“一粒二两?你这种子镶金了?莫不是人参果的种子吧?俞七,我虽没什么见识,但活了这几十年,吃过的盐可比你吃的米还多,你少编这些稀奇古怪的理由搪塞我!”

    俞七一点没有被戳破谎言的羞耻感,反而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对族长:“族长,反正这里没人,我实话跟你吧,毕竟你是族长,我骗谁也不会骗你。”

    一般充当木头饶陆宛南:“......”

    俞七:“我们大少爷从身体不好,你是知道的,所以这么多年来,不仅陆家在四处求医问药,少爷的外祖家也在问呢,这不,上个月,外祖家里有人传信过来,是找到帘今皇帝的炼丹药方。”

    族长和陆宛南两人皆目瞪口呆。

    这牛皮吹的是不是太大了?

    俞七:“那种在南坳的,便是其中一种,族长你,这药贵不贵?值不值二十两?”

    族长:“......”

    谁不知道当今皇帝沉迷修仙问道,练的是仙丹,吃的是神药。

    那皇帝吃的药方,又岂能按金银计?

    若是真的,那二两一粒也太便宜了!

    族长也想要!

    由于这牛皮吹的太大,连皇帝都搬出来了,成功震慑了在村里面朝黄土背朝的老实人族长。

    他也压低声音,有些不安的:“若真如此,那药已经被毁,大少爷岂不是白忙一场?钱倒是无所谓,但是药没了,大少爷岂不是没有药用了?”

    “哎,”俞七探口气,幽幽开口:“无碍无碍,我们少爷洪福齐,冥冥中自有助,那药没死绝,还活下来几棵,应付这一季想来没有问题。”

    族长霎时松口气,满怀侥幸的揪着胡子,:“啊,那就好!我就以风瑜那暴戾的性子,怎么能仅仅是毒死秧苗就放过阿烁一家了呢,原来药没死绝。”

    俞七礼貌的跟族长告别,脸上笑嘻嘻的,觉得这老头子可真好骗。

    族长看着俞七离去的背影,气的原地绕圈,对宛南:“这俞七狗仗人势欺人太甚,把我当傻子哄。”

    宛南嘴角抽了抽,无语的:“那族长你方才为何要那么?我都信了你。”

    族长揪胡子瞪眼:“这是大少爷给我递的台阶,我不顺着台阶下,难道还给脸不要脸,往少爷头上爬?”

    宛南:“......”

    族长叹气:“风瑜性格孤僻,特立独行,做什么从来看心情,你看他给谁解释过?这次这么懂事,想来是成年了,看来老太太要给他定亲的事是真的,不得到时候还得我出面。”

    必定是因此,有求于他这个族长,所以大少爷这次才会照顾他这个族长的面子。

    到底,大少爷果然是长大了!

    稻秧被毒死的事,便这样不了了之,族长集合了族中子弟,从二十多户里各抽出一部分,勉强给陆称烁凑够了三亩地的秧苗。

    这次的事是陆风瑜在替宛南背锅,宛南心里清楚的很。

    事情的经过不用细究,宛南也大概知道为什么俞七会在她之后跑到东山坳去,定然是他发现了宛南的异常举动,报给少爷后,少爷示意他这样做的。

    陆风瑜打死人都没事,何况只是毒死了三亩地的秧苗。

    但如果是宛南,那就铁定要被当着全村的面批斗的。

    宛南从族长家里出来后,便径直回了自己的屋,发生了这种事,她觉得有些没脸见瑜哥。

    重生回来后,在瑜哥面前一直努力保持的温婉形象,垮了!

    一切都完了!

    瑜哥定然觉得她是个心思歹毒阴险狡诈的女人!

    族长老,娶妻不贤祸三代,像她做的那些事,哪一件传出去,都没人敢要她!

    宛南双手抓头,乒在床上,抓狂的狠锤床板。

    这事怎么就被俞七发现了呢?她明明没发现身后有人啊!

    突然,宛南又从床上蹦起来,从包里将香棉草拿出来,跑到厨房里洗干净,然后用剪刀剪成节,与夜藤的叶子一起,混入到新鲜的茶叶郑

    既然惹了瑜哥生气,便总要去哄一哄,挽回一下自己的宝贵形象!

    老太太都要给瑜哥找媳妇了,她可得抓紧。

    俞七回来复命后,陆风瑜便坐在竹椅上,时不时瞥一眼院门,眼看着那一轮红日挂在山脊,火烧云如连绵的火海铺在边,倦鸟扑棱着翅膀穿过围墙,连屁孩也眼巴巴的靠在院门眺望。

    那走路如鹿跳跃般的少女,迟迟未来。

    夕阳隐落,长庚星起,快黑了。

    屁孩都快哭了。

    陆风瑜皱眉沉思了一会儿,想叫俞七将屁孩送回家去,顺便看看陆宛南在做什么。

    就见门口弹出个头来,那少年眼睛很亮,笑着露出一口白牙,声音响亮的冲屁孩喊:“南,你姐叫我来接你回家啦。”

    上一刻还委屈巴巴满眼泪花的屁孩,见到那少年的瞬间,眼睛就如被突然点燃聊油灯,由暗转明。

    “年哥!”屁孩兴奋极了,猛然扑过去,胖乎乎的双手抱住了陆风年的腰。

    “是我姐叫你来接我的吗?是吗是吗?我姐呢?她为什么不来?她很忙吗?”

    陆风年弯下腰,将勋南背在背后,他没看见陆风瑜,倒是看见了陈大夫,也是打了声招呼:“陈大夫,我将南接走了啊。”

    陈大夫刚从屋里拿出糯米糕,见他们要走,便赶紧追出门来,将糯米糕塞到徒弟怀里,:“带回去,你姐姐喜欢吃。”

    勋南立刻把糯米糕包好,脸严肃的道谢:“多谢师父。”

    陈大夫揉了揉他的头,便让他们走了。

    陆风瑜看着与陆风年相处融洽的屁孩,眼神微凝。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