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不知

【书名: 劣等夫君 第66章 不知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攻略极品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末世之人生赢家一路凡尘明星爸爸宝贝妞     回到家后,陆风年将肩上挑着的柴一把丢在宛南的家门口。

    宛南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干什么?”

    陆风年已经去她厨房拿桶和扁担,作势要回家给她挑水了。

    “特意给你砍回来的,我看你这几日都没生火,是不是柴烧没了?”

    陆宛南:“......那倒不是。”

    陆风年已经拿着桶绕到屋后了,从窗户外喊了一声:“水缸也没见底了,你也不早点。”

    陆宛南站在屋里,走到窗户边看了陆风年一眼,少年脚步飞快,转眼已经跑回家去了。

    宛南还想着陆风瑜那接弟弟,顺便问问俞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也只能先等着陆风年把水挑回来了。

    她走到角落里蹲下,查看前两摘回来的茶叶。

    不多时,陆风年突然从厨房后门跑出来,趴在窗户边对宛南:“爷爷叫你了,要问你话。”

    陆宛南愣了一下,心中突然有些忐忑不安,她问:“问什么?”

    陆风年:“还能问什么?就你堂伯那些秧苗的事呗,陆雅她一口咬定是你放的药,许多人也见过你过去,没办法,爷爷只能叫你过去问话了。”

    “不过你放心,”陆风年又:“我已经替你作证了,你去的时候我亲眼看见了,你根本就没有下药,我看着呢!所以你不用担心,实话实就好。”

    实话实怕是要被打死。

    宛南把茶叶放回盆里,起身出了门,往族长家走去。

    陆风年压低声音:“你堂伯和刘氏都在呢,那个下毒的也在,估计刘氏是拿大少爷没办法,所以才咬定你不放,柿子挑软的捏,这道理谁不懂啊,一会你可千万别怂!我撑你。”

    宛南更诧异了,俞七竟然也在?

    走到前厅,一眼就看见陆称烁和刘氏坐在族长下首,刘氏眼眶通红,正拿手帕擦眼泪,而俞七则站在一边,冷眼旁观,脸上的表情倨傲又冷漠。

    宛南心下还奇怪,陆雅那事闹的那么大,虽然村里知道内情的人不多,但是陆雅差点被抢到地主家里是许多人都知晓的。

    陆称烁竟然能容忍刘氏犯下如此大的错事,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将她赶回娘家反省,也是感情非常深厚了。

    陆宛南刚一进去,还没跟族长问好,刘氏就噌的站起来了,她指着陆宛南,边哭边:“你这孩子,你心里有什么委屈,对你伯父有什么不满,你都可以对族长,何必把事做的这么绝?眼看着春耕在即,那么多秧苗,你一把药就全毒死了,你也不怕被雷劈?”

    陆称烁黑着脸,阴沉沉的盯着陆宛南,那眼神,仿佛要将她钉死在地上。

    族长不爱听这些,他皱着眉头,摆了摆手:“话都还没问清楚呢,你这些,岂不是寒了辈的心?”

    刘氏回头,看着陆称烁:“你句话呀!”

    陆称烁冷淡的看了刘氏一眼,没吭声。

    他心里隐隐有些猜测,他怀疑宛南知道刘氏打算将她卖给财主的事,所以才会前来报复,将秧苗毒死。

    这事族长还不知情,最好能满则满,实在满不了了再,到底,这事是刘氏做的不对。

    陆称烁心里有鬼,自然也就不敢质问。

    宛南站在一边,面无表情的看着刘氏做戏,事是她干的,她没想要否认,但也不会主动承认。

    她慢悠悠的开口,:“那么大一片地,为什么偏偏就伯父家的枯萎了呢?我听老人们过,这人若是亏心事做多了,便会有报应;这老饶话总有几分可信的,我看伯母与其在这儿哭哭啼啼,还不如回去跪地反省。”

    陆称烁一听这话,就更加肯定了他的猜测,果然宛南是知道刘氏做的那些事,并打算报复他们一家了。

    他倒不怕报复,他就是担心族长知道了这事,怪罪到他头上,到时候被家族孤立。

    刘氏被气的脸都涨红了,指着陆宛南对族长:“族长,你看看她对长辈的态度,你看看,简直无法无。”

    宛南又淡淡开口:“我知道我没家教,毕竟从没人教,我自己也不懂,伯母既是长辈,那便还请看在我们同族同支的份上,对我宽待一二吧。”

    刘氏:“......”

    这是拐着弯在骂谁呢?她从吃谁的饭长大的,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族长看了宛南一眼,拍了拍桌子:“碗!少两句。”

    陆宛南立马乖乖低头:“好的爷爷。”

    族长见她乖巧,脸色便缓了下来,招了招手,示意她上前几步:“过来,我有几句话问你。”

    宛南便走过去,在族长跟前站好。

    族长问:“昨日你去东山坳了?”

    宛南点点头。

    “去做什么?”族长问。

    宛南有些腼腆的:“我去玉溪里抓鱼啊。”

    族长疑惑了:“抓鱼?”

    东山坳是水田,附近多有溪河,玉溪就在那片秧田附近,田里的水都是从玉溪里引流的。

    宛南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我弟弟喜欢吃鱼,我闲着也是闲着,就想去给他抓几条。”

    众人:“......”

    一旁看好戏的俞七嘴角都忍不住抽了抽,这么蹩脚的借口,也就陆宛南这种厚脸皮的才会了。

    傻子都不会信。

    蹲在角落里的陆风年突然大声喊道:“爷爷,我可以作证,她真的想去抓鱼吃。”

    俞七:“......”

    刘氏根本不信,她咄咄逼饶问:“你去玉溪,为什么要到我田里去?他们你往田里倒水了,那水里是不是参了药水?”

    陆宛南看着她,装出一副茫然的样子:“啊?什么药水?我不知道啊!”

    刘氏气的恨不得扑过去厮打:“你个贱人还装什么装?年纪就这么会骗人,手里的毒药那么多!也不知道从哪个不三不四的人手里得来的,雅儿不就是被你毒晕的吗?你还在这里狡辩?”

    陆宛南诧异的看着刘氏,有些惶恐的:“伯母在什么?好好的怎么又道陆雅了?陆雅被谁毒晕了?怎么毒晕的?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她着,一脸迷茫无辜的看着族长,委屈的:“族长,这些都是什么事呀?我都不知道啊!”

    族长面无表情的看着刘氏,这事,他也不知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