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报复

【书名: 劣等夫君 第64章 报复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攻略极品盛世谋妆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女配拒绝当炮灰超能右手     陆宛南一路恍惚,直到被瑜哥又拉回到了院子里,陈大夫过来给她把脉,又看了看她的面色。

    “无事,好得很。”陈大夫。

    陆风瑜不信:“好得很脸会红成这样?”

    陈大夫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少女心事,少爷懂什么?”

    陆风瑜一噎,闭嘴了。

    别少女心事他不懂,男饶心事他也不懂啊。

    他默默的坐下,不话了。

    陆宛南此时反应过来,看看一脸茫然的瑜哥,以及意味深长的陈大夫,觉得自己很需要一条地缝,把自己脑袋埋起来。

    实在太丢脸了。

    于是她伸手挡脸,几步跑出门,跑了几十步后,停下来,转头往屋的方向看了一眼,见没人跟出来,才捂着通红的脸,跺了跺脚,往南坳跑过去。

    陆风瑜看着涨红着脸跑出门的少女,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他还是有些担心陆宛南的安危,于是示意俞七跟上。

    南坳偏僻,此时又正值农耕,那处并没有什么人。

    宛南每过去的时候,早已习惯了一个人,今却有些不一样,大老远的,她便看见一个人影,正从另一边走向她的药棚。

    宛南定睛细看,发现那人很有些眼熟。

    然后下一刻,她的目光就蓦然瞪大了。

    那个人竟然一手就将药棚的油纸撕开了,还用脚狠狠踩了几脚,仿佛那药棚是什么不共戴的仇人,必须要撕的四分五裂,狠狠的踩在泥地里才能泄愤一般。

    宛南目瞪口呆的傻了一瞬,随即抬脚便往药棚的方向冲。

    “住手!你在做什么!”

    宛南着急的跑过去,但是距离药棚太远,眼睁睁看着那人将整个药棚掀翻,刺入地下的竹篾条被她一根根踩断,好好一个棚子,瞬间被夷为平地。

    宛南想到那些刚刚生长起来的香棉草,心都一阵阵抽疼,多不容易才找回来的少量药籽,多不容易才将药籽种活,如果这些药苗都被踩死了,那瑜哥体内的毒又要晚一年才能去除。

    瑜哥就要多受一年的罪,脸上的那些伤疤或许在这一年里,会恶化溃烂,也许就跟前世一样,永远都好不了。

    这些人做坏事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到底会对别人造成多大的伤害!

    陆宛南眼睛都气红了,胸腔中仿佛燃烧着熊熊烈火,仿佛嘴一张,火苗就要从喉咙里窜出来。

    这个混蛋,她死定了!

    快到跟前的时候,陆宛南从地上拿起一块石头,冲上前去,对着那饶后脑勺狠狠一砸。

    那人凄惨的尖叫一声,转过头来,两人四目相对。

    陆宛南都震惊了,她把石头丢掉,愤怒的看着眼前的人:“陆雅,你又发什么疯!”

    陆雅被她砸了一下头,晕乎乎的站都站不稳,一个趔趄坐在地上,捂着后脑勺呜呜呜的哭。

    “陆宛南,你想杀我?”她泪眼朦胧的瞪着宛南,眼神凶狠阴厉。

    陆宛南冷笑一声:“要是我的药苗有个意外,你就等着被我沉塘吧!”

    “药苗?”陆雅仿佛才反应过来,她这次来就是为了报复陆宛南的。

    知道她很宝贝这个棚子,也知道里面种了东西,但她以为只是一些蔬菜之类的,根本没想到这是药苗。

    陆宛南这一,她反应过来,突然往药苗扑过去,隔着油纸和竹条,双腿在药苗的地方胡乱踩蹬。

    “叫你个贱人害我!叫你害我,我这次不报复回来,我就不姓陆。”

    陆宛南简直要气死了,直接跑过去,伸手揪住陆雅的后衣领就往后拽。

    边拽边骂:“你是不是得了疯病!有病就去治,别出来害人行不行!”

    陆雅拼命挣扎,四肢乱瞪:“我就是不要让你好过,我告诉你陆宛南,从今往后我跟你势不两立,你种什么我拔什么,你吃什么我倒什么,除非你住在地里,躺在田里,不吃不喝守着,否则你就等着瞧!”

    陆宛南怒气冲冲的,将陆雅拽到了一旁,俯身从地上拿了块石头,一手指着地上撒泼打滚的陆雅,一手举着石头:“你再蹬一脚试试!”

    陆雅看见她手里的石头,顿时停了动作,缓缓从地上坐了起来,浑身泥土,但她毫不在乎,挑衅似的看着陆宛南,冷笑着:“有本事你就砸死我!我不信你有这个胆子。”

    陆宛南脸色冰冷的看着她,随后转头,看了一眼满地狼藉的土地,竹条和油纸搅在土里,混乱不堪,隐约可见几棵细弱的绿色药苗,掩盖在油纸下,泥土中,香棉草脆弱不堪,被这样折腾,那还能活。

    宛南脸色愈加冰冷,她看着陆雅,眼神冷的像两把冰刀,陆雅被她盯的浑身发毛。

    宛南问她:“你刚才,我种什么,你就要毁掉什么是不是?”

    陆雅从地上爬起来,还摇晃了两下,头被砸了虽然不重,但是也晕的很,她勉强站主,看着陆宛南,毫不示弱的:“是!我跟你势不两立!”

    陆宛南把手里的石头丢掉,看着陆雅,突然冷笑了一声,:“祖宗有训,子不教父之过,你有没有想过,你做了这些事,谁来替你受过?”

    陆雅“嘁”了一声:“你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多管闲事的命。”

    陆宛南一句话都不想多,冷冷盯着陆雅看了一眼,转身就走。

    陆雅看她走了,还有些狐疑,这么快就认怂了?这么好欺负?

    总觉得不太对劲。

    陆宛南一路脚步飞快,走上主村道,一路往东走。

    越往东,遇到的村民就越多。

    此时清明已过,雨水初歇,秧苗已经长成,人们牵着牛扛着犁,正在水田里犁地。

    是时候到了播种的时节了。

    宛南走到一半,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又往家里跑去,很快,她从家里拿了一个瓷瓶,将瓷瓶里的药对了半桶水,提着就去了东山坳。

    东山坳里的人们都在劳作,只有陆风年早早就看见了她。

    隔着七八块水田,跟她挥手打招呼:“陆宛南!”

    他双手拢着嘴巴大喊。

    陆宛南听见了,但是没有搭理他。

    东山坳都是字号水地,其中有一片地,是村里人专门用来培育秧苗的,绿油油的秧苗长势正好,风吹过,掀起一阵绿色的海浪。

    她面无表情的提着木桶,来到其中一块秧苗地跟前。

    然后将桶里的药水,毫无保留的全倒进了那块秧苗地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