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夜灯

【书名: 劣等夫君 第61章 夜灯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神工女配拒绝当炮灰盛世谋妆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攻略极品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     陆雅还在哭诉:“二少爷,老爷要纳的不是我,是陆宛南!是她不想来,所以才把我迷晕,对,对,是她把我迷晕的,是她!是陆宛南,是那个贱人!”

    陆雅越越激动,眼眶都红了,恨不得立即起身追到陆宛南家,拿刀把她碎尸万段。

    结果陆风瑜直接过去,拿了张帕子,直接堵住了她的嘴。

    陆雅瞪大眼睛,看着陆风瑜,瞬间吓的不敢动弹。

    众人诧异的看着陆风瑜,他没事人似的,走回到老太太跟前,温声解释:“太聒噪,祖母不是最怕吵了么?”

    老太太,瞬间感动的不行,抓着陆风瑜的手:“还是你最心疼祖母!”

    财主老爷嘴角抽搐,端着茶猛喝了几口,才觉得气顺了些。

    不过是想纳个妾,结果把俩儿子都扯进来了,财主老爷气的很。

    若单只是长子就算了,这个没脸没皮的,无所谓名声好坏,但是次子不一样,他还盼着他将来考个功名,出人头地,为族争光。

    陆风霁的名声比家族的名声还重要,他不能有瑕疵。

    南地人少,村落又隐藏在山脉之中,出一趟山不容易,他们世代从事农耕,目不识丁,十里八乡常常连一个私塾都没有,一代一代都困在山里。

    陆氏家族后代子孙中,族谱有记载的便有七十多代,后代子孙众多,遍布五湖四海,但是考取功名的人,还不到五位,考入前三甲的,至今没樱

    财主老爷看着站在身侧,如俊峰朗月般的儿子,再看一眼跪在地上,惊慌失措的陆雅。

    脸黑如墨。

    他以前怎么的来着,纳妾不能找本家人,不能找本家人!

    他们偏给他弄来这么一个,好啦,老祖宗怪罪,把他父子三人拖下水,连带着老太太也来凑热闹,这家里又要不得安宁了!

    陆风霁脸都吓白了。

    他怀疑这女人是大哥或老太太安排进来的,目的就是要陷害他!

    父亲的女人,打死他也不敢有非分之想,何况他的心早已飞出了山野,又怎么可能回头找一个乡野丫头谈情爱!

    陆风霁正欲开口解释:“父亲,我不认......”

    财主老爷没听他,直接拍案而起,指着陆雅,怒喊一声:“来人!”

    来总管被吓一大跳,带着两个家丁走过去,冷汗直流:“老,老爷?”

    财主老爷生气的:“还楞着干什么?还不把这疯丫头丢出去?”

    来总管瞬间反映过来,叫了两个人,将跪趴在地上的陆雅拖了出去,直接打开大宅子的大门,将人丢垃圾似的,丢到了门外。

    陆雅重重摔在地上,都被摔傻了,趴在地上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晕过去。

    她缓缓从地上坐起来,双手和脸上都有擦伤,钻心似的疼,陆雅边哭边往伤口上吹气,在地上坐了好一会儿都没缓过来。

    想到自己之所以会受这些罪,都是因为陆宛南搞的鬼,她便气的咬牙切齿,她现在总算是想明白了,陆宛南哄她喝下的茶,肯定有问题,不然以那讨吃鬼的性子,连门都可能不让她进,又怎么可能给她泡茶喝。

    陆雅越想越气,从到大,从来只有她欺负那姐弟俩的,从来没有被那姐弟俩这样欺负过。

    她气的锤地:“陆宛南,你给我等着瞧!”

    -------

    发生在大宅门内的这些事,陆宛南可毫不知情。

    她洗好了衣服,将衣服晾在门口的竹竿上,又心的给自己的手上了药。

    把门锁好,又慢悠悠的走到南坳去给香棉草浇水锄草,香棉草长势喜人。

    陈大夫口中极其难种,极难存活的草药,在她这里,便只是浇浇水除除草,便长势旺盛,连肥料都不用添,虫子也不用去,省心的很。

    陆宛南喜滋滋的想,果然还是瑜哥的地,风水最好!

    她在棚里蹲着,撑着下巴,嘴角不经意的翘起,看着这些绿油油的草苗,脑子里想的全是和瑜哥相处的日常时光。

    前世她跟瑜哥就住在屋二楼,那时候陈大夫已经去世,院子里的草药最初没人打理,成片成片的干枯,瑜哥的病不能断药,她便将那院子重新开垦了,种满了香棉草。

    那时候的香棉草,也是跟现在一样,在棚子里长势茂盛,一眼看去,绿油油的,一如他们的新婚生活,处处充满了希望。

    宛南在地上蹲了许久,蹲到两条腿都麻了,她才从地上站起来,一只蟋蟀停在她的膝盖上,被她用手指轻轻一弹,就嗖的一下,远远跳走了。

    宛南将棚子的油纸仔细检查一遍,用藤条扎好,这才慢悠悠的往屋走去。

    午时已过,陈大夫带着徒弟,将饭菜摆好在桌上,又带着徒弟洗了手,等了好一会儿,才见宛南姗姗来迟。

    宛南进来没看见陆风瑜,顺口便问:“少爷呢?”

    勋南委屈的抱住她的腿,一上午没见面,姐姐问的第一句竟然不是问他,勋南好难过。

    他:“姐姐,我在这里哦。”

    宛南低头看他一眼,伸手揉着弟弟的头,又看着陈大夫问:“陈大夫,大少爷呢?”

    陈大夫一边往屋里走,一边摇头:“不知,少爷不在正好,今日的鸡腿,你们姐弟俩一人一个。”

    宛南皱眉,她不想吃鸡腿,她想见大少爷啊!

    勋南揪着姐姐的衣角,仰头对宛南:“他们好像要去找什么姑娘。”

    陆宛南嘴角一抽,俞七找姑娘她信,少爷找姑娘......

    陆宛南摇头,伸手拍了下弟弟的脑袋:“不懂别瞎!”

    勋南委屈巴巴的抱着头,“哦”了一声,跟着姐姐往屋里走。

    怎么呢,他现在就是,很想长大!

    因为知道陆雅的事,所以猜测到陆风瑜回了祖宅后,她还有些担心,怕陆雅当着瑜哥的面,把她供出来,那瑜哥肯定会觉得她心肠歹毒,连自己的堂姐都陷害。

    那瑜哥若是嫌弃她了,可怎么是好,她这么辛苦建立的温柔形象,可不能有瑕疵啊!

    陆风瑜和俞七一直到掌灯时分才回来,他和俞七在黑漆漆的山路里走,俞七手里提着个巧的六角灯笼,灯火暖黄,随着步伐一晃一晃,老远看着,像夜游神。

    陆风瑜走到屋附近的时候,听到俞七疑惑的“咦”了一声,:“陈大夫给我们点灯了?真稀奇。”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