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分途

【书名: 劣等夫君 第55章 分途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攻略极品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一路凡尘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     那四个长工见到他,立即停下脚步,笑着跟他问好。

    “七哥。”

    有个人笑嘻嘻的:“七哥赏个脸,让我请你喝顿酒呗?”

    俞七伸手推了他一把,笑着:“滚着,别挡路,我还得办正事呢。”

    那几人便嘻嘻笑着让开了。

    又有人:“老爷明日要发赏钱,七哥记得回来领啊。”

    俞七停住脚步,诧异的问:“明日是什么日子,为何发赏?”

    那人便:“哎呀,七哥你跟在少爷身边不知道,老爷今又抬了个妾,来头不,是他们陆氏本家的人,虽然父母双亡,但是那女子的父亲生前是个将军,来总管要按什么贵妾礼纳回来,不仅发赏钱,不定还要请全村的人吃酒。”

    来去,贵妾不也是个妾,都是妾,还分贵啊贱啊的,这些长工可真是搞不明白。

    另一人:“你听错了,没要请全村人吃酒,是要请女方长辈来吃酒,还要供那女子的弟弟上学。”

    “咦,那女子有弟弟?早上过去的时候,怎么没见?”

    “当然是出去玩了,多大的孩子,还能闷在屋里?”

    俞七越听,越不对劲。

    嘶,这怎么听着这么熟悉呢?

    俞七神色古怪的看着他们几个,问:“那女子叫什么名字?”

    一人:“陆万难,啧,话这名字取的可真难听。”

    “她父亲是武夫嘛,没文化嘛。”

    俞七:“......”

    他嘴角抽了抽,抱着一丝侥幸问:“人呢?还没抬回来吧?”

    “早上就抬回来啦,哥几个亲自到竹林坡下抬回来的,现在都在“深闺”里睡一上午了,这丫头也是能睡,跟猪似的,被人卖了都还不知道呢。”

    着,几人哈哈大笑,想来是从未见过心这么宽的丫头。

    竹林坡!

    好了,最后一丝侥幸也没了。

    全村就陆宛南姐弟俩住在竹林坡下。

    都已经抬进“深闺”了!她和少爷这辈子,是再也不可能了!

    俞七黑着脸,转身就大步往屋的方向走。

    趁着众人祭祖还没回来,让少爷去找老太太,到深闺把人带出来。

    村里也没人知道,知道了就是老太太把丫头找来家里的,外人也不会什么。

    更不会想到老爷身上去,毕竟老爷纳妾,从来也没有找过本村的姑娘。

    虽然俞七的初衷是来看刘氏笑话的,结果出了这事,竟然机缘巧合之下,跟刘氏兵分两路找救兵去了,倒也算是殊途同归。

    午时过后,上山祭祖的村民陆续下山,刘氏在家中急的团团转,她又到陆雅平日玩的好的邻居家里问了问,都没有见到陆雅。

    等陆称烁带着儿子陆勋才从山里回来,刘氏立刻奔到丈夫怀里痛哭。

    把父子俩吓一大跳,陆勋才忙问:“娘,你这是怎么了?家里发生什么大事了?

    陆称烁把刘氏扶到椅子上坐下,上下打量她一眼,见她头发散乱,鞋袜上还沾着泥点,身上也有雨水打湿的痕迹,还以为她出门在外遇到什么事了。

    “上山了?”陆称烁在她对面坐下,温声问道。

    陆家村的人都是同宗同族,虽然彼此之间早就没有亲缘关系,但是平日里相处的还算很团结和睦,不可能欺负本家人。

    他猜测是清明祭祖的人多,那些外地回来的,或者邻村的人,来陆家村附近祭祖,遇到刘氏,闹了不愉快。

    刘氏抽泣着点点头,又示意陆勋才:“把大门关上,在门口守着,若是有人来了,喊我们一声,我跟你父亲有重要的事讲。”

    陆勋才微皱着眉头,有些不高兴,好歹他也是家里的长子,都到了娶妻自立的年纪了,家里有事还要瞒着他。

    他不情愿的走到门外,将大门关上,然后坐在了门槛上。

    陆称烁神情严肃起来,关上门来的事,这得是多大的事?

    他严肃的对刘氏:“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遇到什么事了?”

    刘氏止住了眼泪,有些惧怕的看了他一眼,声:“不是我,是雅儿她,她出大事了。”

    陆称烁一愣,立马站了起来,瞪着她问:“雅儿出什么事了?到底怎么回事?”

    不怪他紧张,陆称烁子女双全,儿子虽文武不行,但农耕还算是做的不错,这在秉承耕读传家的陆家来,也算是为人称道的手艺,将来在村里也立的稳。

    他对儿子没有抱多大的期望,中规中矩,走先饶老路就行了。

    但女儿就不同,陆雅从就长的好看,皮肤白,眼睛大,五官秀美,身材圆润,出生时曾请先生推过八字,是旺夫相。

    试问这世间男人,谁娶妻不合八字?不想找个旺夫的?

    那县老爷的夫人,不就是陆家女么?

    都是陆家女,既然县令夫人能坐到这个位子,那他女儿就更能了,不定还能找个少年秀才,将来做状元夫人。

    这个梦想就有点远大了,陆称烁不太敢想,但他一直有关注二少爷陆风霁的近况,听二少爷学业好,不知道能不能攀上。

    若是陆雅出了什么事,那这一切不就全都化为泡影了吗?

    陆称烁的脸色黑沉沉的,瞪着刘氏,要她个清楚。

    刘氏被他这严肃的神色吓住,眼泪登时又出来了,哭哭啼啼的,向来口齿伶俐的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才能把这事清楚,又能把自己摘出来。

    陆称烁却没那么大的耐心。

    伸手重重一拍桌子,把桌子上的茶杯拍的哐当作响。

    “你还磨叽什么?快讲清楚,你这是要急死我啊!”

    陆称烁着才反应过来,他回来到现在,都是午饭时间了,一直没有瞧见陆雅。

    “雅儿呢?她人呢?”陆称烁看着刘氏。

    刘氏被他吓住了,一时止了眼泪,没话。

    陆称烁就又拍桌子:“!”

    刘氏抖了一下,就哭着了:“被财主老爷抬进‘深闺’了。”

    陆称烁:“......”

    陆称烁目瞪口呆。

    “你什么?”他不敢相信的问。

    刘氏咬牙,大声:“被财主老爷抬进‘深闺’了!”

    陆称烁恍遭雷劈,愣了好一会儿,都没反应过来。

    财主老爷好色,人尽皆知。

    但他从不打陆家饶主意,多少年来都是如此。

    除非,是陆雅自己去招惹了财主老爷,但这不可能啊,他女儿他自己清楚,陆雅是喜欢二少爷的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