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同回

【书名: 劣等夫君 第47章 同回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一路凡尘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攻略极品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     那青年也不是站着挨打的性子,若是一开始还对宛南抱有幻想,那经过这些事,幻想也化为泡影了,只想把这个野蛮的女人按在地上狠揍一顿出气。

    最初的怔愣过后,他便被彻底激怒,抬手就抓住了朝他头上打来的棍子,然后手里用力一拉,棍子就被抢到手了。

    宛南被他拽了一下,立即松手,眼看棍子被抢,她立即转身就跑。

    反应速度快的,连那青年都看愣了。

    “又跑?”他恨恨的将棍子一扔,几大步追上去,伸手揪住了宛南的后衣领,然后用力一拽。

    宛南整个人就往后重重的倒在地上。

    背部被石头咯的生疼,手掌撑在地上磨破了皮,但目光还是狠厉的,脸色阴沉,气势绝对是不能输的!

    青年用棍子抵在她胸口,伸手抹了把脸,看着宛南冷笑着:“跑啊,不是很能跑?”

    他抬起脚,作势要踹。

    宛南赶紧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盯着他问:“你上午不是想娶我吗?现在这话还作数吗?”

    青年的狠厉的动作一顿:“......啊?”

    宛南愤愤的伸手抓住跟前的棍子,借力从地上站起来,又问了一遍:“我,你不是要娶我吗?还娶吗?”

    青年愣愣的看着她,默默的把抬起的脚收回,看着宛南,都顾不上生气了。

    “你什么意思?”他有些警惕的问:“你是又想逃跑了吧?嘁,你以为你跑的掉?”

    宛南手里还抓着棍子,手掌渗着血珠子,头发和衣服都乱糟糟的,但脸色却嚣张的很。

    她:“若是还作数,那你就不许打我。”

    青年都被她这厚脸皮给震惊了。

    拿开水泼他,拿东西砸他,还拿着棍子追着他打,现在处于弱势了,就出这样一番话来,脸呢?

    他好奇死了,真诚的问:“你脸皮怎么这么厚?陆家遗传吗?”

    宛南看着他,脸色突然一变,狠厉的神色消失殆尽,随之换了一副惊恐与无助的表情,泪水跟开了闸的洪水似的,猛然涌了出来,一张白嫩的脸就跟浸在水里似的。

    青年都看呆了。

    更呆的还在后面。

    宛南突然柔弱的倒在地上,将那还流着血的手往脸上一抹,大喊一声:“大哥有话好,不要打我!”

    青年:“......”

    “你他娘的有......”话没出口,青年整个人就飞出去了,“砰”一声砸在路边的树干上。

    青年感觉背上一阵剧痛传来,然后眼前一黑,彻底昏过去了。

    俞七走过去,看了一眼,嫌弃的冷哼:“这个混账,真不经打。”

    着,一脚踩在那男人左臂上,直接将饶手臂踩断了。

    那人惨嚎一声,被痛醒过来,随后受不了这痛,又晕了过去。

    俞七对他这承受能力颇为鄙夷。

    陆风瑜跟陈大夫站在宛南身边,看到宛南手上和脸上的血迹,陆风瑜脸色都变了。

    陆风瑜连忙蹲下:“伤哪儿了?”

    宛南转过头来,对上陆风瑜那双略带担忧的眼睛,心中颇觉委屈,鼻子一酸,此时倒是真的想哭了。

    陆风瑜鲜少这般近距离与人对视,何况还是女孩子。

    他条件反射的后退两步,垂下头,微微撇过脸去,甚至还伸手捂住脸上的帷纱,就怕一阵风吹来,把面纱吹跑了。

    宛南看着陆风瑜这样,心中的委屈瞬间转移到心疼瑜哥上了。

    她的瑜哥这么好,却又为何要遭这种罪呢。

    像刚才那个智障,心肠那么坏,上却也不吝啬的赐予他一副好皮囊。

    宛南用袖子擦擦眼睛,把手掌摊开给瑜哥看:“就手受伤了,不过是皮外伤,就是磨破了皮。”

    陆风瑜垂着头,转过来看了她的双手一眼,眼中仿佛酝酿着风雪,冷冷的扫了那昏倒的男人一眼,又问宛南:“他对你做什么了?他推你了?”

    别别人,就是宛南对上陆风瑜这样阴冷的目光,也不由得心里发悚。

    瑜哥该不会要杀人吧?

    宛南立即摇头:“没有,他什么都没有做呢,我是自己摔倒的。”

    陆风瑜没什么,只是点零头,随即便站起身,对陈大夫:“陈大夫身上可有带药?”

    陈大夫背着个药篓,里面装着稀疏几根草药,显然这次西山之行,没有找到想要的。

    他走过来,看了宛南的手一眼,又看了宛南一眼,眼神闪了一下,突然开口问:“这是哪家的姑娘?”

    俞七在一般插嘴:“她是陆将军家的。”

    陈大夫眼神更古怪了:“陆将军?陆称烺?”

    陆风瑜点头,对陈大夫解释:“正是,陈大夫,你还记得陆将军?十年前,还是陆将军把你推荐给我父亲的,不知道你还记得这些旧事吗?”

    虽然这么问,但陆风瑜知道,陈大夫大概率是不记得的。

    毕竟陆将军出殡的时候,陈大夫作为旧友,连去看一眼都不曾,更别上灵堂上香。

    陈大夫看着陆宛南,目光转了转,良久,摇头:“不记得,我脑子要有这么好,我可不就早回家去了,留在这异乡多年,你以为真是为了救你?嘁,烦人。”

    陈大夫记忆不好,旧事多忘,连故土就记不起来了,何况故人。

    陆风瑜无话可。

    俞七瞪着陈大夫,气的不校

    这个陈大夫,仗着医术好,胆大包,竟敢这样跟少爷话,大不敬!

    不过,陈大夫对宛南倒算是和蔼可亲。

    他从对宛南:“我没带药,不过你这也不严重,且随我回去,我给你包扎一下,三日不碰水,自然就好了,保证不留疤。”

    宛南跟在陈大夫旁边,也对这手上的伤有些担忧,毕竟不能给弟弟发现,不然又要哭。

    “我不可能三日不碰水。”宛南:“做饭洗澡的,避免不了。”

    陈大夫瞥她一眼,竟然伸手摸她的头,看模样甚是亲切,恍惚间颇有当家亲长的架势。

    “孩子家家的,做什么家务呢?让他给你送饭去。”陈大夫指了指身后的俞七。

    “女孩子就该呆在家里,阅书对画,赏花喝茶,做什么劳什子的饭?烟熏火燎的,累不累呀。”

    拖着长工跟在众人后面的俞七,听到这话,顿时翻了个白眼;呦呵,这不知道的,还以为陆宛南是哪家大饶深闺姐呢!

    这话的,连宛南都不知道该怎么接。

    她看着走在一边的陆风瑜,笑着转移话题:“瑜哥怎么在这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