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量力

【书名: 劣等夫君 第45章 量力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神工女配拒绝当炮灰盛世谋妆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攻略极品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     勋南跟在姐姐身后,垂头丧气的,整个人都蔫蔫的。

    宛南也没理他,姐弟俩一前一后,沉默的下了山,两人来到了南坳。

    宛南又进棚里看了看香棉草,然后才在药棚旁边坐下,从怀里拿出那两块米糕,递给弟弟一块,也不话,就看着他。

    勋南垂着头,站在姐姐跟前,肚子饿的咕咕叫,闻着米糕的香气直咽口水,但就是不敢伸手接。

    时不时还偷偷掀起眼皮,去瞥宛南一眼,衣角都要被他绞出花来了。

    宛南看他这模样,心里又不由得发软。

    看看别人家六七岁大的孩子,再看看自己弟弟。

    就总感觉这孩子也不容易,比别人懂事的多,也安分的多,一点没有这个年纪孩子该有的不怕地不怕的劲头,她有时候都觉得,是不是自己也还,不懂得怎么带孩子,所以把弟弟也往不对的方向上带了。

    这么一想,送弟弟入学堂的事就显得迫在眉睫了。

    这边勋南可没想那么多,他饿的忍不住了,心翼翼的看着姐姐,轻声开口问:“姐,你还生我的气吗?”

    不生气的话,他就要开吃了!

    宛南看他一眼,把米糕又收回去了,勋南眼睛都瞪圆了,眼巴巴的追着米糕看。

    就看见宛南把那两块米糕又放回了手帕上,包起来了!

    勋南嘴一扁,眼泪瞬间涌出眼眶。

    苍啊,他快要饿死啦。

    宛南看着他,面色严厉:“站好,男子汉,不许哭。”

    勋南眨了眨眼睛,又瞬间把眼泪给憋回去了。

    宛南问:“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

    勋南眼泪汪汪的看着宛南,委屈的摇了摇头。

    宛南气的瞪他:“我前晚上,教你写的字,是什么字?你给我重复一遍。”

    勋南哽咽着开口:“力,一羽之不举,为不用力焉;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宛南板着的脸色松了些,这不是学的挺好吗。

    “还有呢?”

    她又问。

    弟弟皱眉,显然是一时想不起来了,他偷偷抬眼去看姐姐,发现姐姐的脸色黑沉黑沉的,估计再想着怎么把他丢回伯父家去了。

    他努力回想了许久,还是没有想起来,急的又要哭了。

    弟弟是个哭包,偏偏宛南又心软,无可奈何。

    她把弟弟拉到身边坐下,看着他,声音缓和了下来,问他:“我后来有没有教过你,凡事要量力而行?”

    勋南眼睛一亮,瞬间想起来了,点头:“有!量力而行,逞能不是智者所为。”

    宛南于是又问他:“那你方才不管不鼓就去冲撞那个人,你觉得你有量力而行么?”

    勋南皱着眉头,看着宛南,认真的:“可他欺负姐姐,保护姐姐不能量力而行,要全力以赴喔。”

    宛南呆呆的看着弟弟,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一箭刺中了似得,又疼又酸,又热有胀,感动的,只想哭。

    啊,她的弟弟可比她有才多了!

    宛南愣了一会儿,眨了眨眼睛,把眼中的泪意逼回去。

    她把米糕拿出来递过去,:“学的不错,还会随机应变了,聪明!快吃吧。”

    勋南接过去,开心的咬了一口,眼睛都笑弯了。

    米糕虽然是很常见的糕点,价格也不贵,一个钱可以买两块,但是就这样,宛南也买不起啊,勋南已经好久没有吃过米糕了。

    何况财主老爷家做的,里面加了蜂蜜,特别的香甜。

    吃完之后,只觉得唇齿留香。

    勋南意犹未尽的:“姐,我真想去财主老爷家当长工呀,这样不定就都有白米糕吃了,不过我看他们家的长工都又高又壮的,我这么矮,只怕他们是不会要我的喔。”

    着,还愁眉苦脸的叹气,看样子颇为遗憾。

    宛南听的直接翻了个白眼,刚才的感动一扫而光。

    她觉得晚上回去得翻翻父亲留下的那几本书,给弟弟那草包脑子里塞点别的东西。

    一到晚除了哭就是吃,男孩子可不能这样啊,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他们的父亲可是十里八乡武擂第一人,沙场征战的将军!

    姐弟俩吃完米糕,看着日头还早,宛南决定去西山头转转,那儿也有茶树,有些是野生的,有些是先人种的,不过那些茶树的主人有些已经不在村里了,加上茶园都集中在南坳这边。

    年深日久的,西山头的部分茶树就都被遗忘了。

    宛南决定去碰碰运气,毕竟清前茶贵,不排除有人去采摘过。

    西山比较远,在秋夕山往西,就在村子边沿,过了西山就是连绵起伏的无主山脉,部分山坳内还有湿地,表面看着与平地无异,一踩必然要陷入泥泞里去。

    因此,那儿人烟稀少,无人开垦,野兽蛇虫也多。

    宛南决定在西山脚下看看,不进去,于是便让勋南回去找荔玩,她自己一个人过去。

    勋南不放心的:“姐,西山是哪里啊,你去山里做什么?有熊外婆会吃饶喔。”

    宛南于是:“不怕,熊外婆只吃男孩,不吃女孩子的。”

    故事里的姐姐就是没有被吃掉,这话的也不算骗孩。

    哭包弟弟竟然也信了她的鬼话,心里暗自决定,以后一个人在家或者上山的时候,他决定穿裙子。

    俞七来到宛南家里,看到大门紧闭,没有人,于是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她去茶山,给老爷采茶去了。

    于是又来到茶山,一打听,原来人早就走了。

    俞七绷着脸,认命的又往宛南家里赶,结果刚到门口,就看到勋南和荔两个人蹲在门口玩沙子。

    他过去问了问:“南仔,你家姐呢?去哪里了?”

    勋南和荔停下玩闹,双双抬头看他。

    勋南冷漠着一张脸,嘴巴紧的很,只对着他冷漠的摇头,一句话一不。

    姐姐过了,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话,虽然这个人给过他枇杷吃,但看他穿的衣服,分明就和上午那个讨人厌的监工身上穿的一样。

    穿这种衣服的都不是什么好人。

    勋南板着脸,警惕的看着俞七,手里还捏着块石头。

    荔看看俞七,又看看勋南,最后,默不作声的在地上寻摸了两下,也捡起了一块拳头大的石头,握在手里。

    看他俩那样子,好像随时都会将手里的石头朝他砸过来一样。

    俞七对上陆勋南那警惕又冷漠的眼神,嘴角抽了抽,默默的转身走了。

    惹不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