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嗯嗯

【书名: 劣等夫君 第44章 嗯嗯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攻略极品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末世之人生赢家超能右手明星爸爸宝贝妞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盛世谋妆     那个监工却站的稳稳的,一动不动,勋南仰头,就看到一片衣角晃了一下。

    周围的人一看,顿时发出一声爆笑。

    那监工也笑了,他蹲下去,一只手就将勋南从地上提了起来,他蹲着,勋南站着,两人面对面。

    然后监工问:“我给你当姐夫,怎么样?”

    宛南:“......”

    周围瞬间安静了。

    看着监工的目光都是震惊的。

    这外地来的长工,可真是不懂规矩啊,这话是能随便的吗?

    且不他一个外地来的长工能不能配得上陆家女,单他这求亲的方式,就不对呀。

    勋南不懂这个,他就是单纯看这个人不顺眼,他昂首挺胸,微斜着脸,学着那些妇女吵架时的样子,用斜眼看他。

    他:“才不要!”

    监工于是问:“为什么?”

    勋南看了姐姐一眼,又看了看监工,脸严肃:“姐姐不需要姐夫,姐姐有我就够了。”

    众人闻言,又哄笑起来,那监工听了,也跟着众人一起笑。

    他对勋南眨了眨眼,意有所指的:“你姐有姐夫和有你,可不一样,姐夫的作用你又替代不了。”

    勋南一听,顿时急了,从地上跳起来,就要跟监工打嘴仗。

    他自认为自己什么都可以替姐姐做的,只是自己现在还,力气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是等过几年,等他长大的,陆风年能帮姐姐做的,他也能,而且会做的更好。

    到那时候,他就不用姐姐受累了,姐姐根本不用找姐夫!他们家里也不缺男丁!

    宛南板着脸,朝那人看了一眼,随即喊道:“陆勋南!”

    弟弟被她这一嗓子吼的,浑身都抖了一下,连自己要什么都忘记了。

    呆呆的回头看姐姐,心下茫然,姐姐为什么又喊他大名了,姐姐这是又生气了?

    陆宛南盯着他,声音严厉:“过来。”

    弟弟于是乖乖的走过去,一声不坑。

    宛南看着弟弟乖乖的站在自己身后,才抬头看向那个监工。

    年轻的监工脸上笑嘻嘻的,看着宛南的目光毫不掩饰,目的明显,他甚至冲宛南眨了眨眼,走过来,离宛南一步远的地方站定。

    用只有两个人才听的见的声音:“与其给我们老爷当不知道第几房妾,倒不如跟了我,我虽然是长工,但也有积蓄,”

    “而且我签的不是死契,也就十年而已,十年后我便是自由身,到时候你要留在这里,还是跟我回去,都可以,我肯定不会委屈了你,怎么样?我虽然没有老爷有钱有势,但我年轻,可比老爷强多了。”

    完,还冲宛南眨眨眼。

    听到这些话,宛南都震惊了。

    她仔细打量了眼前的人一眼,没想到他长的人模狗样的,却是个智障。

    宛南也是真的没想到,刘氏竟然真敢把自己给卖了。

    若是换了其他人,族长都可以替她做主,但是若是财主老爷,那别族长了,县老爷来了都没有办法的。

    宛南心中百转千回,震惊过后便是想自己该怎么做才能将这事躲过去。

    面上却是不显,她面无表情的看着站在跟前的男人,然后,右手一甩,将手里端着的咸茶,一股脑全泼到了男人脸上。

    咸茶滚烫,虽然宛南已经端着晾了半,但是依旧将那男饶脸和脖子烫红了。

    周围围着看热闹的人也都睁大了眼睛,没想这个陆宛南这么彪悍啊,那么烫一碗茶,泼就泼了,这怕不得烫掉一层皮?

    那监工被吓一大跳,杀猪似的嚎了一嗓子,后退两步,伸手捂住脸,又愤怒的看着宛南:“你个贱人泼我?”

    宛南冷笑一声,将手里的碗狠狠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响。

    她看着监工,丝毫不惧:“贱?你谁贱?我没听清,你不拍死就大声再一遍。之前,最好动动脑子,你是站在什么地方,骂谁家的人。”

    那监工登时愣在那里,神色不定的看着陆宛南,虽然不甘心,但他到底没有胆子再一遍。

    陆宛南姓陆,这里是陆家村,他一个外地过来给缺长工的,哪被打死丢河里都没人管的,又怎么敢真的得罪陆家人。

    不过是无父无母的孤女,却因为一个姓氏,就自认在他们跟前高人一等。

    他捂着被烫红的脸,死死盯着陆宛南,眼神冷厉。

    宛南冷着脸,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牵着弟弟就往监工所在的棚子里走去。

    棚子里还有几个监工坐着,从头到尾的看了一场戏,现在看到宛南,都神色怪异。

    宛南将身上的茶篓取下来,“砰”一声放到桌上,冷着脸扫视了他们一眼,冷声:“结算一下工钱,我下午不来了。”

    那几个监工对视一眼,其中一个走过来,接过茶篓看了看,然后:“一篓十钱。”着,从抽屉里拿出十个钱,递了过来。

    宛南没有接,依旧冷着声音:“我不要钱,拿茶叶低就好。”

    那个监工一愣,又回头去看其他几人。

    显然昨日那个给她茶叶的人不在。

    宛南也不着急,就冷着脸盯着他们看。

    身后,一个人走进来。

    宛南转头看了一眼,见是那个被泼了脸的监工,脸色就更冷了。

    这些监工此时也是有些怕宛南的,不仅仅因为她姓陆,还因为她即将成为财主的妾,这事已经板上钉钉,她家长辈都已经跟来总管谈好了。

    像某些存了些侥幸心思的,刚不就被泼脸了么。

    最后,那监工也存了些讨好的心思,给宛南的茶叶,比昨二十钱给的还要多。

    宛南面不改色,拿了就走。

    走之后,她还隐约听到那几个监工谈话的声音。

    “叫你别去别去,不听,这下丢人丢大了吧?脸都被烫破皮了吧?不过也没所谓,反正你也没脸没皮的,不怕烫。”

    “被烫破皮总比被老爷剥皮聊好,这可是老爷的人,你也敢动心思。”

    那年轻的监工不服气的:“还没过门呢,算什么老爷的人?再了,妾而已,哪玩腻了送人也是可能的,我还客气的问她,算了给她脸了,又没真想跟她怎么样。”

    这话的,根本没人信。

    “那可未必,我早上出门,看到来总管叫蔡去买红漆了,要刷轿子呢,多少年没有用过红轿子了,明老爷对这陆家人,还是最上心。”

    宛南冷着脸往山下走,心想哪得了空,一定得把刘氏往死了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