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夜窗

【书名: 劣等夫君 第41章 夜窗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女配拒绝当炮灰盛世谋妆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末世之人生赢家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攻略极品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     陆风年一连帮忙挑了三担水,不仅把水缸装满了,还留着一桶装不下,放在水缸旁边。

    他又跑到门口,拿着斧头就劈柴。

    这柴也是他去山上砍回来的。

    宛南娇娇弱弱的,怎么能上山去砍柴呢!

    这就该是他这种顶立地的爷们该干的事情!

    勋南站在门口,神色复杂的看着陆风年。

    他还,挑不动水也砍不了柴,只能让年哥抢了这些活。

    但是下没有做白工的道理,勋南人虽,这些理还是懂的。

    年哥帮忙干活,必然是有所图。

    但是他又没有钱,也没有鱼,最最重要的,就只有一个姐姐。

    “哼。”

    勋南有点生气!

    宛南焖上了米饭,又把给弟弟洗澡的热水准备好,将换洗的衣服搭在澡房内。

    到门口揪着弟弟:“看什么呢,快去洗澡,玩一了,瞧你脏的。”

    勋南瞪着陆风年,不情不愿的被赶去洗澡。

    宛南这才走到门口,倚在门框上,看着劈柴劈的兴高采烈的陆风年,百思不得其解。

    “劈柴很好玩?”她不无好奇的问。

    陆风年闻言,抬头对上宛南的眼睛,耳根瞬间红到了脖子根。

    “好,好玩个鬼!”他强装恼怒,看柴劈的差不多了,就把柴装在筐里,提起来,气势汹汹的走进厨房。

    宛南就又跟到厨房,看他把柴放下,就又问他:“你家里的柴劈了么?”

    陆风年一愣,随即凶道:“废话,当然劈了,不然你觉得我会有空过来帮你!”

    宛南:“......”

    咦?她刚才经过二奶奶厨房的时候,看到柴垛都快空了呀。

    这时候,陆风年的母亲在窗户外吼上了:“年仔,死哪去了,柴还没劈呢,还想不想吃饭啦!”

    陆风年:“......”

    宛南:“......”

    陆风年觉得他母亲简直在给他拖后腿,开玩笑,他马上就十八了,不要面子的吗?

    宛南看着他,忍住笑,:“你娘叫你了。”

    陆风年脸都涨红了,没好气的:“听到了,我又不是没长耳朵,烦人。”着,拔腿就跑了。

    宛南将布包里新鲜的茶叶倒在一个木桶里,放在阴凉的角落里,等过了这两,多换点回来,她就要开始炒茶了。

    瑜哥喜欢喝茶,尤其喜欢她炒的回甘茶,她多炒一些,以后就可以作为去见瑜哥的见面礼。

    吃完晚饭后,时间尚早,灶里的火未熄,宛南往里添了两根柴,跟弟弟头抵着头,坐在杌子上,借着火光,她拿着树枝,在厨房地上铺了一层柴灰。

    “这个便是我们的姓氏了,陆,与江海相对,地广物博即为陆。”宛南一笔一划,在地上写了个大大的陆字。

    “你照着写一遍。”宛南用木枝戳了戳弟弟的胳膊。

    勋南皱着眉头,依葫芦画瓢,好半才写出个歪歪扭扭的陆字。

    宛南仔细看了几眼,点评:“嗯,倒是没有出错,就是握笔的姿势不对,要这样。”

    她纠正了一下弟弟的握笔姿势,又:“下笔太轻,怕笔疼?不敢用力?臂力也不稳,虚浮,写的字都是飘的,风一吹都能上了,男子汉这么柔弱可不行啊。”

    勋南委屈巴巴,大睁着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看姐姐:“我还呀,我都还没长大呢,我这里,”他用木枝点零自己的右臂,:“还没有积攒到力量呢。”

    宛南拿着树枝戳他肉嘟嘟的手臂,:“你你有理啦?你就不用好好练字啦?”

    勋南垂头,可怜兮兮:“不能。”

    宛南满意点头:“力量是要从积攒的嘛,来,写十遍,写完才能睡觉。”着,她放下树枝,起身去洗碗。

    勋南就乖乖的坐在杌子上,借着逐渐微弱的火光,一遍一遍的写“陆”字。

    宛南一边洗碗,一边琢磨着,等过了这段时间,她得想点赚钱的法子,弟弟过了年就要入学,到时候需要花钱的地方可就多了。

    如今她家里连笔墨纸砚都买不起,弟弟学大字还得在地上练。

    宛南洗了碗筷,铺好了床,就又过去看看弟弟写的大字。

    灶里的火光微弱,一闪一闪的,马上就要灭了。

    她隐隐约约看到弟弟写的字已经好了许多,至少不再歪歪扭扭的了。

    于是便让弟弟上床睡了。

    正准备熄灯的时候,窗户被人敲响了。

    宁静的夜,低低的敲击木门的“笃笃”声,把姐弟俩吓一大跳。

    勋南吓的眼泪都快来了,紧紧揪住姐姐的衣摆,声的问:“姐,会不会是熊外婆来啦?”

    熊外婆的故事谁没听过呀,故事里的主人公就是姐弟俩,半夜去到外婆家,一头熊鸠占鹊巢,假扮成外婆,把姐弟俩骗进屋里,然后,弟弟就被熊外婆吃掉啦。

    还把指甲吐出来,贴在脸上,假扮成外婆脸上的痣,让姐姐摸摸看,:“看,我的痣在这里呀,我就是你们的外婆呀。”

    嘤嘤嘤,好可怕!

    勋南抱住姐姐的胳膊,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滚滚往下流。

    他怕的要死,偏偏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惊动了狼外婆可怎么办!

    宛南对着弟弟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把弟弟推到被窝里,用被子把他盖住,只露出一双墨玉般的眼睛。

    弟弟裹着被子瑟瑟发抖。

    宛南没有点灯,而是摸黑走到窗户边,外边那人见没有动静,便又敲了敲。

    随后,宛南便听到脚步离去的声音,有韧声道:“没想到这么早就睡了,明我再来一趟吧。”

    宛南听出了这个声音,松了口气,立即打开了窗户。

    前面那两人听到声音,便又回过头来。

    虽然没有月光,但是上星辰璀璨,银河如一道光布,在苍穹中横亘而过,为被黑夜包裹的人间洒下璀璨星辉。

    宛南站在窗户边,探头往外看。

    俞七和俞三两人走过来,站在三尺远的地方。

    宛南面无表情的看着瑜哥身边最得力的两个手下,问:“半夜三更,敲我家窗,你俩没病吧?”

    把姐弟俩吓着了,宛南一点没有好脸色。

    俞七:“......”

    好好一个女孩子,怎么话呢!

    俞三微微笑着,神色温和的:“宛姑娘,深夜前来打扰你休息,真是抱歉,只是以我们兄弟的身份,白日里恐怕不方便前来......”

    他话没完,就被宛南打断了:“没事,我不怕闲话,以后瑜哥有事找我,你们尽管来就是,再了,你们夜里来敲我窗,若是被人看见,闲话只怕更多更难听。”

    俞三:“......”

    这丫头怎么回事,即不怕他俩,也不怕跟少爷扯上关系,语气又这么冲。

    这是经历了钱家一事后,知道自己亲困难,于是要自暴自弃了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