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趁火

【书名: 劣等夫君 第34章 趁火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攻略极品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一路凡尘     陆风瑜拿着那叶子看了半,也没看出什么所以然来,拿近了轻嗅,能闻到一股清冽的香气,陆风瑜微微皱眉,又盯着叶子看了许久。

    看清楚了,没有镶金嵌玉,实实在在的,就是普通的草叶子。

    心想这姑娘们喜欢的东西果然稀奇古怪,只是带着香味的叶子而已,有什么可稀罕的?竟然还拿来当谢礼?

    难不成这姑娘家的脸皮也要比男子厚一些?

    陆风瑜随后拿起一个粗劣的陶瓷茶杯,确定了里面是干净的,没有残留茶渍后,才将叶子一片片放入杯子中,搁在茶台上。

    又将那方形的暗蓝色手帕翻来复去看了几遍,没有绣花和字,简简单单,有些旧色,布质偏薄,抚之粗糙,想必是旧衣改制的角料。

    陆风瑜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帕叠好,放入袖袋郑

    叶子的香气虽淡却黏稠,他躺在竹椅上总能闻见那清冽的淡香。

    晚风习习而过,香味总也不散,久坐之后,那香味不仅在鼻尖缠绕,连带着身上也带着一层,薄雾似的拍都拍不散。

    陆风瑜抬起手,把指尖低在鼻尖闻了闻,嗯,还挺香。

    这叶子果然是个好东西,或许是驱蚊香?

    陆风瑜觉得自己真是聪明,竟然连这都能猜到,于是趁着四下无人,他拿起杯子,起身进入里屋,将装着叶子的杯子放在了床头桌柜上。

    山野之中,蚊虫凶残又野蛮,陈大夫制作的驱蚊香虽然有用,但就是烟味呛了些,不如这叶香闻的舒服。

    俞九回来的时候,颇有些狼狈爱,衣衫不整,头发凌乱,就连鞋子都掉了一只。

    别俞七了,就连陆风瑜都吃了一惊,看着他上下打量一眼,问:“你这是,走夜路掉沟里了?”

    俞九叹气,尚显稚嫩的脸上眉头紧蹙,烦闷中还带着些委屈,他道:“少爷,钱家要完了,院子里挖出一具女尸,女子的家人拎着斧头找上门来,把钱家宅子都快劈没了,两家人打成一团,乱的很。”

    陆风瑜眉头一挑,微微坐起身,,向来冷淡的眸中,都带上异色,他看着俞九问:“院子里有死人?”

    俞九点头,当下便把钱家的事尽数与少爷了。

    “那个女子是安岩村的,姓王,父亲早亡,母亲守寡多年,辛苦将两个女儿拉扯大,大的嫁到钱家,的嫁在本村,据她自己,入钱家门之前,都不知道钱少爷曾娶过妻,她是在成亲一个月后,有一次经过柴房,听到里面有女子的惨叫声,才知晓里面关了饶。”

    钱家女是被活活打死的,挖出来的尸骨已经腐烂,看不清原貌,衣衫破烂,但仍旧能看到一道道的鞭痕。

    两条腿骨是断裂的,十只指骨只有三只完整,总之粗略扫一眼,就能看出分外凄惨,更何况也无法细究。

    钱家女不像王家女那样无所依靠,她父母健在,叔伯兄弟众多,他们看到这个惨状,差点没疯了。

    当下便把钱宅给拆了,钱陈两家拿着锄头镰刀斧头,直接干上了。

    看热闹的人众多,后来发现见了血,众人又怕了,轰然四散,差点没把俞九挤成肉饼。

    俞九走的时候,村正已经带着人过来拉架了,此时估计已经停下来了。

    陆风瑜沉默的听完,眉眼冷沉。

    俞七在一旁听的目瞪口呆,连声感叹:“这钱家简直是找死的典范啊!所以他们找上陆宛南,也是看在她无所依靠吧?纵然将来关柴房里打死了,也没人替她出头,回头随便编个病死淹死的理由搪塞一下,也就完事了,啧啧啧,这一家子黑心肝的......”

    话未完,他突然觉得左前方有冷气飕飕吹来,抬头一看,正对上少爷那双黑黝黝,凉浸浸的双眸。

    俞七瞬间浑身一激灵,脖子缩了缩。

    陆风瑜收回目光,沉默良久,半晌,才缓缓开口,一边思索,一边:“出了这事,想来钱家是极其想逃离簇的,田地果园带不走,只能售卖,可是他们家的田地埋过死人,不吉利,”

    “少爷,”俞九忙提醒道:“是院子里,不是田地里。”

    陆风瑜顿了一下,轻飘飘扫了俞九一眼,俞九顿时感到一股子杀气扑面而来。

    陆风瑜没理他,继续缓缓:“田里埋过死人,不吉利,最多按荒地来卖,若是平时,这个价格想必不愁买家,但是如今,他们仓促之极,与陈家打官司又分身乏术,我思来想去,还是做个好人,帮他们一把,替他们处理了这些家业,也好让他们早日收拾行囊,回归故里。”

    陆风瑜边,还边点头,陆宛南的不错,他真是个好人。

    若是放在以往,他是绝对不会帮这个忙的,费心,还累。

    俞九听完,嘴角一抽,那么好的山地果园,竟然按荒地的价格卖?荒地啊,那是最末等的地!

    厉害果然还是少爷厉害,趁火打劫的功力乃老爷亲传,连理由都帮对方想好了!

    俞七却是截然相反,他瞪大眼睛,:“少爷,趁火打劫还要花钱?”

    俞九:“......”

    陆风瑜瞥了俞七一眼,冷冷的:“就当是给钱家傻子治手的医药费。”

    俞七秒懂,眼睛都亮了。

    俞九:“......”

    ------

    掌灯时分,探家风的长辈们回到村里,来到族长家中,向族长禀报了事件的经过。

    族长气的揪胡子:“简直岂有此理!这钱家有点钱就眉毛扬到上去了,除了爷,这眼里就谁也瞧不见了,也不想想当初他们刚来乌石村的时候,是在谁家门前讨生活,又是谁家仁义,请县老爷做主,给他们发了耕田本,这才有屋可居有食果腹,他们自己心里黑就罢了,竟然还把算盘打到我们陆家头上,不给他们个教训,我愧对陆氏列祖列宗!”

    陆风年在一边问陆称炳:“炳叔,我们陆家还给乌石村的人发耕田本了?”

    陆称炳嘴角抽了抽,低声道:“没有,是县里拨的,我们只是在十姓联名书上签了个字而已。”

    陆风年:“......”

    哦,看族长那言之凿凿的模样,他差点就以为乌石村是陆氏开辟的了。

    族长突然一拍桌子,站起身,对陆称炳:“阿炳去敲锣,将大家聚集起来,今日不把钱家给砸了,我就不当这个族长了!”

    家族的颜面比什么都重要,如果钱家不姓钱,而是姓陆,那也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