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嗯嗯

【书名: 劣等夫君 第32章 嗯嗯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一路凡尘攻略极品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     “送官?”那女子仿佛听到了大的笑话,捂着肚子笑弯了腰:“好笑,真是好笑,坏事做尽的恶犬,竟然要去见官?”

    钱夫人心知不能让这个疯子继续下去了,门口围着看热闹的村民越来越多了。

    钱夫人厉声看下周围的下人,斥骂道:“一个个是都断了手还是断了脚?还不赶紧把这个疯子捆了拖下去!”

    几个长工连忙上前,要去抓住那个女子。

    女子突然暴起,抬脚就往门口冲,边冲边喊:“钱家丧尽良,这钱宅,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魔窟,大家都进来看一看,看看后院枇杷园,地下埋了不知道多少枯骨,陈家的人呢?你们陈家的女儿,被她们生生打死,埋在枇杷树下,你们来啊,进来啊,把那陈家女挖出来啊!”

    女子终究没有跑出去,在离门口几步远的时候,就被两个长工按在地上,她兀自争扎着,嘴里依旧不停:“好叫众人知道!这钱家罪恶滔,阎王老爷那儿可一条条记载分明着呢,你们活该断子绝孙,这就是上给你们的报应!”

    这女子豁出去撒泼,可真是彪悍的很,两个长工短时间内都没能将她从地上拽起来。

    钱夫人忍无可忍,又喊了几个人,一道上前,拿着抹布就要将她的嘴堵住。

    结果从一旁窜出个少年,一脚将钱夫人给踹翻在地。

    钱夫人圆滚滚的身体一个不防备,就重重倒地,头上的金钗掉了一地。

    “啊,哪个狗杂种敢踢我?”钱夫人虽然被踹的生疼,但声音依旧狠厉。

    陆风年踹了钱夫人还不算,指着钱正明破口大骂:“你们的钱家可真行,竟然如此坑骗我们陆家,如此不将我们陆家放在眼里,你们好的很,可真是好得很!”

    钱正明此时已是觉得没脸见人,且隐隐觉得大事不妙,被一个辈指着鼻子骂,他顾不上生气。

    他连忙对管家:“快,快把那个疯婆子捆压下去,你,你去把大门关了,别让任何人进来。”

    管家急忙跑去关门。

    陆称炳站在大门前,身体挡着红漆铁木门,淡淡笑着,看向跑过来的管家,:“既然钱夫人这女子污蔑钱少爷,有攀附之嫌,那就更不能关门了,钱家光明磊落,务必让众位乡亲父老们看清楚,听明白,也好为钱家证清白。”

    管家神色僵硬,伸手擦汗,不停的看钱老爷,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钱正明也憋闷的脸色铁青,今这事有点大,纸包不住火,估计压不下来了,他早就知道那贱人留着就是个祸害,让夫人早日解决了,结果非得等亲事定下了才处理这事。

    这不是有病吗?

    而陆风年简直要气炸了,他踹了钱夫人一脚犹觉得不够,当下左右四顾,想找把刀。

    陆勋才上前一把拽住他,问:“你疯了?竟然敢打长辈?”

    陆风年冷笑着甩开他的手,冷冷的:“长辈?我呸!”

    满腔怒火无处发泄,他眼角一扫看到钱清远正在角落里无措的站着,立即奔过去,揪住人就狠揍,娇生惯养的大少爷哪里是这野子的对手,没一会儿就被打的鼻青脸肿。

    钱家这一出闹剧,当然不会如此轻易就结束。

    钱少爷的第一个妻子,是同村的陈家女,成亲不到两年便病逝,如今陈家人听到女儿被虐杀的消息,集结了本家十几号人,扛着锄头镰刀以及磨得铮亮的斧头,直接拨开人群,呼啦啦冲了进来。

    进门就先打砸了一通,两扇红漆铁木大门被斧头砍的砰砰做响,门槛被砍的碎裂,这群人来势汹汹,陆风年和陆勋才被人群挤到了一边。

    钱家的长工丫头们看到这要杀饶架势,被吓的哪里还姑上主家的命令,早就脚底抹油,哗然四散。

    钱夫人哎呦哎呦的在地上坐着,半没有起来。

    钱正明父子俩已经被几个钱家人围在中间,另有几个钱家人将那女子扶起来,阴沉着脸问她:“你刚才所的,可是当真?”

    女子这时倒是镇定了下来,神情冷静,声音却有些沙哑,她眼眶通红,点点头,对陈家人:“当真,我给你们带路。”

    陈家人立刻跟上。

    剩下的几个人则将钱氏夫妇牢牢的看着,只待结果一出来,是砍手砍脚还是杀了偿命,那就得看挖出来的尸骨是什么样的了。

    宛南原本一直躲在围墙后听动静,前院与后院相隔极远,只能听到模糊的嘈杂声,却听不到具体的声音,她有些担忧那女子的安危。

    便让俞九过去帮忙,结果等了半,俞九也没回来。

    正在她犹豫着要不要绕到门口看一看情况的时候,她听到了一阵脚步的嘈杂声。

    然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就在这棵树下,我亲眼所见,不会错的。”

    宛南听到这句话,当即放下心来,理了理头发,她心情颇好的离开了钱宅,趁着色尚早,一个人往山路走去,对于她来,钱家的事到此为止。

    亲事不可能成,前世所受的苦难,也在她放出那个女子之后,一切两清了。

    接下里钱家人是生是死,她可一点都不感兴趣。

    陆家人也从乌石村里出来,各个脸色都不好看。

    本来是喜事,结果喜事没成,却看了好大一出戏。

    画本子都不敢这么写。

    陆称炳白了陆风年一眼,这子能耐了,不仅能踹人,还能把同龄人按在身下狂揍了,好得很。

    回去不把祠堂跪穿,他就跟这子姓!

    陆称烁还是有些茫然的,他不解的:“你们,这钱家,到底是为了什么啊?这样做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就不怕祖宗怪罪?”

    陆称炳淡淡开口:“或许,钱少爷是个变态吧,喜欢虐待人什么的,从中获得满足福”

    陆勋才跟他爹如出一辙的茫然:“炳叔,虐待人能获得什么满足感?”

    陆称炳白了他一眼,无语的:“别问,你不需要懂。”

    另一个人道:“按这事也真是巧了,刚好让我们遇到,若不然,那女子没有逃出来,而我们又被蒙在鼓里,那这亲事不定就成了,到底,还是宛南有福气。”

    陆称炳冷笑了一声,看了陆称烁一眼,淡淡开口:“那倒未必,毕竟我又不是宛南的伯父,不能替宛南做主,我还是得向族长禀报,等族长定夺的。”

    陆称烁:“......”

    完了,又要被戳脊梁骨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