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放人

【书名: 劣等夫君 第29章 放人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攻略极品盛世谋妆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女配拒绝当炮灰超能右手     眼角看到俞九过来,她冲俞九招手,压低声音:“过来,快。”

    俞九走过来,看看她,又看看那把锁,很快明白过来,问她:“撬锁?”

    宛南点头。

    俞九顿时皱眉:“不行,剁手可以,偷东西不行!”

    宛南嘴角抽了抽,心想上辈子她竟然还觉得俞九可爱?果然上辈子的自己是个眼瘸!

    这时,宛南看到了角落里树墩上,放着一把斧头,那是长工们用来剁柴用的。

    她去拿起斧头,几步回到门前,俞九都被她这气势汹汹的样子吓了一跳。

    这气势,她要上阵杀敌都有人信的。

    宛南顾不上理他,径直走到门口,提起斧头对准铁锁,干脆利落砍了下去。

    “嘭”一声,铁锁掉落在地,连带着木门都被砍掉了一块。

    俞九都被惊住了,虽然村里的丫头们野惯了,但也没有像宛南这样野的。

    他慌忙四下查看,见没有人发现,才松了口气。

    心想像这样的女孩子,将来哪个倒霉蛋会娶了她?

    一言不合就拿斧头砍,啧啧啧,真惨。

    宛南已经丢了斧头,打开门,走了进去。

    柴房很大,半边堆了劈好的柴垛,半边堆着干草,一个衣着破旧,披头散发的女子,正靠在干草堆上,表情麻木的看着走入门来的宛南。

    女子看着年纪不大,脸上沾着污泥,看着像是街边乞儿。

    女子看着站在门口的两个陌生人,眼神闪了闪,但是依旧坐着没有动,也没有话,警惕的看着宛南。

    宛南站在门口,也没有上前,她:“想出去吗?想的话,就跟我来。”

    女子终于有了反应,她扶着身后的草垛,缓缓站起来,声音沙哑:“你不是钱家的人。”

    宛南点头:“我家长辈正在和钱家议亲,我可以救你,但你也得帮我。”

    女子听到这句话,顿时明白了,她眼眶瞬间通红,泪水就像冲破堤坝的山洪,滚滚而下。

    宛南愣了一下,下意识往门口看了一眼,见俞九站在外面背对着她们,显然是在望风。

    宛南于是走过去,从怀里摸了几下,没摸出手帕来,于是只好解下头巾,递过去:“来,擦擦脸。”

    女子无声的流着泪,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她默默的接过头巾,心的拿着,却没有擦。

    宛南心下叹气,但是目前的时间紧急,显然是不合适诉苦的,她:“我带你出去,你只要帮我把这亲事搅黄了就行,事后你到村口来,我找人送你回家。”

    这个女子是另一个村子的,比陆家村还要远些,送回家后修养一两年,还能再个人家,若是一直困在这里,迟早有一要被折磨死。

    女子看着宛南,眼里仿佛藏着光,她缓缓的:“我要去县城,我要状告钱家。”

    宛南不意外,钱家做了不知多少恶事,村正被他们收买,平日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他去。

    普通人家又不如他家有钱有人,受了欺负也不敢招惹。

    宛南问:“缘由呢?可有证据?”

    若是成亲后受到虐待,这没有证据的事,官老爷想管也管不了。

    若是被关柴房,呵,夫妻俩吵架,丈夫把妻子关屋里反省反省又怎么了?跪祠堂的都多了去了,关个禁闭又算什么?

    女子咬着牙,眼眶泛红,沾着污泥的脸有些狰狞,她压低声音:“告他们杀人,他们将人杀了,就埋在后院的枇杷树下。”

    宛南震惊了,正想话,门口的俞七突然吐了。

    他扶着墙,半蹲在地,吐的撕心裂肺,好不凄惨。

    他真是倒了血霉了,他为什么要来这里吃枇杷,还专挑长的最高,果子结的最密最大的那一棵?

    宛南和女子看了俞七一眼,又对视一眼,然后回过头,两人继续话。

    宛南:“状告他们家的事,我们待会再,现在我们先出去,趁着他们还没回来,赶紧的。”

    女子用袖子擦了擦眼泪,露出半边苍白无血色的脸,她看着宛南,神情狠厉:“我知道怎么做,你且看着吧。”

    ------

    炳叔带着陆风年来到钱家宅子门口的时候,正好遇到陆称烁几人出来。

    钱夫人笑眯眯的对陆称烁道:“那就这么定了,后我们就去送四色礼。”

    陆风年一听这话,顿时炸了。

    好分两批探家风,回去后再商议是否要定亲的,他们倒好,吃了顿饭就都谈到四色礼了。

    “烁叔!”陆风年冲过去,站在陆称烁面前,大声道:“这门亲事不能答应!”

    众人一愣,钱夫人脸色顿时黑沉下来。

    陆称烁皱眉,看着陆风年:“年仔你咋咋呼呼的做什么?大人话呢,辈不要胡乱插嘴。”

    陆风年这暴脾气,差点没吐血。

    这时候炳叔走过来,拉了陆风年一下,笑着对钱正明和钱夫茹头招呼,然后才对陆称烁:“烁哥,出门前族长不是了?让我们回去向他汇报后再做商议,你现在就把事定下,是不是不合规矩?”

    虽然族里辈们的婚事,一般都是父母做主,并不用经过族长的同意,但是宛南不同,她现在等同于被族长收养,她的亲事是必须经过族长同意才行的。

    陆称烁听到这话,心里有些不高兴。

    宛南可是他侄女,这么几年都是他养大的,现在要嫁人了,他作为伯父却连亲事都做不了主,出去不是惹人笑话吗?

    钱家的人又会怎么看他?

    本来钱家当他是亲家,还会敬他三分,年节送礼也会想着他家,平日里有什么机遇,不定也会提点他一把,村里人也会高看他几分。

    如今被他们这么一搅和,把钱家推到族长家去,那往后还有他什么事儿?

    他养了那姐弟俩好几年,什么好处没捞着,临了临了要结亲了,族长就出来抢人了?

    想的倒美。

    陆称烁想到这些,心里就气闷的不行,此时看到陆风年和陆称炳,就更是气恼。

    他压下心里的气闷,板着脸对陆称炳:“族里哪条规矩,我不能给自己的侄女做主了?我作为伯父不能做主,族长是族长,就可以做主了?”

    陆称炳窒了一下,一时没了言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