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枇杷

【书名: 劣等夫君 第21章 枇杷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攻略极品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超能右手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盛世谋妆     宛南选中的这片地,原本是财主老爷家用来种芝麻的,地里还有残留的芝麻种子,春雨一来,便纷纷冒出绿芽,现在还不到芝麻播种的季节,宛南便把那些绿苗苗全锄了。

    她把地里锄了一遍,将泥土翻的松软,又蹲下身,抓起一把泥土在手中捻了捻,觉得差不多了,才又把土推平,心翼翼的将药籽拿出来,按照计划好的间距,一个个的放在泥土上,最后,才又用手抓起一把泥土,碾细了洒在药籽上方,直到所有药籽都被细碎松软的泥土覆盖后,她才收手。

    这时候,已经是将近黄昏时分了,宛南弯腰劳作了大半,累的腰酸腿疼,她站起身,用手帕擦了擦额头和脖子的汗,弟弟疯玩了一下午,也累了,此时正蹲在田垄边昏昏欲睡。

    田里的村民们都收拾了农具,准备回家。

    宛南也收拾了一下,拉起弟弟:“南,起来,回家了。”

    勋南打了个呵欠,牵着姐姐的手,揉着眼睛:“姐,我好饿。”话没完,眼睛就直楞楞的盯着附近的枇杷园。

    此时正是枇杷成熟的季节,虽然经过大水后,部分琵琶被水冲坏了一部分,但仍有大部分都没有被波及,树上黄橙橙的一片,已是果子成熟时。

    勋南看着看着,咽了口口水。

    “姐,”勋南压低声音:“那些枇杷好像是堂伯家的吧?”

    他抬头,眼巴巴的看着宛南。

    宛南冷漠的:“总之不能吃,是谁的又如何?”

    勋南:“......”

    姐姐的很有道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哭。

    宛南看了看弟弟的脸色,心里叹了口气。

    一路上默默无言,姐弟俩走在村道上。

    迎面而来一个男子,手里提着个木框,框里金黄色的果子若隐若现。

    宛南挑了挑眉,顿住脚步,喊:“俞七。”

    准备当作没看见这位姑奶奶的俞七脚步一顿,嘴角抽了抽。

    他停下脚步,看着宛南:“又要找我家少爷?”

    喜欢少爷就追上门去找啊,来堵他是怎么回事?

    宛南牵着弟弟走上前,笑眯眯的:“我不找你家少爷,我找你。”

    俞七顿时警戒,后退两步,问她:“找我干嘛?”

    宛南看向他手里提着的筐,木筐不大,地下装了许多绿油油枇杷枝叶,上面堆着枇杷果,黄色果子像是被洗过,上面还沾满了晶莹剔透的水珠,越发显的果饱满鲜嫩。

    勋南也眼巴巴的盯着他的木框瞧。

    俞七被这姐弟俩的目光盯的浑身发毛。

    他看看微笑着的宛南,又看了看眼巴巴的勋南,下意识的开口问:“要不要吃枇杷?”

    宛南点头,勋南立刻开口:“要,谢谢哥哥。”

    俞七呼吸一窒,顿觉怪异,他把筐放下,从里面抓了几个枇栎给勋南,:“弟弟拿去吃。”

    勋南没接,抬头看姐姐。

    宛南淡定的伸出双手接过,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竟然还开口提要求:“多拿几个吧,三个太少了。”

    俞七被她这厚脸皮震惊了。

    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失忆了?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少爷跟宛南是不是私下里定终身了?要不然这丫头拿少爷的东西,怎么就拿的这么理直气壮呢?

    这么自然的语气,让俞七都没想过要拒绝,自然而然的就伸手,又从筐里拿出好几个,放到了勋南掀起的衣摆里。

    宛南开心的:“够啦,替我谢谢少爷。”

    俞七:“......”

    他总觉得这个陆宛南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单纯无害,肯定是一肚子的坏水,但是他没有证据,不知道了少爷信不信。

    回到陈大夫的木屋后,陆风瑜正坐在院子里泡茶,不时有燕子掠过,飞回房梁下的鸟窝中,陆风瑜脸上围着黑色的纱巾,闲靠在竹椅上,微眯着眼睛盯着燕巢看。

    陆风瑜闲着无事时,总喜欢这样盯着某个点看,有时候能看一整,他的目光仿佛在近处,又仿佛透过那个点,迷茫在远方。

    陈大夫蹲在药草园子里,一边在那拔草一般碎碎念:“这个不行啊,啧啧啧,太温柔了不行,祛除不了毒性啊。”

    俞七走过来,将筐放下,离着陈大夫三丈远,才:“陈大夫,你要的枇杷叶,我给你摘回来了。”

    陈大夫头也没抬:“放药池里。”

    “哦。”俞七又把筐提起来,往屋里走去。

    不一会儿,又端着个盘子出来,上面堆满了黄色的果子。

    他讨好的把枇杷放在陆风瑜跟前的茶桌上,笑着:“少爷,新摘的枇杷,清甜多汁,您尝尝?”

    陆风瑜的眼皮动了动,平淡无波的目光收回来,在俞七脸上扫了一圈,又看了眼黄色果子,很快又把目光定在燕巢上。

    俞七也习惯了自家少爷这种要死不死的表情来了。

    他在少爷身边的杌子上坐下,又看了看碎碎念的捣鼓药草的陈大夫,深深叹了口气。

    这个屋里平时就住他们三个人,其中两个都有病,还一个比一个不正常,俞七深深觉得自己责任重大,不仅要照顾自家少爷,连带着少爷的大夫也得照顾。

    看着陈大夫,他就惆怅。

    顺手拿起个枇杷,他连皮都不剥,放在嘴边就咬了一口。

    果子鲜嫩,汁水沁甜,俞七眼睛一亮,边吃边:“好甜,难怪陆宛南会找我要呢,原来今年的枇杷这么好吃。”

    这时候,从他进门开始就一动不动的大少爷,竟然微微直起身子,伸手拿了个枇杷,放在纱巾下面缓缓咬了一口。

    俞七不作他想,看到少爷吃东西,他油然升起一股老母亲般的欣慰之情,问道:“少爷,是不是很甜?”

    陆风瑜其实不太喜欢吃甜的东西,也不喜欢吃果子,果汁鲜嫩清甜,他却没什么表情,淡淡问道:“她找你要枇杷了?”

    俞七点头,又拿了个枇杷:“对,她还谢谢少爷。”

    陆风瑜点点头,盯着咬了一口的枇杷,心想这种甜果子,果然讨女孩子喜欢,父亲后院里的那些姬妾丫头们,好像也极其喜欢枇枘。

    每年丰收时节,来财叔总是会预留一部分,送到山上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