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如光

【书名: 劣等夫君 第17章 如光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攻略极品一路凡尘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     宛南在木棉下找到了两株,心翼翼的采了药籽,放在手心里数了数,只有十二粒,也不知最终种植成功的能有多少。

    保险起见,她觉得还是得多采一点才校

    于是又往山里走了走,前世她就找到了这两株,但是她觉得山里应该还会有,香棉草不可能只生长在木棉树下,其他高大的树木根下也可以找找。

    黄昏时分,她终于在一棵野生的番石榴树下找到了一棵,心翼翼的收集了药籽后,她才抬头看了看色,太阳已经落山了,山里黑的及快,太阳一落山,黑夜就如潮水般,从四周山脉外蔓延过来。

    宛南从怀里拿出一块干净的白色手帕,将黑溜溜的药籽心的放在手帕里,一层层的叠好,放入怀中,才起身往下山的方向走。

    白上山倒是不怕,黑了就难免让人心里犯怂,毕竟山里野兽真的多,但是相对来,秋夕山要好一些,因为半山腰上有座庵,庵以山为名,就叫秋夕庵。

    那庵在前几十年曾十分有名,许多外地人会到庵里进香,连带着陆家村都被外地人改了名,叫做庵前村。

    后来不知怎么的,渐渐没落了,反正宛南是没见过秋夕庵香火旺盛的时候。

    庵里有几个姑子都不知道,只知道上面住了有人,平日里上山便没那么怕,且因为这庵曾经旺盛的人气,连带着秋夕山的野兽都不多见。

    不然宛南也不敢一个人跑上山。

    她走在山路上,回头往山上远远眺望了一眼,依稀能看见半山腰处,隐在绿林白雾中的一个弯翘的檐角。

    宛南回转头,抬起双脚就往山下跑。

    晚了,再不回去,弟弟又得哭了。

    下到山脚处,刚擦黑。

    劳作一的人们早已归家,阡陌纵横的村道上连人影都没见。

    宛南一路往南走,时不时还回头往北边看。

    这时,北边村道的路口,突然亮起一盏灯。

    宛南忍不住顿住脚步,有些期待,又有些疑惑的看着那盏灯。

    提着灯的人脚步很快,一路跑着过来的,等走进了,宛南便看见,这人是俞七。

    俞七跑过来,表情怪异的看着宛南,把手中的灯笼递过去,对她:“黑路窄,少爷让我给你送盏灯。”

    宛南惊喜的转头,看向北路尽头,那儿有个人影静静的立在暗处,见她望过来,身体瞬间往后挪了挪,随即又像是反应过来自己身处黑暗,即使别人近在眼前也看不清他的模样,脚步一顿,有些僵硬的站在原地,不动了。

    宛南立即笑眯了眼,接过俞七递过来的灯笼,烛光映照下,她的双眼睛极其明亮:“帮我向少爷道谢,少爷是个大好人,”

    着,她又转头,看向隐没于黑暗的那个人,轻声:“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

    俞七嘴角抽了抽,无语的点点头,少爷不知道抽什么风,本来提着灯笼从木屋回祖屋的,看到陆宛南从山上跑下来,就要他过来送灯笼。

    这要是真看上人家姑娘了,直接扛回家不就行了吗,这村里也没人敢一句。

    或者,直接送聘礼也行啊,送个灯笼能干甚?

    难道是因为灯笼上画的仕女图好看?

    俞七低头瞄疗笼一眼,心里叹气,对宛南示意了一下:“走吧,我送你回去。”

    宛南连忙摆手:“不用不用,你送瑜哥吧,他身子不好,身边不能缺了人,而且,他手里没灯笼,你得保护他。”

    俞七:“......”

    竟然他少爷身子不好,简直不能忍。

    他严肃的:“我家少爷自幼习武,身强体健,自己就可以保护自己,你不用操心,再了,谁敢欺负我们家少爷?”

    宛南冷笑:“若是没人敢欺负他,那他这身上的毒是怎么来的?叫你回去你就回去,财主老爷把你安排在少爷身边,就是让你保护他的,没事别乱跑,玩忽职守的像话吗?”

    俞七:“......”

    好生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因为他竟无法反驳。

    少爷让他来送宛南,宛南让他去保护少爷。

    纠结了片刻,俞七决定听未来女主饶,乖乖回去找自家少爷了。

    俞七回去后,暗夜里,少爷的维帽随风晃荡,俞七看不清少爷的表情,只是少爷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久久没有要走的意思,俞七就知道少爷是在看宛南的背影。

    夜色渐浓,少女提着的油纸灯笼,纤细的身影在烛光的映射下,在地面投射出长长的影子,她脚步轻快,低头看着黄泥路,跑着往村南走,隔着一层纱帷,少女的身影更是朦胧,仿佛隔着一层黑色的浓雾。

    那一点暖黄的灯火,随着她的离开,逐渐变成黄豆大,最后突然拐了个弯,消失不见。

    良久,陆风瑜收回目光,转头,低声道:“回屋吧。”

    俞七一愣,看着少爷已经抬步往屋的方向走了,犹疑着开口:“少爷,老太太还等着少爷回去用饭呢。”

    陆风瑜没话。

    俞七伸手抓头,少爷的脾气这几年越来越古怪了,前几年还好,少爷年纪不大,并不懂得外表对自己的重要性。

    后来入族学的时候,上了几个月的课,他偶然听到先生在背后他虽然聪慧,但外貌有损,无法出誓话,就开始变得越来越孤僻,再加上他杀母亲的传闻,就变得更是冷漠暴戾了。

    俞七惆怅的抓头,心想算了,少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生活中不可控的痛苦这么多,他能掌控的快乐就随他去好了。

    反正老太太宠他,不回去就不回去吧。

    陆风瑜没想这么多,他只是想到少女明亮如骄阳的笑脸,就联想到自己,内在和外在都长期处于黑暗中,到了如今,稍微见到一点光,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抓住。

    他为自己感到悲凉。

    宛南拐上回家的下路的时候,远远就看到家门口挂着个灯笼,屋里点燃着油灯,陆风年和勋南并排坐在门槛上,勋南双手拖着下巴,眉头紧蹙,嘴巴紧抿,对坐在一边跟他搭话的陆风年,理都不理。

    看到宛南走过来的时候,勋南双眼一亮,瞬间从地上蹦了起来,离弦的箭般冲了出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