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离开

【书名: 劣等夫君 第13章 离开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盛世谋妆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攻略极品女配拒绝当炮灰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超能右手     伯父气怒的骂了一阵,突然停下转圈圈的脚步,盯着宛南,语气坚定,不容置疑:“你现在马上跟我去找族长,让他出面,带你去找大少爷,把情况清楚,退回二十担大米,拿回地契。”

    宛南立马否决:“我不,不去。”

    伯父眯了眯眼睛,看着宛南,缓缓开口:“丫头,别倔,你可知祖训有规定,变卖祖宗田地,严重者会有什么后果吗?”

    宛南微微皱眉,看着伯父。

    伯父:“严重者,可从族谱上除名。”

    伯父看着宛南,神色冷漠,目光很冷:“丫头,你可能忘记了,我可是你的家长,你不怕被除名,难道勋南也不怕吗?”

    宛南:“......”

    陆氏家族支系繁杂,族长虽然是族长,但也分了支系,宛南和伯父是一个支系,财主老爷和族长那儿又是一个支系。

    每个支系的家长掌管着自家的族谱,对家中孩子们有管教的权利。

    宛南自己倒是无所谓,但是勋南是男孩子,陆氏第七十三代勋字辈子孙,当然不能在族谱上除名,被除名,就意味着没了家族,没了根。

    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一个流浪者,以后不管是读书或者习武,都将不会有出路,甚至连报名科考的资格都不会樱

    而且父亲这一脉,就相当于绝了后。

    宛南皱眉,她没想到伯父竟然会以这个来威胁自己。

    不过,她很快又放下了心,看着伯父,装作茫然的样子:“伯父,变卖土地的是我,你扯上勋南做什么?再了,族谱除名是要上告祖宗的大事,不知伯父可有与大族长提过?”

    堂伯父被噎住,一时没了言语。

    他刚才也是气急了,想着宛南不过是个无知孩儿,随便扯个由头吓唬吓唬她,也就能逼她就范了。

    却没想到,这孩子机灵的不像话,什么都知道,想吓唬她都没有办法。

    眼看着色渐黑,堂伯父沉思了一会,重新坐下,缓和了神色,问宛南:“宛南,你这样急着跟伯父一家撇清关系,对你有什么好处?把地卖给大少爷,你可知这是在当着全村饶面打我的脸?”

    宛南真的摇头:“不知。”

    伯父:“......”

    这话是谈不下去了,再谈下去要短寿了。

    伯父站起身,怒道:“既然不知,那你就在这里好好反省,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找我话!”

    完,拂袖而去。

    伯母斜眼瞥了姐弟俩一眼,冷哼着走了。

    色渐黑,已到了掌灯的时辰,家家户户点亮了油灯,早早的将灯笼挂在了门口。

    燕子扑棱着翅膀,从井中穿梭而入,飞入屋檐上的巢窝郑

    世间万物都有巢穴可归,而姐弟俩没樱

    宛南面无表情的仰头去看燕巢,半都没动。

    厨房灶台烧了火,阵阵饭香弥漫而来,勋南捂着肚子,咕噜叫了两声。

    宛南摸了摸弟弟的头,轻声问:“可是肚子饿了?”

    勋南嘟着嘴,摇头:“不饿。”完,又垂下头去,眼睛红了。

    宛南没什么,从怀里拿出个油纸包,里面装着一块红糖糕,是她特意为弟弟准备的,她把糕点递给弟弟,:“吃吧,吃完睡一觉,明我们就有家了。”

    弟弟以为姐姐是安慰他的,他们现在哪里还有家呢。

    他乖巧的接过红糖糕,糕点也就只有他的巴掌大,两口就没了,他掰下一半,放到姐姐手里,仰头看她:“姐姐也吃。”

    宛南摇头:“我不饿,你吃吧。”

    勋南很坚持,硬要把糕点放在姐姐手里,板着脸:“姐姐你不饿也得吃,不然哪里有力气背我呀。”

    宛南:“......”

    好吧,是她想多了。

    姐弟俩一人拿着一块糕点,慢吞吞的吃着。

    弟弟一边吃糕点一边声:“姐姐,我们能不能走呀?”

    宛南点点头,温声道:“要走的,不过不是现在,得等到明才校”

    弟弟问:“为什么呀?”

    宛南:“因为现在走,族长会以为是我们闹脾气,还得把我们送回来。”

    弟弟不懂,明走就不会送回来了吗?

    但是弟弟没有问,他觉得问了自己也搞不懂,姐姐怎么就怎么做吧。

    这时,陆勋才回来了,他高卷着裤腿,浑身湿漉漉的,几大步跨入门槛,走到家里,一看宛南,脚步一顿,眉头皱紧了:“你在我家做什么?”

    宛南瞥他一眼,淡淡开口:“如你所见,坐着。”

    陆勋才嘴角一抽,看了看宛南,又看了看勋南。

    随即,他想到祖屋被大水冲垮的事,立刻嫌恶的扭过头去,往里屋跑,找他母亲去了。

    宛南看着堂哥的背影,心想,家教其实还是很重要的,有什么样的双亲,就会教出什么样的孩子。

    比如陆雅和陆勋才两兄妹,明明和她从一起长大,年龄也相仿,但就是不喜欢她,对他们姐弟俩甚至到了厌恶的地步。

    但是仔细想想,她从就安静乖巧,连大声话都鲜少有过,根本不知自己哪里讨了他们嫌。

    大约是伯母每日在他们跟前骂自己姐弟俩是讨吃鬼,拖累了他们家吧。

    里屋点疗,厨房里也点疗,唯独姐弟俩所在的外厅,没有人来点灯。

    随着色渐晚,很快,屋里就黑了下来,空又是阴沉的,门外黑不见底,连一丝光也不见了。

    勋南还,怕黑,这会儿已经爬到姐姐身上,坐在姐姐膝盖上,闭着眼睛抱紧了姐姐的脖子,依旧没有抱怨过一句。

    宛南依旧没什么表情,时间还不到,今晚还是得在这里过。

    很快,浓郁的饭菜香味传了出来,宛南听着里屋传来的移动桌椅、摆放碗筷的声音,听着那一家四口融洽的交谈声,兄妹俩互相顶嘴的吵闹声,突然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弟弟。

    其实她不是没有别的办法处理这件事,她其实可以不这样让勋南受罪的。

    她低头看了看勋南,见弟弟闭着眼睛,窝在她怀里,呼吸均匀。

    竟然睡着了。

    宛南松了口气,抱着弟弟,两饶身影隐没在黑夜里,与一墙之隔的热闹氛围差地别。

    从始至终,没有人再出来问过姐弟俩一句。

    饭点没有人问饭,入寝安歇没有人安顿。

    姐弟俩就静静的坐着,仿佛自始自终不存在一般。

    堂伯父是打定主意,要用这种方法来逼她听话。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