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问责

【书名: 劣等夫君 第11章 问责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末世之人生赢家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明星爸爸宝贝妞攻略极品盛世谋妆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超能右手女配拒绝当炮灰     陆雅眉头紧蹙,大步上前,一把夺下宛南手里的杯子,把茶泼在地上,嫌恶的:“我家的茶也不许喝,两个讨吃鬼!”

    勋南默默把杯子放到霖上。

    宛南无语的看着陆雅,这个比她还大一岁的堂姐。

    以前不觉得,现在重活一世,怎么越看越觉得陆雅讨人嫌呢。

    看来有爹妈教的孩子,也未必就一定好。

    陆雅上前推她一下,怒道:“出去,从我家里滚出去,凭什么赖在我们家,我家又不欠你的。”

    宛南避开她的推搡,目光冷冷的盯着她,:“你是一家之主吗?”

    陆雅:“......”

    宛南看着她,微微一笑,斜她一眼,:“我是。”

    陆雅恼怒道:“没爹没娘的孩子,有什么好得意的。”

    宛南淡淡的:“是没什么好得意的,但是现在,我是否要从这里滚出去,只能跟一家之主谈,只怕你还没这个资格,再者,你家有没有亏欠我,也不是你可以下定论的,一切,得等你父亲来。”

    陆雅:“......”

    虽然很生气,但是听着又好像有那么点道理?

    陆雅气的把杯子狠狠砸在桌上,指着陆宛南,气道:“你等着,我这就去找我父亲,让他把你赶出去。”

    宛南默默翻了个白眼,好整以暇的坐着,不打算搭理她。

    而且陆雅越嫌弃她,喊的越大声,就越好,最好让别人都听见,这样族长才不会把她们姐弟俩往堂伯父家里塞。

    堂伯母已经跑出去找堂伯了,现在女儿又跑出去,明眼人看在眼里,都会知道有猫腻。

    伯母在自家的枇杷园里找到自己的丈夫和儿子。

    父子两个正蹚在水里,把那被大水冲倒的枇杷树一棵棵扶起来,检查树根和枝干的情况。

    伯母站在高高的田垄上,冲父子两个喊:“老烁,快上来,有事跟你。”

    父子俩个听到了,转身,伯父开口问道:“什么事这么急?我这正忙着呢。”

    伯母没好气道:“你忙不忙我能看不见?要是不急我闲着没事跑过来?上来!要我几遍!耳朵聋了是吧?”

    伯父无奈,对儿子:“你先忙着,我去和你娘几句。”

    陆勋才点点头:“知道六,你去吧。”

    伯母犹自站在田垄上,气的胸口起伏,对着自己丈夫连瞪了好几眼。

    要能她还不早了吗?

    家丑不外扬,她把这事喊出来,别人还不知道会怎么谣传呢。

    自家养了几年的侄女,宁愿把地卖了,也不借给伯父耕种,这事出去好听?

    再者,买地的可是那个夜叉啊,她也不敢随便大喊大叫,被他听到了可怎么办?剁手吗?

    村长正站在旁边看着,闻言好奇的问:“怎么了?家里也被淹了?”

    伯母看到族长,心想倒是可以把事情提前跟族长提一提,到时候还要请族长帮忙做中间人,把地要回来的。

    于是她耸拉下脸,做出愁苦的表情:“哎,家里孩子不懂事,闯了大祸,我这也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族长闻言,当即严肃了神色,问她:“大祸?有多大?”

    总不至于被大水冲走了吧?

    那是有点大。

    伯母看到自己丈夫过来了,于是直接对自己丈夫:“有件事我要跟你讲,你听了可别激动,待会回去,也别打骂孩子,记住没有?”

    伯父闻言皱眉,立马想到自家那个脾气骄纵的女儿。

    “雅儿又闯什么祸了?”他问。

    伯母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关雅儿什么事?我可曾有一个字提到雅儿?我女儿这么乖,可不像那些没爹娘教的孩子一样。”

    族长闻言,微微皱眉,虽觉这话不好听,但是毕竟是人家家事,族长也不好管太多。

    于是背着手,转身往果园走去,却被伯母拉住了:“族长,先别急着走,我这有些事,还需要你给做主。”

    伯父略微不耐烦,皱眉催促:“有什么事快,磨磨唧唧的,妇人就是麻烦。”

    伯母白了他一眼,心想自己这么操心到底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这个家?

    伯母:“陆宛南把东山坳那亩地卖了,买主是财主老爷家的大少爷,陆风瑜。”

    众人:“......”

    一句话开口,众人都呆了呆。

    还是族长开口:“你,宛南把地卖给了谁?”

    伯母:“陆风瑜啊!”

    族长:“......”

    所以,今早谷仓里收到的二十担大米,根本不是什么清明的供奉,而是陆风瑜帮陆宛南还的买地钱?

    可是一亩东山坳的水地,只卖了二十担大米,是不是太亏了些?

    陆宛南那孩子平日里看着是个机灵的,关键时刻怎么蠢成了这样?

    还没等三人把事情商量清楚,陆雅就跑过来了,她一来就怒气冲冲的对她父亲:“爹!你快把那两个讨吃鬼赶走,我不要跟他们住在一起!”

    族长:“......”

    堂伯母一看族长隐隐发黑的脸色,连忙一扯陆雅的手,低声斥骂:“闭嘴,这些事大人自会处理,孩子插什么嘴!”

    陆雅错愕的盯着她母亲,不可置信母亲竟然因为这个她。

    “娘,你不是......唔.......”

    陆雅被母亲捂住了嘴,拽走了。

    族长脸色却不好看,他原以为这家人是个好的,那两个孩子在他们家里虽不像在自己家那样自在,但起码也是能好好过日子的。

    可是现在,阿烺的死讯刚刚传来,这一家饶态度就急转直下了。

    难怪逼的宛南宁愿把地卖给陆风瑜那黑心肝的,也不愿意借给自家伯父。

    都是姓陆的,至于这样计较得失吗?

    族长看着堂伯一家,连连摇头,心里直叹气。

    堂伯着急着回去找宛南问地的事,也顾不上在族长面前解释什么,急着就要走。

    他心里憋着怒火,只想着见到陆宛南要好好的责骂一番,问个清楚,脚步便走的快。

    他觉得最近,这孩子越来越不听话了。

    先是在买地的时候,他南坳的地聚水,现在又把祖宗传下来的字号宝地给贱卖了。

    换了谁知道了这事能不生气?只怕他堂弟知道了,都要气的从棺材里爬出来了。

    ----

    宛南带着弟弟,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和陆雅吵了几句后,她连喝茶的兴致都没有了。

    此刻和弟弟互相依靠着,只觉昏婚欲睡。

    昨晚担忧卖地的事,早上又起得早,她觉得很困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