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苦茶

【书名: 劣等夫君 第10章 苦茶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攻略极品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末世之人生赢家一路凡尘明星爸爸宝贝妞     宛南回到祠堂,弟弟正蹲坐在墙角,双手捂着脸趴在膝盖上,一动不动。

    宛南好奇的走上前,蹲下,试探的摸了摸他的头,没反应,原来是睡着了。

    宛南于是放心的站起身,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她没准备把东西带过去。

    而是把被子衣服等生活用品收拾好,放到祠堂北侧的储物间里。

    出来,直接把弟弟背在身后,出门。

    路上,弟弟醒来,有些迷糊,揉了揉眼睛,好半才迷迷瞪瞪的问:“姐,这是哪里?”

    宛南卷着裤脚,站在高高的田垄上,入眼处一片汪洋。

    她:“新生活开始的地方。”

    弟弟不懂:“新生活?在水里吗?”

    噗呲。

    宛南笑了,不话,带着弟弟往堂伯家的方向走。

    弟弟虽然迷糊,但是堂伯家他还是认的出来的,一看伯母站在门口,他嘴一撇,眼泪又有喷涌而出的趋势。

    宛南轻飘飘的:“你要是敢哭,我就把你丢水里。”

    弟弟忍住哭泣,茫然四顾,心中无措,深感茫茫人生,好似荒野。

    看不到希望!

    宛南背着弟弟来到伯母家门口,伯母看到了,心下不以为然,但是面上还是和蔼的样子,问道:“南眼睛怎么红红的,是不是又哭了?”

    勋南咬唇,趴在姐姐背后,闭上眼睛。

    他不喜伯母,孩子心思外露,不善伪装,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连多看一眼,多听一句,都觉得浑身难受,只想远远走开。

    宛南只好回答道:“估计是饿了,早上我出门的急,没有给他准备早饭。”

    伯母扯了下嘴角,转身进屋,:“先进来吧。”

    宛南背着弟弟走到屋里,自己寻了个凳子坐下,弟弟蹲坐在她旁边,抱着姐姐的手臂,抿着嘴不发一言。

    看着这姐弟俩,伯母也不打算兜圈子。

    好歹也是她养了几年的孩子,如今没有去处,彻底赖上她们家了,还不许她拿点好处吗。

    伯母看着宛南:“祖屋塌了?住不了人了?”

    宛南点头:“只剩下地基,要住人也只能重建了。”

    伯母于是:“今年发大水,那些刚下地的谷种都被大水冲走了,这两得重新准备了。”

    宛南点头:“是得抓紧了,不然岂不是误了春耕。”

    伯母看着宛南,伸手抚了下头上的绣花头巾,慢吞吞的:“东山坳那亩水地的秧苗,我们也给准备上了,你也不用忧心。”

    宛南继续点头。

    她不忧心。

    伯母看自己暗示的这么明显,宛南竟然毫无反应,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的太过于隐晦了?

    伯母决定直接问:“宛南,那亩水地的地契,可有保管好?没有被大水淹了吧?”

    宛南笑了,眼睛弯弯的:“好着呢,伯母放心。”

    伯母:“......”

    “你们俩还,不知道地契有多么贵重,既然你要住到我们家,以后就是亲亲的一家人了,你把地契房契放到伯母这儿来,伯母替你保管吧。”

    宛南抬头,看着伯母,眨巴眨巴眼睛,一脸真无辜的表情,:“伯母的在理,”

    伯母眼皮一跳,看着宛南。

    宛南继续笑眯眯的:“但是,我没有地契了呀。”

    伯母被惊吓到了,字号的一亩水地,竟然不见霖契?

    “地契呢?你丢了?”伯母厉声质问。

    声音很凶,勋南被吓的浑身一抖,直接躲到了姐姐背后。

    宛南丝毫没有被她吓到,依旧温和的:“伯母不要激动,且听我慢慢道来。”

    伯母更生气了,大声问:“地契不见了,你还让我不要着急?”

    宛南笑着,温声:“不见了也是我的,伯母确实不用着急。”

    伯母被她噎住,脸色阵阵发黑,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宛南见伯母没了声音,知道她冷静下来了,才缓缓开口:“实不相瞒,我把那亩地卖了。”

    伯母‘啪’一声,伸手捂住了嘴,蹬着宛南,眼睛蹬的溜圆。

    她怀疑自己在做梦,瞧瞧她听见了什么?野丫头把祖宗传下来的宝地给卖了!

    “你卖给谁了?”伯母失声问。

    宛南淡定的回答:“陆风瑜。”

    伯母又‘啪’一声,伸手捂住了心口。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宛南,问:“你再一遍,你卖给了谁?”

    宛南:“陆风瑜,秋夕山下大财主的儿子,陆大少爷,陆夜叉。”

    伯母愣了片刻,看着陆宛南,一脸茫然:“为什么是他?”

    她一时过于震惊,连为什么卖地,卖了多少钱,这些重点都忘了问,就只剩下浓烈的好奇心。

    她就想知道,野丫头脑子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勾搭上那个丑八怪夜叉?

    宛南却一脸理所应当的表情:“因为他有钱啊。”

    陆家村里,除了他爹陆大财主,还有谁比陆大少爷还有钱的呢?

    伯母看着宛南,一时思绪混乱,向来主意多的人,这会儿也感觉脑子不够用了。

    若是买主是别人,她还可以找上门去,以自家孩子不懂事,决策不作数为由,让对方把地还回来。

    就连对方是陆大财主,她也敢请族长出面,争取争取。

    可是,这对方是那个夜叉的话,那就有点难办了。

    要是谈的拢还好,不心谈崩了,岂不是还得搭上只手?

    “不行,不行,你这可是捅了了。”伯母看着宛南,没好气道:“你捅了了你!不行不行,你这事我做不了主,我得去寻你大伯去。”

    着,她站起身,急急忙忙往外走。

    宛南看着她冲出门,急匆匆的背影消失在门口,默默走到桌前,拿起茶壶,倒了两杯冷茶。

    递了一杯给弟弟。

    弟弟委委屈屈的接过,喝了两口茶,咧了咧嘴,道:“好苦。”

    又苦又涩,是清热降火的凉茶。

    这时候,从里屋走出来一个和宛南年龄相仿的少女,她倚靠在门框上,皱眉看着宛南,满脸嫌恶的:“陆宛南,你这是赖上我家了是吧?我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住进我的屋子的。”

    宛南慢吞吞喝着茶,闻言,瞥了少女一眼,淡淡“哦”了一声,并不太想搭理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