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塌了

【书名: 劣等夫君 第8章 塌了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末世之人生赢家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女配拒绝当炮灰攻略极品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超能右手     第二,一大早,祠堂大门就被族长推开了。

    宛南正跪在蒲团上,给列祖列宗们上香,听到声音,便回头看去。

    族长冲她招招手,:“过来。”

    宛南便走过去:“族长,这么早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族长叹气,:“昨晚发大水,南边被淹了,你家塌了一半,恐怕是住不了人了。”

    宛南点点头,神情平静。

    族长诧异的看着她,惊讶于她的镇定,随后又想起,这丫头的南边聚水的话,顿觉非常惊奇。

    族长又:“今便是你们守灵的最后一了吧?”

    宛南点头。

    族长顺口便:“那你一会等雨停了,便回家看看,看还有没有东西能收拾一下,带着弟弟搬到你大伯家去吧。”

    族长这么一,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宛南姐弟俩跟着堂伯过日子,仿佛经地义。

    宛南也没什么,她很感激族长亲自来通知她,于是点点头:“宛南知道了,谢谢族长。”

    族长摆摆手,带着斗笠边往外走边道:“一家人谢什么,我也是顺路。”

    宛南看着族长走远后,又抬头看了看雨势,瓢泼大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此时已经是烟雨蒙蒙,门外一片残花断枝。

    弟弟打着呵欠走过来,问姐姐:“姐,族长刚才什么呀?”

    宛南随便套一双布鞋,随手拿起一个斗笠,水都淹到村子里来了,雨鞋也不顶用了。

    宛南对弟弟:“哦,他我们家屋子塌掉了。”

    弟弟停下揉眼睛的手,看着宛南,一脸错愕。

    还真塌了!

    弟弟嘴一憋,马上要哭出来了。

    宛南指了指他:“家里就你一个男人了,你再哭的话像什么样子。”

    弟弟表情一僵,嘴巴依旧扁着,眼眶红红的,但是看着宛南的目光中透出倔强,憋了半,硬是把眼泪给憋回去了。

    看着弟弟可怜兮兮的表情,宛南声音温柔下来,她伸手揉揉弟弟的头,:“姐姐去家里拿点东西,南一个人在这里给父亲守灵,能做到吗?”

    弟弟吸了吸鼻子,点点头,哽咽着吐出一个字:“能。”

    “真棒。”宛南赞许的给弟弟比了个大拇指,带上斗笠出门了。

    看着姐姐的身影渐行渐远后,勋南急急忙忙把大门关上,然后双手捂住眼睛。

    把眼睛捂住后,就没人能看见他哭了。

    南坳地势不高,山洪又刚好从南边过来,整个南坳都淹没在水里,看不到昔日的景象。

    越往南走,水位越深,等走到自家门口的时候,水已经淹没到大腿的位置了。

    族长带领着村里的叔伯们,正在南坳周围查看水患情况。

    南坳因是旱地,不宜种植水稻,大多是用来种植果树,以及搭建畜栏,少数用来修建先人风水。

    这次山洪还不算猛烈,果园只是折损了部分树苗,部分低矮的橘子树也被冲断了部分,大部分成熟的果树都无碍,只是牲畜却是被冲散了,大家正手忙脚乱的四处寻找走失的猪牛。

    宛南来到自家门口的时候,唯一没有倒塌的那半间屋子顶上,竟然蹲了一排母鸡。

    宛南看了,简直哭笑不得。

    邻居家也有被水淹的,但是屋子坚固,没有倒塌,只是瓦片被风刮掉不少,正在商量着修补。

    宛南涉水而入,来到屋子里,解下麻绳,把自己提前打包好的东西拖了出来。

    还没走出门,她就听到有人议论:“这俩孩子可真是可怜,死六又塌了屋,接下来可就只能搬到老烁家了吧。”

    另一个:“什么搬不搬的,不本来就是他家的?这俩孩子不就是他养大的?”

    “那不一样,以前只是吃,现在还得包上住,家里孩子一多,可又得挤。”

    “这不能吧?老烁家不就是一子一女?刚好跟这姐弟俩一起住,哪儿挤了。”

    另一人嗤笑:“屋子不挤,人心里挤,这都不懂。”

    宛南面无表情拖着东西从屋子里走出来,一步一步走的艰难。

    好不容易走到浅水区,她把东西放下,深深呼吸,一瞬间有些茫然。

    不知该往何处去。

    这时候,她听到陆风年从远处走来,冲族长喊:“爷爷,来叔,财主家送了二十石大米到谷仓了。”

    族长正在检查村民的房屋,闻言,诧异的回头,看向自己孙子:“你什么?”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陆风年缓缓淌着水走过来,:“财主家送了二十石大米,直接放到谷仓了。”

    族长一脸莫名其妙:“他没事送大米过来干什么?”

    陆风年摇头:“人家把米放下就走了,来叔什么都没来得及问呢。”

    族长揪着胡须,问一边的叔伯们:“清明的供奉清单,我发下去了?”

    众人摇头。

    别没有,就算是发下来了,要上缴供奉了,也不用二十石大米这么多啊。

    二十石,这怕不是供奉,是要填山。

    众人摸不清头脑。

    一边的宛南听到这话,眼睛却瞬间亮了。

    她赌对了!

    瑜哥果然看在父亲的面子上,愿意帮自己。

    当下不再犹豫,直接拖着一大袋家用物什,往堂伯家的方向走。

    既然大家都觉得她该去堂伯家,那她就好了。

    堂伯家在南坳的枇杷果园被冲毁了一半,此时正心疼的不行,带着儿子在果园里忙活。

    伯母心情也烦躁的很,枇杷园虽不上高产,,但每年都能赚上十几两,也算是一笔不错的收入了。

    当年,他们长辈留下了家产中,除了土地是平分的之外,剩下的就是祖屋和果园,堂伯家居长,选了果园。

    宛南的爷爷是次子,得了祖屋。

    这一直是堂伯家得意的地方,枇杷园这么多年来所创造的收入,都够他们搭建好几座房子了。

    现在好了,枇杷园被毁了一半,大部分还是被拦腰冲断的,等它们长好开枝散叶开花结果,还不知得等多久。

    这个时候,伯母就又想起别人跟她的,宛南嫌弃南坳不聚财,聚水。

    这个扫把星,真是指哪衰哪!

    门口传来敲门声,伯母不耐烦的走出来,问:“谁呀。”

    宛南把东西放在门槛边,冲伯母露出温婉的笑:“伯母,祖屋被水冲垮了,我把东西搬过来了。”

    伯母眼角一跳,看着宛南,脸瞬间黑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