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大雨

【书名: 劣等夫君 第5章 大雨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攻略极品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一路凡尘     少年的目光一移过来,站在女主身旁的村民们瞬间汗毛倒立,嗖的一下跳出三步远。

    弟弟不认识少年,抬头好奇的打量。

    少年冷厉的目光在少女的脸上扫了一眼,本以为少女会像其他人那样,直接被吓哭,又或者被吓跑。

    结果,出乎意料,都没有,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少女突然展颜一笑,目光直直的盯着他看,毫不避讳。

    少年正想挪开的目光一顿,被眼前这个笑容惊住了,心猛的一跳,一时竟不知该作何反应。

    有时候,长久处于黑暗中的人,会不懂得处理来自外饶善意。

    少年冷着脸,用更冷漠的眼神,盯着少女看,那阴冷的眼神如蛇信,冷冰冰的掠过少女的手腕,想要把少女吓跑。

    众人知道他这目光的意思。

    但凡是他看不爽的人,必断其臂。

    众人越发紧张害怕,每人敢再言语,连送灵的唢呐声都没有了,众人加快速度往前走去。

    族长倒是不怕这个少年,再怎么,他和这个少年还是同支同谱,少年按辈分,该叫他一声叔公。

    但是,族长想了想地主家里的那些破事,,叹了口气,随着众人往前走。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个身着家丁服饰的护卫,站在少年身侧,看着宛南,又看看她的手臂,问少年:“少爷,老规矩?”

    宛南拉着弟弟,边盯着少年看,边往前走,一听这话,顿时嘴角一抽。

    这,这话什么意思?

    她就笑了一下,瑜哥就要砍掉她的手?

    前世的瑜哥那么温柔,那么疼她,年轻个十岁后,就这么狠心了?

    宛南顿觉两只手腕凉飕飕的,来日方长,丈夫可以慢慢追,手却不能不要。

    这样想着,宛南便拉着弟弟,挤到人堆里去了。

    少年看着少女急匆匆的背景,拳头紧了紧,他冷冷的盯了护卫一眼,转身往山下走去。

    护卫被盯得莫名其妙。

    ------

    村里的习俗,正常来,是三日出殡,七日守灵,家里要点守灵灯,昼夜不熄。

    祠堂开门,供奉祖宗,更改族谱,并将去世的后代子孙的姓名,族中支系,生辰八字,在祠堂中烧掉,供牌位,燃供香。

    出殡后来后,族长的意思,是宛南姐弟俩不用守灵了,也不用守孝,毕竟已经是两年多了,具体时间不可考,整这些仪式也已经没有意义了。

    但是已经决定在祠堂给供牌位,那祠堂这边的仪式便不可少。

    能将牌位供上祠堂的人极少,这是族中最大的荣耀。

    族长主持完一切流程后,让宛南姐弟俩到祠堂磕头上香,这事便算了了。

    牌位供上的那,村里人都聚集在祠堂门口,按照族中规矩,家家户户的当家人,都要给牌位上香。

    宛南带着弟弟跪在一边,等着众人上香,祠堂内烟雾缭绕,姐弟俩个被烟熏的泪水直流,差点闭气。

    出乎意料的,那个被称之为夜叉的少年,又来了。

    他手里握着一束供香,恭恭敬敬的从屋外进来,看到他的人们立马闪出三步远,给他让出了一条路。

    他恭敬的拜了三拜,将供香插进香炉里,没看别人一眼,冷漠的转身就走。

    有人问族长:“他来做什么?若是阿烺对他们家有恩,为什么地主老爷不来,让这夜叉来?”

    族长摇头:“我也不知。”

    又有人嘀咕:“这人连自己母亲都敢杀,竟然还有人值得他到祠堂燃香跪拜,莫非阿烺救过他的命?”

    有人冷笑:“连母亲都敢杀的人,救命恩人在他眼里又算什么?”

    大家窃窃私语,冷嘲热讽,把宛南气的够呛。

    勋南被烟熏的,眼睛就没睁开过,靠在姐姐怀里,昏昏中颇有要升之福

    宛南不想听这些,抱着弟弟出门透气。

    少年早已不见踪影,人们议论的声音逐渐嘈杂起来。

    宛南虽然比大家多活一世,但是她还真不知道,父亲跟瑜哥有什么交集。

    前世她跟本没有注意这一点,哪怕最后和瑜哥在一起了,瑜哥也只字未提。

    只他时候跟宛南见过,但是村里的孩子们,成疯跑,谁还没见过谁?

    掌灯时分,诸事完毕,弟弟累了一,已经靠在宛南怀里睡着了。

    宛南把弟弟背在身后,顺着主村道,缓缓往南边走。

    她住在南坳附近,明的山洪,会将她的祖屋冲垮。

    前世,因为她足够听话,答应了与钱家的婚事,所以伯母便以父亲刚刚出殡为由,让两个孩子住到自己家,才免遭了那一场厄难。

    现在,伯父伯母连一句问候都没有,两相对比,宛南觉得颇为讽刺。

    祖屋是不能够继续住了。

    宛南把弟弟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将屋里为数不多的家当物什都收拾了一下,东西不多,也不过是一些锅碗瓢盆,少数的腌肉和大米,以及两个油灯,一个铜漏,还有两床被子,衣服都没几件,没什么好收拾的。

    她把东西装好,放在一个木柜子里,拖到北屋里靠墙放着。

    北屋是唯一一间没有垮掉的房间,她把东西归置好,也是为了不被洪水冲散,为了以防万一,她又找来麻绳,把木柜子连着房梁,梆了好几圈,打了死结。

    她把常穿的衣服拿出来,打了个包袱,又把被子卷了卷,背在身后,又抱着弟弟往祠堂跑。

    族长让她姐弟俩在祠堂守灵,正好,不愁没地方去了。

    她用被子铺在祠堂角落里,把弟弟安顿好后,才洗手洗脸,恭恭敬敬的给父亲和各位祖宗们上了三炷香。

    夜渐深,巡夜的青年提着灯笼,走到祠堂门口,往里看了一眼,对宛南:“宛南,守夜呢?”

    宛南走到门口,笑着点头:“齐哥,今晚你巡夜?”

    青年点头,对宛南:“夜里风凉,祠堂地冷,你把火盆烧起来,门关紧些,都是自家的祖宗,别害怕。”

    宛南点头:“知道,不怕。”

    青年点点头,又问:“勋男呢?”

    宛南微微侧了侧身,指了下角落里的被窝:“已经睡下了。”

    青年点点头,没再什么,供牌位是大事,点灯守灵是必须的,熬过这几就好了。

    他帮宛南把大门从外关上,提着油灯走了。

    宛南回到火盆前,往里添了些纸钱,把火烧旺了一些。

    她在想明日的归处。

    大雨倾盆,山洪呼啸,洪水冲进村民屋中,把大半个村子泡在水里,村里这么上户人家,唯独她家的祖屋垮了。

    没有祖屋,她们姐弟俩,可就真的没地方可去了。

    唯一的亲人,也就是堂伯一家,但是堂伯他觊觎自家那块地很久了,如果真要住进堂伯家,难免不会出现以屋换地的问题。

    思来想去,宛南觉得,这事,还是得找她的瑜哥帮忙。

    第二一早,门外大雨滂沱,宛南带着斗笠穿着雨鞋,走到主村道的南北交叉路口,路上行人稀少,大雨基本没人会出门。

    但是宛南知道,有些人一定会从这里经过。

    一个身材高大的少年人,戴着斗笠和蓑衣,挽着裤腿,手里提着个篮子,篮子里装满了新鲜的药草。

    宛南急忙上前去,喊住少年人:“俞七。”

    少年人顿住脚步,诧异的看着宛南,奇怪这少女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

    明明只有少爷和兄弟们才知道的啊。

    宛南走到少年人跟前,抬头跟他:“麻烦帮我给你家少爷带句话,就我要卖地,字号,东山坳水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