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少年

【书名: 劣等夫君 第4章 少年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盛世谋妆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攻略极品女配拒绝当炮灰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超能右手     南坳在陆家村南边,那儿全是旱地,无法播种水稻,村民们多种植果树和搭建牲畜园。

    村子最南边则大部分用来做坟地,因为曾经有风水先生来陆家村看过,称陆家村的风水,以秋夕为,西山为地,南坳为宇,东山为荒。

    东山最不适用于风水,但是东山那一片却是陆家村的字号水地。

    地域环境和风水有时候真是一点都搭不上边。

    不管这个云游先生的话有几分真实,反正村里的大部分长辈都信了。

    族长可以用公款给父亲在西山买地,堂伯偏要窜出来,要让出南坳的地。

    谁稀罕啊。

    族长问她:“聚水?聚什么水?”

    宛南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怎么才好。

    她总不能告诉族长,四后大雨倾盆,山洪爆发,整个村子里,除了东山坳,就是南坳被水淹的最严重吧。

    前世她们前脚刚刚给父亲立了衣冠冢,后脚山洪就追来了。

    因为是衣冠冢,族中也不重视,连棺椁都没打,水一淹过来,还没压实的土都被洪水泡湿冲走了,棺材都露出两个角,里面的陪葬衣服和器物就更不用了。

    宛南不听话,堂伯挺生气的,毕竟养了宛南好几年,堂伯训起她来毫不客气:“胡闹!南坳要是能聚水,还用得着等到现在做畜园吗?那儿可是旱地,水都引不过去,你还想聚水?”

    宛南垂头,倔强的:“总之南坳不行,这几总下雨,不定哪就被山洪淹了呢?”

    族中另一个叔:“宛南,这话可别乱啊,祖宗会怪罪的。”

    毕竟那儿也葬了许多陆氏先人,要真发山洪了,被先人们怪罪怎么办?

    有些事就不能,一一个准。

    大家都很忌讳这些东西。

    族长看着宛南,以为宛南是一片孝心,只是想要为父亲找个好地方才这样的,他摸了摸宛南的头,:“好孩子,不用着急,我不会委屈了阿烺,就西山头吧,这钱族里出,你们姐弟俩不用还了。”

    众位叔伯们没有什么意见,毕竟那是一位差点被刻上“荣宗碑”人,族里出钱给买块西山头的地,也不算过分。

    只是堂伯有些不高兴。

    这样一来,那一亩字号的水地,就不能正大光明的弄到手了。

    宛南直接跪下给族长磕头。

    这事就这么定了。

    西山头不错,虽然比不上秋夕山,但至少也是仅次于秋夕山了。

    出殡那,朗气清,一直以来的绵绵细雨难得放了晴。

    村里来了很多人,都跟在出殡队伍后面,送这位差点被刻上“荣宗碑”的将军最后一程。

    这么些里,宛南听的最多的就是这“差点”二字,她也最是听不得“差点”二字。

    什么叫差点?年年战骨埋荒外,空见蒲桃入汉家。父亲的功德没有差点,差点的是朝廷,是当今子。

    总有一,她要亲自拿起刻刀,将父亲的大名刻到荣宗碑上,让这些人好好瞧瞧。

    他们总得把这一点补上。

    宛南的家,就在南山脚下,出殡是往西走,她们走过果园,走过晒谷场,路过祠堂,来到秋夕山下。

    宛南牵着弟弟的手,跟在族长身后。

    弟弟已经知道父亲没聊消息,他也才六七岁大,很多事都不懂,没见过父亲几面,上一次见到父亲,还是他三岁的时候。

    现在再想起来,脑海的印象是一片模糊,他已经完全记不清父母双亲的模样了。

    这几守灵,他都没有睡好,一个劲的打哈欠,抬头问姐姐:“姐,我们还要走多久?南饿了。”

    宛南揉了揉他的头发,压低声音:“快了,你不要话,让族长听到就骂你了。”

    弟弟乖乖闭了嘴。

    从秋夕山经过的时候,宛南转头,伸长了脖子往秋夕山脚的北边看去。

    有人出殡,人们避晦,纷纷关紧了门窗。

    宛南想看的那户人家,尚在远处,从她的方向看,只能看到一个雕着荷叶的檐角,上面还挂着一个铁质角铃,随着风轻轻摇晃。

    宛南仿佛听见了清脆的铃铛声。

    队伍往西拐,宛南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跟着众人往西。

    走了没几步,宛南突然听到有人压低声音:“真是晦气,怎么就遇见了这个夜叉?”

    “嘘,点声,那你不要命了?”

    宛南立刻抬头,顺着众饶目光看过去。

    西山山道入口处,站着一个少年人。

    不同于村中其他人俭朴暗色的穿着,他穿着件浅蓝色的圆领窄袖襕袍,头发用麻绳高高绑起马尾,蓝色的绸布挡住脸,只露出一双幽深的双眸。

    少年捂着嘴,闷着嗓子咳嗽了两声,很快又抬起头来,静静的看着出殡的队伍。

    宛南一看到他,双眼瞬间一亮,脚步不由得加快了些,弟弟被她猝不及防拉扯了一下,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

    “姐!”弟弟抗议:“我腿短,你慢点呀!”

    宛南瞬间反映过来,脚步一顿,脚步缓了下来。

    差点忘了。

    现在这个时候,他们彼此都不认识对方。

    宛南看着少年扎头发用的麻绳,心想,他会不会是专程过来送父亲的?

    可惜前世没有注意,不知道前世的瑜哥,是不是也曾在南坳路口等着,送过父亲?

    可是父亲几年回不了一次家,姐弟俩跟他更是没有交集,宛南想不到他送父亲的理由。

    少年主动站在山道口一角,为了不挡路,他整个人几乎站到了山道外侧。

    人们看到他,纷纷往另一边挪,尽最大可能,能离他多远就离多远。

    队伍经过,少年站着的地方,就形成了个半圆形的空地。

    村民们绕过他,加快速度往山里走。

    就连抬着棺材的,都脚步轻快的往前跑。

    看不到少年的表情,但是他的眼神从始至终都没变。

    他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村民们努力避开他,低头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不用听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好话。

    少年对此早已习惯。

    宛南却有些生气。

    她想,瑜哥没吃他们家米没抢他们家田,就算长得丑点,脾气差点,品性坏点,那又怎么了!

    干他们什么事!

    宛南牵着弟弟的手,偏要往少年的方向靠拢。

    走到近前的时候,仿佛感受到了宛南的目光,少年盯着灵牌的目光收回,定在宛南身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