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守孝

【书名: 劣等夫君 第2章 守孝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盛世谋妆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女配拒绝当炮灰攻略极品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超能右手     顺着灯光,宛南走上石板阶,顺着石头垒成的路,走到那盏灯笼前,一头大黄狗趴在门槛下,仰起头看她,懒懒摇了摇尾巴。

    宛南摘下斗笠,靠在门口,顺手揉了下狗头。

    屋里,堂伯母正在严厉的斥骂:“我叫你去干什么去的?啊?我叫你去接你妹妹的,你倒好,自己提着灯笼回来了,这雨夜路滑,你妹妹一个女孩子,可怎么过来?你脑子被狗吃了?就蠢成这样?”

    少年不服气的顶嘴:“我叫她了,是她自己慢吞吞,亲爹死了还不着急,她就是个傻子。”

    “我看你就是个傻子。”堂伯母抄起一边的笤帚,追着儿子就打。

    宛南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颇觉得好笑。

    伯母这爱演戏的性子,真是一点都没变。

    宛南拍拍衣袖上的雨水,走了进去,站在门口,喊了声:“伯母。”

    “宛南来了?”

    屋内的女人立马放下笤帚,急急忙忙绕过井,走到宛南跟前,一把抱住了她:“哎呦,可怜的孩子,别难过,啊,有伯母在呢。”

    宛南脸上没什么表情,对伯母的行为颇为反福

    她伸手轻轻推开伯母,垂着头道:“父亲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宛南不懂这些,还请伯父伯母代为操持。”

    伯母一手拿着帕子擦眼睛,一手紧紧拉着宛南的手,哽咽着:“你这孩子,这么客气做什么?这本来就该是你伯父要操心的。”

    着,她拉着宛南的手,径直往屋里走,边走边:“哎,你的父亲,打习武,赋异禀,想当年,那武馆师父摆擂招徒的时候,你父亲刚一露脸,还没动手呢,人家师父就看上他了,他根骨好,好好试炼一番,将来是要干大事业的,不曾想......”

    伯母着,又拿帕子擦了擦眼睛,抹掉那不存在的泪水,感叹着:“都这人啊,富贵在,一生的命数是早就定聊,你还,不要难过,要多替你弟弟想一想,知道吗?俗话虎父无犬子,不定你弟弟将来,也是一名将军呢?”

    宛南依旧垂着头,盯着地面的目光越来越冷。

    “伯母的是,宛南记住了。”

    “来,坐下。”伯母将宛南拉到屋里,指着一边的凳子示意。

    宛南听话的坐下,乖巧又安静。

    伯母看着她安安静静的,自己却一个劲的假哭也颇没意思。

    她咳嗽两声,把手帕随意的丢在桌上,顺手还在桌上擦了擦。

    她看着宛南,摆出一副忧赡表情,对她:“你伯父一听到消息,就去找族长商议了,你伯父的意思,是想集合几个本族子弟进京去,不过,哎,有些话啊,我原本不想告诉你,不过你也不了,都十四了,过几个月都能嫁人了,这些事情,我觉得还是不能瞒你。”

    宛南一直坐着,沉默不语,安静的听她胡扯。

    伯母看着宛南的脸色,见她不哭不闹也不问的,心里觉得古怪极了,心想这丫头平日里总喜欢将自己父亲挂在嘴里称赞,这下父亲都没了,这人反而倒是安静了。

    再没见过比这更冷血的孩子了。

    伯母心中腹诽着,看着宛南的目光带着审视,接下来要的话就有点不敢出口了。

    宛南见伯母一时没了声音,反而提醒她:“伯母但无妨。”

    伯母:“......”

    对上宛南那没什么表情的脸,她更不敢了。

    宛南心下也颇为新奇,上一世她听到父亲的死迅,差点晕过去,强撑着来到伯母家,听到她的这些话,眼泪都要流干。

    伯母那张嘴叭叭叭的,就没停过,该的不该的,她都了。

    哪里有今这犹豫不决的样子。

    宛南看着伯母,声音很轻:“只怕叔伯们去了也作用不大,毕竟,都两年了......”

    有些话她没有出来,边关吃了败仗,父亲所在的军队据是无一生还,她还听,父亲跟随的那位将军,有通敌之嫌。

    没有实际证据,这罪名可大可,如今自己姐弟俩都没有被波及,可能是父亲的品阶不高,不到被牵连的资格,也有可能是上面不多追究。

    不管是哪一种,宛南都觉得极其庆幸,哪里还能让叔伯们前去京城惹人注意。

    不过前世伯母也是这样,也不见有人真的去京城,估计就是出来哄她玩的。

    伯母见宛南话了,心下冷哼,心想果然是个冷血的,连父亲的尸骨都不想寻回了。

    伯母拉住宛南的手,对她:“孩子,伯母提点你几句,你父亲在十里八乡也是声名响亮的,你还,不知道一个好的名声能带来多大的好处,我是过来人,我是深有体会的。”

    “趁着你父亲的事还没传出去,外村人尚不知晓,咱找个媒人,给你订一门好亲事,有个好婆家可以依靠,你弟弟将来也好谋出路。”

    宛南微微扯了下嘴角,淡漠的笑了下,只听过出嫁女儿有个娘家依靠日子会好过些,就没听过依靠婆家的。

    “伯母的在理。”宛南。

    伯母眼睛一亮,热情的:“那就这么定了,你父亲的事就让男人们去操心,你的亲事,我亲自来给你挑,伯母跟你讲,邻村有一家姓钱的,家里是真有钱......”

    “伯母。”宛南抬起头,墨玉般的双眼黑黝黝的,静静的看着伯母,脸上表情也淡淡的,她:“伯母,我父亲尸骨未寒,作为女儿,我怎能在噩耗传来的当谈论婚事?这岂不是要遭打雷劈?”

    伯母噎了下,咳嗽了好几声。

    这丫头莫不是在拐着弯骂她?

    作为堂嫂,在叔子死讯传来的时候,撺掇着侄女嫁人,貌似也该当打雷劈?

    少年在角落里滴咕:“两年都没寒,莫不是要诈尸?”

    宛南瞥了他一眼,目光凉浸浸的。

    少年被瞪的浑身一激灵。

    伯母仍不死心的:“毕竟这也是两年前的事了,就算是要守孝,守上一年也好了呀,一年后刚好十五,今年先定亲,明年及笄了就刚好出嫁了嘛,我这也是为你着想,这几年你姐弟俩住在我家,伯父伯母可不曾亏待过你,放心,都是一家人,我不至于害你。”

    宛南点头:“伯母的在理。”

    伯母眉头一跳,她现在就怕死丫头这句话。

    果然,她又听见宛南:“可是,不管我父亲他走了几年,对于我和勋南来,得到他死讯的这,才是我们真正失去他的时候,为人子女,为父守孝,自然得从这开始算起。”

    宛南着,站起身,对伯母微微行礼,到:“这几年来,多谢伯父伯母的照顾,从今日起,我们姐弟俩,将为父守孝三年,我的亲事,伯母就不用操心了。”

    伯母一听,脸就黑了几分,她站起身,看着宛南,语气冷硬:“宛南,真要守孝三年,你可就十七了,到时你若嫁不出去,你们姐弟俩靠谁?靠伯父伯母?”

    宛南垂着头,没话,怕出来吓到她。

    伯母看着她,语气又软下来:“你你,何必呢?你要是守孝一年,也没人会你什么,没必要浪费三年,女人最好的那三年,你都要用来守孝?你父亲知道了也不答应啊。”

    宛南看着伯母,依旧是轻柔的语气:“伯母的在理。”

    伯母:“......”她伸手抚了抚额头。

    头疼。

    宛南又:“陆氏族训有言,祖宗虽远,祭祀宜诚,伯母不用再劝,我意已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