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雨夜

【书名: 劣等夫君 第1章 雨夜 作者:长臂猿的夫人

强烈推荐: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攻略极品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末世之人生赢家一路凡尘明星爸爸宝贝妞     正是清明时节,春山如黛,万物尽显的时候,春雨细细绵绵几日未停,屋内的石板地面都冒出了细的青苔;

    宛南手里端着盏油灯,悄声打开一扇破旧的木门,进来后,又心的将门关好,上了门栓。

    清凉的水雾从半合着的窗中钻进来,带起床边的纱帐,湿气瞬间涌入这个窄的卧房中;

    宛南将油灯放在桌上,几步走到窗边,探头往外看了看,已是深夜时分,大地黑不见底,整个陆家村安静的坐卧在黑夜的雨幕中,仿佛与世隔绝一般,除了淅淅沥沥的雨声,再听不到一丝其他的声响。

    宛南无声无息的将窗户关紧,回身走到床边,掀开床帐。

    一个六七岁大的男孩正安静的躺在床上,被子盖在肚子上,双手虚握着放在耳侧,双颊微红,双眸紧闭,睡的很熟。

    宛南看着他,微微侧身,坐在床边,良久,她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戳他圆嘟嘟的脸。

    男孩毫无反应。

    宛南忍不住笑了,这孩子无忧无虑,睡的真熟。

    随后,她转头看向摆在桌上的铜漏壶,亥时初,差不多到时间了。

    她帮男孩掖了掖被角,放好纱帐,端起桌上的油灯,出了门。

    她们姐弟俩现在住的房子,还是她们曾爷爷那一代留下来的,住了四代人,历经上百年,屋顶房梁摇摇欲坠,三个卧房塌了两个,厨房漏水严重连灶台都烧不热,井周围的瓦片摔坏了好几个,硬生生将井扩大了一圈。

    宛南端着油灯站在井边,仰头看着檐下哗哗的水流,眼里没有对贫苦生活的惆怅,相反,她的心里满满涨涨的,全都是对生的欣喜和期望。

    “砰砰砰!”

    大门处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宛南立刻走上前,拨开门栓,一手端着油灯,一手用力拉开了门。

    门外的少年个子不高,皮肤偏黑,带着个大斗笠,正滴滴答答的往下淌水,少年正在变声期,嗓音粗噶,一看宛南,立刻喊上了:“陆宛南,你爹死了!”

    声音洪亮,穿透雨幕,传到左邻右舍,吵醒了好些人,隔壁家的灯都亮了。

    宛南静静的看着他,没有话,也没什么表情,她把油灯放在门侧的灯架上,顺手拿起斗笠,穿上雨鞋。

    少年看着宛南不慌不忙的动作和毫不难过的表情,原本幸灾乐祸的心思都歇了些,更多的反而是惊奇。

    他觉得宛南肯定是没有听清他的话,又或者,宛南以为他在恶作剧骗她。

    “陆宛南,你爹死了!”少年又重复了一遍,强调:“是真的,铭哥今晚刚从城里带回来的消息,我可没有骗你!不信你现在就去我家,听我娘跟你。”

    宛南没理他,穿好雨鞋带好斗笠,就回身关上门,看着少年,扬了扬下巴,:“走吧。”

    少年看着宛南沉静的表情,愣了一下,看着宛南率先走入雨幕中,也抬脚跟了上去。

    他总觉得,这个宛南跟平日里的宛南有些不一样,难道是因为听到亲爹的死讯,一时悲痛傻了?

    那这傻的也是够彻底的了。

    少年撇撇嘴,没吓到宛南,他觉得颇没意思。

    少年手里提着个油纸灯笼,走在宛南身前,步伐迈的极大,速度很快,将宛南甩在身后。

    雨夜极黑,泥路上都是水坑,宛南家里没有油纸灯笼,她手里空空,看不见路。

    她没有喊少年等她,而是缓慢的,一步一步心的走,不慌不忙。

    倒是前面的少年急了,停下脚步,转头等她:“诶我,你能不能走快点啊!你爹死了!死了,懂吗?你都不着急?”

    宛南抬头,透过雨幕,冷漠的眼神从斗笠下瞥过去,冷笑着:“那你着什么急?”

    少年冷哼一声:“你不着急,那你就慢慢走吧。”着,脚步飞快,提着灯笼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黑沉的雨夜里。

    宛南静静的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后,才重新抬脚,往前方缓缓走去。

    路过一片芭蕉林,雨打蕉叶的沙沙声,让宛南知道,自己已经来到堂伯家跟前了;

    她脚步顿了顿,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房屋,屋门敞开着,隐约能听到里面传来的人声,嘈杂中夹着风雨声,以及雨打蕉叶的沙沙声,屋门口挂着个油纸灯笼,正是刚才少年提着的那一个。

    宛南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前世。

    她的父亲确实死了,不过,已经死了两年了,陆家村距离京城太远了,去一趟翻山越岭,山路艰难,来回就要半年,往来不便,消息闭塞。

    村里但凡有读书的,习武的,行商的,出去能有一番作为的,都很少回来了,衣锦还乡也是好几年回一次,开了祠堂大门供奉一番,然后离开,又是好几年不见;

    死在异乡的陆氏子孙数不胜数,消息能传回村里的,又能有几人。

    宛南姐弟俩相差八岁,当年母亲生下她之后,父亲去从军,跟随的将军打了胜仗,拜将封候,父亲也升了阶,得了赏赐,衣锦还乡,在家里呆了一年多,生淋弟。

    后来,母亲病死,父亲又被召回到边关,临行前,父亲把他们托付给了一个堂兄,再后来,父亲迟迟未归,年复一年,在宛南十四岁的时候,家里才得知了父亲已经战死沙场的消息。

    原本对他们姐弟俩照顾有加的堂伯一家瞬间变脸。

    不仅占了他们家的地,连屋顶的青瓦都要扒下来,修补到自己家。

    姐弟俩茫然失措,有上顿没下顿,弟弟年纪,长期营养不良,导致他体质虚弱,总是生病,在九岁的时候掉进河里,淹死了。

    都父亲是跟在大将军跟前干大事的,有名有姓有品阶,哪日打了胜仗,圣上跟前显了姓名,那可就是光宗耀祖,要把名字刻进‘荣宗碑’的,除夕祭祀的时候,族长也,要将她父亲的名字刻在碑上,供后人瞻仰,流芳百世。

    现在倒好,人都死了两年了,无声无息的,还光什么宗耀什么祖?

    堂伯一家生怕姐弟两个连累了他们,堂伯母哄着宛南,趁着外村人还不知道她父亲的死讯,赶紧找媒人定下个亲事,现在定还能找个好的,要是过个一年半载的,事情传出去了,她无父无母,还带着个七岁大的弟弟,哪家人敢要她?

    到时候她嫁不出去,又拿什么养活自己和弟弟?

    宛南也是,不懂这些弯弯绕绕,堂伯母这么一,她的心里立马惶恐不安起来,生怕饿死淋弟。

    但是用心想一想,如果不是本身名声不好,本村里讨不到媳妇,那人又怎么会舍近求远,去外村里媒?

    她虽然无父无母,但是姐弟俩都是陆氏子孙,族长又怎么可能对他们俩放任不管?父亲给他们留了祖屋,还有一亩字号的水地,就凭这一亩地,她就根本不愁嫁不出去。

    堂伯一家不过是想把她们姐弟俩打发的远远的,然后好占用他们的房屋田地罢了。

    想到这里,宛南深深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心口疼,都是被自己蠢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劣等夫君相邻的书: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彪悍农女好种田兽灵王座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待卿之以诚清穿之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