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假如(7)

【书名: 不义侯 第二百三十九章 假如(7)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庶子风流大文豪龙起南洋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大清隐龙逆流伐清     余梦免不了笑。

    虽然战斗失败,让金影逃跑。

    但是之后的经历,他很喜欢。

    ..............

    在北方,那里离着中原很遥远,那里常年被积雪覆盖,一年四季只有冬,那里有高山,那里有茂密的松树林。

    松树林里有着多到数不清的动物,有松鼠,有狗熊,有猫,有狗,有上飞的,地上跑的,树上跳的,他们和谐的生活在松树林里。

    “很久很久之后,这片树林被砍掉,那里的山被移平,山后的河海解冻,那里无边无际。”

    “于是我们能再度拥有变化着的四季,不再是一成不变的冬。”

    一只的狸猫窝在大狗的旁边,大狗厚重的毛发为这只的狸猫遮挡着寒冷的冬。

    狸猫懒洋洋的问,眼前是无尽的白色,那全是雪。

    它问“那那个时候,还有我们吗?有我们的子孙后代吗?”

    大狗的眼皮耷拉着,仿佛能碰到地上,它“呵呵,自然是没有我们了。”

    但它的狗头抬着,同样望着前方一望无际的雪林,浑浊的眼神中充满着希望“但肯定会有我们的子孙和我们同类,那肯定是无限的,而不是局限在这的森林里。”

    大狗“那时候,它们的征途一定是星辰大海!”

    狸猫有点高兴,因为它听到了大狗口中常的星辰大海,因为它在夜里,只能看到最闪亮的那一颗星星,而大海,它根本没有看到过。

    狸猫抵着大狗的身体,用的猫头摩擦着。

    “星辰大海?老黄你不要胡带节奏,这世界这么好,哪有什么星辰大海?!”长尾松鼠倒勾着树枝。

    狸猫不愿意其他动物诋毁大狗的星辰大海理论,它离开舒适的窝,挡在大狗面前。

    狸猫龇牙咧嘴地“我不许你这么阿黄!”

    大狗没有回头,它不准备搭理长尾松鼠,它对狸猫“你快回来,刚热乎的地方你离开了就变凉了。”

    等到狸猫回到原来的地方,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酸味,长尾松鼠并没有离去。

    大狗“慢慢,星辰大海也是属于你的啊,你还年轻,你还有冲劲,你能把未来的日子攥在手中,你能自由的奔跑。”

    长尾松鼠“可它是慢慢啊,松树林长跑比赛最慢的狸猫。”

    狸猫“我才不慢呢?!我,我都在练习。”

    狸猫依偎着大狗更加的紧,它“再者,我哪也不想去,我只想靠在阿黄身边...至少现在。”

    大狗“可是我看到的那些都是过去,真正的世界不像是这里一成不变的,就连松树每年都会不断的生长,你我都会老去,昨森林东头的大狮子早就驾鹤西去了,我给你讲的都只是过去,我老到再也走不动了。”

    它“你会长大的,你会对外面的世界有着更加充足的兴趣,你也许会恋家,但你总会想着去外面的世界看看,那时候你看到的,就是我看不见的未来。而那些,也会成为你的过去。”

    狸猫慢慢地“我肯定会一直在你身边的,星辰大海没有你的吸引力大,再者,你的身上早就有了我的气味。”

    大狗有些无奈,它“你不是一直想看看大海是什么样子吗?”

    “你跟我过的,那是泛着圣洁的光芒的镜子,那是堂,那是心灵的救赎,那是一片片浪花组成的伟岸。”

    “我在大海那里放了一只海螺,就埋在海岸的土里,我埋得很深,那里有我所有的过去,有的我给你讲过,有的我没有过,而现在啊,我老了,记忆里不够了,很多很多我都记不住了。”

    “你想让我帮你找到那只海螺吗?”

    “嗯!”

    “好,你告诉我,大海它在哪?我去找给你,哪怕是涯海角。”

    “前面那有一座高山,这是世界最高的地方,你要多穿一些,你要变得强壮,不然你会那里的寒冷击败,不然你看不到山那头的大海!”

    “我这就去给你找!我这就去给你摘来!”

    长尾松鼠没有出声,大狗没有话,松树的雪掉落下来,冬日里平白无故刮起大风。

    狸猫回头,因为它忘了告别,掉落下的雪成了阻隔猫与狗的另一座高山。

    但狸猫年轻又自信,它有信心在一之内找到那只海螺,那只海螺藏在大海旁边的海岸上,对于它来,只要找到大海,它便完成了任务的一半。

    长尾松鼠仍然倒挂在树枝那里,大狗窝在大树前,掉落的雪,平白无故刮起的雪,覆盖住大狗的身子。

    “喂,你还在吗?”长尾松鼠摇摆着尾巴,树枝跟着尾巴的摆动而晃动。

    “嗯。”微弱到几乎听不出。

    长尾松鼠便看着前方,它也看不见狸猫的背影,它便望着高山。

    望到了一颗豆大的移动的物体。

    长尾松鼠向后方大喊大叫,不一会儿所有的动物出现在大树两旁。

    老虎走到大狗旁边。

    大象走到大狗前面,轻轻的动着象鼻子,拂去大狗身上的积雪。

    森林中最快的豹子轻声着“它死了,我也没有对手了。”

    豹子落寞的离开。

    “等等!”猴子,这是森林里眼睛最尖的物种。

    所有动物看着猴子,猴子“老黄还有气。”

    蛇马上到大狗身边,紧紧贴着它。

    蛇一个一个字的重复,它“它,辛苦了。”

    所有的动物看着那高山上豆大的在缓慢移动的物体。

    于是狸猫开始它的奔跑,狸猫弱化了它的时间,它回头看过离的越来越远的松树林,它从来没离开那里那么远,它有那么一瞬它想往回跑,它想滚下去,那样会快一些。

    但狸猫还是忍住了,它知道它背负着阿黄的期待,它要代替阿黄去找那星辰大海,它要为阿黄找到那只藏在海岸处的海螺,它要听完阿黄没讲完的过去,它也要讲给阿黄它不知道的未来。

    于是它只能陷入无尽的怀念,松树林有着很多可爱的长辈,比如大象阿松,老虎翠翠,豹子阿红,还有好多好多在冬阳里奋力吸取阳光的花鸟草虫。它们总是很忙,狸猫永远都不知道它们在忙着做些什么。阿松忙着在森林里跳舞,加上它的长鼻子,显得滑稽又可爱;翠翠忙着审视着它的领地,它是一只很好的老虎,老狮子死的时候,是翠翠为狮子守夜;阿红不守本分,每都来找阿黄下战书,要好好的比试一回。

    狸猫不知时间,不知疲倦地跑出松树林,跑到了高山上,它觉得自己跑到高山的山腰。狸猫从来没觉得自己会这么有干劲,它觉得自己的距离足以包围四五圈松树林。

    狸猫看不到高山到底有多高,阿黄跟它过山顶时便能触碰到空,可它仍然感受不到,因为它毕竟不知道到底有多高。

    狸猫慢了下来,路上碰到一只从洞里跑出来的狼,狸猫认识这只狼。

    “白哥哥!”这只狼在狸猫眼里很白,白到没有丝丝杂质。

    “白哥哥,高山到底有多高?”

    “高山啊?应该有那么高吧!慢慢,你到这里做什么?”

    狸猫望着看不到顶的高山,它“我要到那里!我要碰到!我要找到大海!我要击破所有抵挡不住的寒冷!我更要看到星辰大海!”

    狼未言一语,它“老黄让你做的?”

    “不算吧,这算是我自己要做的,它有一只海螺被藏在大海那里了,我想找到那只海螺。我要告诉所有,星辰大海是存在的!”

    狼望着松树林,它的眼神很好,它看到围了很多动物。

    狼有点庆幸,它能赶上时候,它“今是个好日子。”

    狼没有笑,没有哭,神情平静,看不出任何变化,它看着狸猫,它“你往上冲便是了,高山不高,空也不高,大海不远,星辰也在,那里更不会寒冷,而海螺,它会在大海那里永远等着你。”

    狸猫点头,“那白哥哥,你去哪里?”

    狼“我要下山。”

    狸猫跳起来,地上砸出的脚印,它“太好了,你告诉阿黄,我要给它找海螺,让它在黄昏的时候等我回来,我会拿着海螺回来。”

    狼点头。

    狸猫“还有还有,千万要告诉阿黄,我想它。”

    狸猫向上冲,向高山之巅冲,向穹顶之下冲。

    狸猫冲击着所有的阻碍,那些来自风,来自雪,来自温度,来自阿黄身上的长毛,来自所有的松树林的朋友们。

    直到它登上了石峰,那是高山之巅,是被誉为与齐高的山顶。

    狸猫向后望着,巨大的树木变成了草,这时狸猫才发现自己曾经觉得巨大无比的松树林大不过是阿黄的身躯。

    狸猫抬头望着,上的云朵就在它的眼前,那是一群白色又浓状的丝汇聚成的团状的物体,它这才发现,它碰不到,看着很近,可实际上真的很远,远到不管怎么碰都够不到。

    狸猫向前望着,没有看到星辰,也没有看到大海,看到的仍然是一片曾经触手可及的银装素裹的大地。

    但它没有泄气,因为它看到在那遥远的远方,是一块的蓝色,阿黄过,真正的大海是蓝色的。

    狸猫仿佛听到海洋传过来的声音,那是夜间阴风呼啸的感觉。

    狸猫想要欢呼,欢呼它找到大海了,它看到空了,它没感觉到寒...

    是的,狸猫才发现自己没有感受任何寒冷,在高山之巅,狸猫没有感受到任何生理上的不适。

    狸猫出声欢呼,它击破了被阿黄定性的不可打破的寒冷!

    “阿黄!你看到了吗?!那远处的蓝色,那肯定是大海,你的海螺就肯定在那里!”

    它翘起脚,高心走在高峰之上,很空旷,狸猫发现有一支花立在平地中间,它没见过这样的花,它嗅嗅花肯定会散发出的气味,带着一丝甘甜,又带着一丝暖意。

    谁也不知道这支花是为什么立在这里。

    “你为什么要离我这么近。”狸猫看来侵犯了这支花独有的高洁福

    “你很香,我很喜欢你。”

    “你再怎么表白我也不会原谅你侵犯我的行径。”

    “我只想嗅嗅你,好记住我没见过的花儿,记住你散发出从没闻过的香味。”

    “为什么?”

    “因为,我要找到真正的星辰大海!我没法逗留在这里,所以我只想记住你,我们萍水相逢,今后以缘再见。”

    “你别走。”

    “为什么?”

    “几千年前,有只狗来过这里,它只待了一会儿,它便下了山。那之后,再也没有谁来到这里,陪我话了。”

    狸猫想到了阿黄,但是阿黄它自己今年是第九十九年。

    “我是第二个?”

    “嗯。”

    “好,我陪你聊,你想知道什么?”

    “谢谢你,我想知道未来的事情。”

    狸猫便讲了它的过去,它的过去只有两个部分,松树林的朋友和阿黄。

    讲着讲着,狸猫闻到了悲赡气味,森林里死了动物时,便有着这种气味,那时很多参加葬礼的动物都在哭泣。

    对于狸猫来,这应该就是代表着哭泣的意思。

    “你在哭泣?”

    “没樱”

    “你骗猫。”

    花儿被狸猫揭穿,它“慢慢,我求你一件事,很简单。”

    狸猫点头,“你,我帮你做。”

    “把我拔起来,扔到你来时的山的那边。”

    “可是这样你会死的?你为什么想要死?”

    “我不会死的,我的花里有我的种子,它们会随着风飘荡,会飘到山的那头,松树林的土地是肥沃的,我会很快的生长起来,来年春,你便能再次看见我。”

    狸猫想,来年春?松树林哪有什么春?但它知道花有种子便能扎地生根,再度花繁叶茂起来,它“好吧,你忍一下,可能会疼。”

    它咬下花儿的枝干,走到来时的山脚边,张开嘴,冷风灌入狸猫的嘴,被刁住的花被风吹起,飘荡着向着松树林的方向。

    狸猫继续面向有大海的那边,这时它听到一个声音,轻声的“我来了。”

    “你是谁?你在哪里?你为什么不陪着花儿聊。”

    “我就是花儿的一片花瓣。你看到了吗?我就在这里。”

    狸猫绕了一圈,它看到地上躺着一枚花瓣,那是花儿的一部分。

    “你为什么不去松树林。那里有肥沃的土壤,那里有吵吵闹闹的花鸟草虫,你不用再等上几千年期待另一个到达山顶与你聊。”

    “我见到老朋友了,它让我来陪陪你。于是,我便来了。”

    狸猫点头,它再度面对着海的那边“你可要跟紧了,我可是很快的。”

    狸猫在顶峰之上奔跑起来,花瓣随之飞舞起来。

    它跨过顶峰,迈向蓝色的大海。

    它下了山,走一遍老狗走过的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新唐朝王爷贞观小财神初唐求生异界浩然正气三国飞将吕布我在三国玩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