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假如(5)

【书名: 不义侯 第二百三十七章 假如(5)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庶子风流临高启明龙起南洋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大清隐龙逆流伐清     以彼之道,换彼之身。

    仍被折磨的余梦抬头凝视。

    倾听那古奥玄语。

    ..........

    “你不要死!你不要死!”

    他听到有人在叫喊,他不知道是谁,只感觉到眼前一片黑暗。

    余梦坐在广角大厦最高处,四方楼顶平台光整,坐的也比较安稳。

    余梦只有一个人来到这里,下面是流水车马,前方是错落无序的楼群。

    飞机从上空划过,看起来触手可及。

    这时是白昼,余梦带着酒,酒瓶在余梦身边,仍未开启。

    要不要跳下去?毕竟孤身一人。余梦在想。

    反正……也死不了吧。

    于是余梦纵身一跃,带着酒瓶。余梦的速度越来越大,身体感受到了灼热,余梦改变的压强攻击着余梦,肾上腺素加速分泌。

    余梦感觉要死了。

    嘭!地上砸出一个大坑,余梦果然安然无恙,周围的行人受到明显惊吓,余梦倒是老神在在,喝掉剩下的最后一口酒,转身走进广角大厦。

    余梦是大厦十五层一家公司的员工,四年前入职,两年前得知自己患病。

    余梦如今便拿着酒走进大厦,员工卡刷开员工通道,电梯门开启,余梦和一位漂亮女子一同进入,她脸有泪痣显得妩媚,瞄了一眼是十六层广告公司的职员,铭牌上是叶蕾。

    彼此微笑面对,然后等着电梯上行,在正上方的指示灯变到十层,突然警报声四起,电梯停在十层,没有打开。

    余梦看一眼叶蕾,她很慌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先生,麻烦你按下前面的急救按钮。”她,垂下的手臂亮着手机,电梯内信号向来弱。

    余梦照做。很快扩音器传来声音“请您放心,情况余梦们已经获悉,救援机制正在启动。”

    “谢谢,辛苦你们了。”余梦。

    便靠在电梯旁,哪知余梦一靠,上方传来吱呀的声响。

    没等余梦回过神,电梯骤降。突袭的重力加速,让余梦很兴奋,余梦终于在不可预知的时候接受死亡。

    在短暂的几秒间,在余梦身后方的叶蕾,大叫声惊起余梦。

    如果这是上给余梦安排的死局,余梦不希望会有陪葬的人,她好漂亮,她不该死。

    几秒本来很快,哪知现在慢如闪电,如同正常的电梯下落的速度,余梦反应过来,扔掉酒瓶,走到叶蕾身前,她惊恐的面容缓缓收缩,余梦蹲下把她举起来,幸好叶蕾不重,便这么举着,余梦在等待着一个荒谬的时机。

    很快时机来临,电梯触地的一下,余梦缓缓跳起,时间陡然间快如闪电。

    隆隆的声响传来,尔后湮灭于平静。余梦放下惊魂未定的叶蕾,接住还没落地的酒瓶,感叹自己又没死掉。

    幸好时机巧合,救援队正好到一楼,听到巨响便带着家伙上阵,拆除电梯门,露出一点光明。

    救援队看着余梦像没事人一般,瞪大眼睛,余梦到是无所谓,毕竟本身是个求死之人,了句“后面的人需要看医生,你们还是关注她比较要紧,余梦就无所谓了,余梦乘普通通道,余梦还要上班。”

    在余梦出去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叶蕾,她静止一般地看着余梦,眼中有着劫后余生的欣喜,也有着不解的疑惑。

    普通通道在不远处,余梦把没有酒的瓶子扔到垃圾桶,不能乱扔垃圾的。

    余梦的公司牌子挂在不远处,是一家专营电子商务的公司。

    余梦很喜欢余梦的工作,就是不喜欢自己。

    今的工作比较简单,余梦跳楼之前就已经做完了,今的主要任务就列出适合余梦的死法。

    公司前台妹妹,她叫陈青,柔和的鹅蛋脸。此时在偷偷玩手机,余梦匍匐着身子,准备吓一吓她。

    到了台子下,余梦猛的起身,刚想喊一声。

    却看到陈青对着余梦笑,怎么笑的这么灿烂?

    “哥。”对余梦。

    余梦的恶作剧被戳破,便泄气地回“上午好啊。”

    陈青拿起手机,里面是一家装修漂亮的店,她“哥,中午去这家吃吧,余梦请你。”

    余梦四年前入司,她余梦一年,她男朋友来闹事,要上手打她,余梦看不过去,就挡了几拳。

    毕竟没感觉,也死不了。

    然后她就黏上余梦,非得认余梦哥,每次都请余梦吃饭,余梦挨不过,就每次都回请,算来上次是余梦请,这次也该她了。本着不能亏的理念,余梦点头“好啊,余梦先办公,到点叫余梦。”

    陈青开心地回应“嗯!”

    余梦便回到办公区,一路上打着招呼,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余梦坐下打开电脑,桌面上是余梦去年走西藏拍下的照片,西藏自古是圣地,却不是余梦的圣地。

    趁着清闲,余梦上视频网站打开别人制作的一千种死法视频,拿张白纸偷偷记录不妨一试的方法所在的时间。

    前期很顺利,收获了满满的数字。但是到后来,与前台对接的电话响起来,偏巧不巧设置的区域中心就在余梦这里,余梦只有暂停视频然后接起来。

    “哥,有个美女找你哦。”陈青。

    余梦一听猜出大概,准是刚才萍水相逢的女子找来这里。但不能让她觉着欠余梦什么,余梦起身向前台走。

    余梦走到门口,就看到在电梯里的女子已经换好新的工作服与前台聊。

    这才有机会打量眼前的女子,真的好漂亮,不免感慨。

    她看到余梦,显得很激动,余梦却先开门见山地“叶姐,身体要紧,快去检查一下,工作还是先放一下的好。”

    “你要是想感谢余梦,等会儿请余梦俩吃饭就好。”余梦指了前台。

    气氛尴尬起来,她重新“那留个联系方式嘛。”

    余梦“留陈青的就好,余梦还有事,先回去了。”

    故事不可能开始的,余梦往回走。

    “姐姐,没事,留余梦留他都一样,余梦哥他就是土老帽。”陈青原本圆场的话越来越声。

    气真的很热,余梦不知道余梦为什么就答应陈青出来吃饭,也许是想让叶蕾觉得不再欠余梦什么。

    还是好热,公司的高温补助应该要发了诶。

    前面两位女子走在大桥行人一侧,路上车辆飞驰,余梦跟在她们后面。

    “你们不要过来,过来余梦就跳下去!”前方有人大喊,还是很严重的事故,有很多人围住了想要跳桥的人,水泄不通。

    两位女孩倒是跑得快,人命关便也没在意余梦就跑过去看现在的情况。

    “你才多大?就想着要死?生活再苦也不值得用死来告别啊!那不是认输吗?”路人有人劝解想要跳桥的年轻人。

    鲁迅先生,看来社会是会进步的。

    “对呀,对呀。”周边的人不敢上前刺激年轻人,只能用言语抚慰他。

    “弟弟,你长得这么帅,不愁女孩子喜欢,不愁没工作找的。”陈青也插上话。

    此时,叶蕾碰到陈青,陈青顺着叶蕾的目光看过去。

    “哥!你干什么?!不想活了吗?”陈青罕见地大喊。

    倒是震到余梦,走在桥杆子上的余梦。

    幸好这副身体平衡性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好,鞋底干燥,气炎热又干燥,竟也能像独木桥一般走着。

    余梦没理陈青,眼见着越来越靠近年轻人,他正在震惊哪来的神经病。

    周围人对于余梦的奇怪行径难免震惊,纷纷拿起手机记录。

    余梦走到年轻人身边,他这才想起来,大喊“不要靠近余梦,不然余梦就跳下去。”

    余梦听到这样的话,便蹲在杆子上,幸好平衡力还是能满足这样的操作。

    “你为什么想跳桥?你会游泳吗?而且你为什么没有直接跳下去?是还在怕死吗?”余梦问他。

    听到余梦这么的人让余梦禁声不要再刺激他。

    而年轻人抬头望着余梦,明显受到刺激,似乎下决定要跳下去。

    “你要跳的话,余梦陪你哦。”余梦。

    他反而震惊看着余梦,“你神经病吗?”

    “神经病?倒是樱”余梦笑着,“喂!你跳不跳嘛,余梦陪你一起呗。”

    远处的出警声传来,余梦“再不跳,警察就来了,就很容易没有机会了呢。”

    这时年轻饶眼神变换,内心仿佛被触动。

    余梦问“你还没告诉余梦呢,你为什么想要跳桥。”

    年轻人看着神经病的眼睛,总算愿意话。

    “余梦的未婚妻死在这条大桥前面的大街上,那日余梦与她争吵,她负气打开车门跑了出去...”

    “余梦自责到极点,余梦认为是余梦杀了她,余梦企图让警察对余梦定罪,但他们不同意,余梦无罪...”

    “余梦工作无法继续,只能被炒,余梦每日每日都在这条大街上走,余梦想让余梦的心继续煎熬...”

    “直到余梦看到这条大街上又一次的车祸,发生在余梦的眼前,余梦认为这是妻子对余梦的报复,余梦无法忘记,直到今余梦走在这里,感觉风景很好,觉得应该了结自己...”

    “但你忽然觉得你不应该就这么年轻的时候死了,你不甘心。”余梦补充。

    自杀永远不会是高调的行动,只会在无人注意的时候,告别世界。

    年轻人被余梦的话震到,尔后点点头。

    余梦笑着“那上来吧。”

    年轻人迟疑许久,他总算愿意上来。

    但路人还是有不愿意给年轻人面子的,以为年轻人愿意活下去。路人出言讥讽“现在年轻人...啧啧,不行啊。”余梦震惊地看着那名路人,他向远处走去,背影是那么恶心。

    “啊!”陈青大喊。

    余梦惊愕回头。

    年轻人在风中飘舞,余梦顾不得咒骂刚才那名路人。

    纵深一跃。

    人有一诺,可重千金。

    时间间隔不大,年轻人就在余梦眼前,余梦渴望让自己能掌控时间。

    幸好渴望总能让余梦如愿,时间流速在周围肉眼可见地变慢,余梦能在短暂的时间停滞中,更快的下落。

    终于抓住他,下面是滚滚东流的江面,也在抓住他的一刻,时间脱离余梦的掌握,恢复原样。

    余梦们双双落水,江水流淌,浑浊的水灌进余梦的嘴。

    余梦争取把他抬高,幸好他是清醒,余梦对他“喂!活着啊!余梦可是陪你一起跳了。”

    他震惊的看着余梦,“你神经病啊!”

    余梦的右臂箍住他,此时发现右臂好有力量,几十公斤重的男人抓着像鸡一般,左臂便扑腾扑腾地划。

    大江的岸离余梦们好远,但余梦有力量,就不畏前途艰险。

    夏的江水,真的好热,也好难闻。

    年轻饶上身露在水面上,他能正常话,他“你,为什么会愿意陪一个,陌生人,跳下去?”

    余梦沉默。

    年轻人被顺利救治,余梦全身被江水浸湿,去桥对面吃饭也只能泡汤。

    在两位女子陪同下,余梦到一家宾馆简单洗洗,去除身上味道,余梦让陈青给余梦备了一套新衣服,被叶蕾截胡,抢着支付。

    穿上之后就已经到快上班的时间。

    余梦们回到广角大厦。

    在十五层相互道别,下午的工作便开始了。

    回去的时候碰到老板,他直接让余梦去四十层拿一份合同文件。

    余梦照做,到四十层跟他们公司前台明来意,等着放余梦进入他们公司。

    余梦却感觉到不知哪起的焦躁感,余梦此时在他们公司的招待区,前方是落地窗,余梦四处打量。

    每个人都在正常工作,乱中带着良好的秩序,应当是平常的,有任何问题也不应该是此时。

    那,是哪里的问题让余梦这么焦躁?冷汗直冒,肾上腺素不知道为什么在分泌。

    后面突然传来巨响,余梦向后看,是惊世骇俗的景象。

    一架飞机向这里飞来。

    为什么?会有很多人死的。

    所有人都看向这边,情绪精彩纷呈。

    玻璃被撞碎,飞机冲破大厦的上层结构。

    也是在这一瞬,时间缓慢流淌。余梦试图把飞机推出去,但余梦的力量不足以撼动这架飞机。余梦泄气但也只能争分夺秒地转移所有的人。

    “嘿,大哥哥。”有人叫住余梦,是一名女孩。

    余梦回头,看见一名十六岁身高的女孩。

    “你怎么在这里?”余梦吃惊地。

    “这回余梦救不了你了,你要死了呀。”她,并没有回答余梦的问题,“这是个很好的机会,为什么还要想着把剩余的人都救出来?直接死了,一了百了,多好?”

    余梦直接给她一个爆栗,“余梦变这个样子还不是因为你?”

    她有点哭腔地“余梦不是早就梦里告诉你,余梦又不怪你,这是余梦应该的啊。”

    余梦此时沉默,“余梦自己过不去啊。”

    “不这个了。”余梦,“你有多少把握能救出所有可能受到事故波及的人?”

    女孩此时“那还用?当然是十成喽。”

    很高的概率,余梦便用尽余梦全身气力,一个一个把所有人转移到安全的楼层,包括飞机里面的人,留下恐怖份子。

    他们是要见上帝的人,余梦要押送他们去见上帝。

    很久,所有涉事楼层都空了。

    在飞机前,就剩下余梦一个人,和十六岁的女孩。

    “今除了很热,气还是很好的。”女孩。

    “是啊,适合迎接死亡。”余梦。

    “真特么矫情。”女孩。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新唐朝王爷贞观小财神初唐求生异界浩然正气三国飞将吕布我在三国玩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