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假如(4)

【书名: 不义侯 第二百三十六章 假如(4)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最强兵王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清隐龙逆流伐清     但是余梦马上感受到一股难以言喻的无力福

    他想起来,被称作鱼骨的那一世。

    他马上被另一个世界吸走。

    都市在建业路有一家24时便利店。

    在下午六点到凌晨二点的时候,这家便利店只有一个店员在工作。

    他叫余顾,一般在晚上十点的时候,他要照常清理货架。

    现在的时间正是2120年的6月14日晚上的九点钟。

    余顾还有四个月就要到二十三岁,他前几刚毕业答辩结束,连带着这份深夜售货员的工作也要进入收尾阶段。

    他这时正在整理货架上的物品,把每一个摆放好,这时门铃响起,他下意识地“欢迎光临。”

    走进来的是在旁边同样做夜班服务员的石琛,她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她对余顾“我买个雪糕,晚上也热得很。”

    余顾“好,自己拿吧,先吃就是,我再给你刷。”

    石琛笑着“好啊。”

    余顾不善于交际,所以他不知道该怎么跟女孩子话,只顾自己整理货架。

    但过了一会儿,石琛突然,几乎是毫无征兆地问余顾一个问题“风骨,你觉得这个世界是真实的吗?”

    余顾像是早有准备一般,因为石琛从今年的五月份就一直在问这样的一个问题,余鼓回答很简单,他“真实的啊。”

    若是以往,石琛便会不再问,但是今的晚上,石琛对余顾“你看。”

    余顾摆放好一盒零食,他回头看,下意识的“怎么了?”

    石琛全身上下都在燃烧,像是从地狱里出来的恶灵骑士。

    余顾感觉到一股奇异的火焰在心中升腾,他理应感觉到畏惧,但是此刻,他很兴奋。

    余顾问“这是什么?好漂亮。”

    石琛如同岩浆一般的眼睛恢复原本的面貌,她手上的雪糕安然无恙,她对余顾“我也不知道,今早上醒来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变了样。”

    余顾和石琛两个人沉默看着滚动播放的新闻,这一切来得几乎是毫无征兆,尤其是余顾,他只觉得这几没有任何的变化,甚至没有感受到所谓异变的存在。

    石琛伸出食指,上面出现一个火苗在慢慢起舞,她对余顾“难道你没有感觉到什么变化吗?”

    余顾沉默一会儿,搜肠刮肚,想要找出来自己有没有什么变化,但最终他只能无奈摇头,“我凌晨两点半回的寝室,三点就睡觉了,一觉醒来到十点钟,我没有感受到任何变化。”

    石琛“那挺好的,我感觉到这种变化之后,觉得很难控制。”

    余顾“你刚才不是挺收放自如,没什么难度的吗?”

    石琛“要是释放出温度,那才吓人,我不释放温度,那还是蛮好控制的。”

    这时,门铃响起,进来一个带着兜帽的男子,余顾一看来客人了,对石琛“来人了,我们等会儿再聊。”

    余顾走到收银台后面,他对男子“你有什么需要?”

    男子“拿一盒红塔山。”

    余顾利落地找到烟,刷码,“十块钱。”

    男子掏出钱包,显得有些破旧了,他几乎是把里面的内容要掏空了,只有九张毛毛愣愣的一块钱纸币。

    男子的窘态立刻显露出来,他求助一般地看向余顾。

    余顾无奈摇头,“实在不好意思,我只是一个店员,没办法给您抹掉一块钱。”

    他继续“而且这个不是什么救命的事情,我没必要帮您。”

    男子尴尬的手迟迟不肯放下红塔山,余顾也没遇到这样的情况,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要不,等您有钱了再来?”

    男子好像是被余鼓话触碰到脆弱的神经,他放下红塔山,余顾松一口气。

    他准备把烟放回去,这时男子“有钱,有钱又有什么用?!”

    余顾听到男子充满狠劲地话语,他眼神示意在一旁吃雪糕的石琛,石琛马上了然于心。

    男子猛地摘下兜帽,他一只眼睛闭着,一只眼睛是金色的。

    他对余顾“我要让所有瞧不起我的人,死在我的脚下!”

    男子猛然地掐住余鼓脖子,而在一旁的石琛被吓住。

    余顾被男子拎起,他的气越来越不顺,头昏脑涨,头重脚轻,青筋暴起。

    男子金色的眼睛怨恨地看着余顾,在余顾仅存的意识里,他知道必须要做些什么,不然很有可能他会在死在店里。

    唯一破局的可能就留在石琛身上,余顾艰难地看着吓傻的石琛。

    余顾断断续续地“石琛!”

    石琛被余顾近乎于求救的声音惊醒,她马上想到余鼓意思。

    瞬时之间,石琛被红色的火焰覆盖。

    她如同地狱的魔神,走到挟持余鼓男子身后。

    石琛伸出食指轻轻点点男子的后背。

    几乎是顷刻之间,男子痛苦大叫,余姑以喘息。

    石琛被惊叫声吓到后退,她看着她在男子身上点出的一个细长的洞,震惊不已。

    而余顾喘息一会儿后,他没感觉到任何恐惧的情绪,他生气地走到男子身边。

    余顾“我就是个普通店员,路边有姑娘吃不上饭我都会给上十块钱,哪怕我知道是骗我的,但我也心存侥幸,希望十块钱能帮上他们。”

    他“你有钱有什么用,有钱当然好啊,能救人啊!”

    余顾拎起男子的衣角,他“你给我站稳了!”

    他从兜里拿出一张二十块钱,他“这二十块钱和你的九块钱,你拿好,这能活几,这几你最好戒了烟,好好找一份工作。”

    男子只是在痛苦地喊叫,余顾继续“但是你掐我那一下,就不能这么算了!”

    余顾对一旁吓傻的石琛“石琛,你过来帮我架住他。”

    他“我要揍他一拳。”

    但他看到石琛在一旁双目无神,手中的雪糕还没有吃完,余顾只好强行扶稳男子。

    在男子即将瘫软在地上的时候,余顾迅疾地出拳,砸在男子的脸上。

    ……

    这是余梦主动挥出的第一拳。

    ……

    大理寺,问询室。

    “元四年叁月初三,青云楼发生命案,是在你的楼下。”白衣探余枫坐在被审讯饶对面。

    白衣探余枫是酆都少有的少年英雄,他十几岁的年纪便是大理寺的首席探官。

    “是。”带着镣铐的嫌疑犯神色平静,抬头注视着余枫。

    “死了几个人?”

    “七个。”

    “分别是?”嫌疑犯是第一次被审问,余枫进行一些简单的问询。

    “酆都太平监陈御史,中书省胡仆射,御史台黄大人,督军白爵爷,内阁百里缺,驸马余走马,还有成王。”嫌疑犯语调平淡地宣读启王朝最为贵胄的一批人中的七位佼佼者。

    余枫纵使十几年判案经历,听到这七位的名字倒吸一口凉气。他在纸上记录着。

    而在余枫的背后,是一堵特殊制作的青铜镜。在镜子的另一面,戍卫史程平神情阴翳地注视被审讯的嫌疑犯。程平昨日晚被皇上密诏,被吩咐务必要秉公执法,没有任何决定性的证据不可随意指定犯人,不必受七人宗族子弟影响。皇上又对程平了些贴己话,他刚接先帝遗志,赏罚应当分明,不应有亲疏区别。他也接了皇上的死命令,如果确定嫌疑犯。务必当街游行,斩立决。

    可是程平今日伙同余枫,压捕青云楼主陈望时,顺道勘察了整座高耸入云的青云楼。

    真的只剩惊叹和疑惑。

    程平一早调取戍卫兵百余人,余枫随同。案发地在酆都旁不远处一孤岛,唯二船夫周转于两岸处,上岸处两旁皆平原,最茂盛处不过过膝而已。除了自带的船只,百余人十个来回才运送成功。

    程平余枫两人最先上岸,一眼望去,四面环水的孤岛唯中央立着一座楼,楼低眉处有铭牌,青云楼。此时当正午,青云楼门紧闭。程平走在最前面,余枫与程平分别,去勘察青云楼周围地形。

    不知何时,程平身旁多了一人,此人在青白日,全身黑衣装扮,利落潇洒,一双剑眉星目暴露其外。瘦削的身形,微微隆起的胸部,这是一名女子。

    “潇儿,控制住青云楼主。”程平对被唤作潇儿的人吩咐任务。

    潇儿倒是没有多做回答,向前快速冲刺,几个翻转间,便上了数层楼,直冲云上。

    程平在路上慢悠悠地走,脑中过滤着事件的初始资料。

    昨日,内阁百里首辅的内人向大理寺报案,今日不见官人踪影,疑有变故。当今改革派的要人疑似出事,大理寺不敢不重视,立马派人通知了在外巡视的程平,程平也未敢马虎,马上用权直入皇宫,谁知到了皇上内寝,成王爷的妻子,余驸马的妻子昌平公主,御史台核心黄大饶夫人,太平监的,中书省的,甚至还有将军的妻子,全全在皇帝内寝聚集,空气都是悲赡。程平从在场的饶交谈了解到一个很严峻的情况,这些大吏,全都失踪了。他顿时感觉到背后有座山压着他,他在所有饶期盼下,临危受命。

    程平出宫门,立马奔向酆都的情报体系,是他一手建立的网络。他在网络的核心发布了任务,晚上城禁之际,全部传到了他府上的案板上,对面是启王朝赫赫有名的白衣探余枫。

    “七位贵人离府的理由语焉不详,无法从这里作为事件的突破口。”余枫翻看着资料,提炼着一部分上面显示的信息。

    “看看百里首辅妻子给出的理由。”程平引导着余枫的判断。

    “便是寻常的去东边集市买蜜饯。百里夫人喜吃蜜饯,首辅大人亲自买,更显恩爱,应当是没什么问题吧?”余枫翻到百里首辅那一页。仔细咀嚼着资料透露出的信息。

    “叁月初一,东边集市卖蜜饯原有三处,首辅下午离府,卖蜜饯的贩在那时仅剩一处。”程平下着论断。

    “你是。”余枫渐渐猜到了程平的想法。

    “对,叁月初二,东郊发现尸体,尸体特征辨认后,是当日唯一售卖蜜饯的贩。”程平喝下第一口茶。

    “在贩口中发现一张字条。”程平摩挲着杯檐。

    “青云楼?”余枫翻出宗卷的夹层拿出纸条。

    “是的。”程平下着论断。“目前,仅能猜测出,七位贵人几乎在一个时间段离开酆都,所为一件事,而且。”

    “他们不带兵马护卫,显然是很信任某个地方的主人,而这个地方很可能就是青云楼。”余枫补充着程平的判断。

    “该扩大搜索面了。我进宫面圣。”程平当机立断,入夜面圣。

    程平密会皇上后,立马扩大了情报体系的辐射圈。翌日,程平和余枫的桌子上,出现了一张纸条,上有五个大字-孤岛青云楼!

    程平站在青云楼三个烫金书法大字下,摩挲着胡须,早年参军,本就英气,余枫勘察完毕后也站到了程平的身后。

    “情况如何。”程平询问着余枫。

    “封闭式楼体,据以往经验勘察,没有出口。仅此一处进出口。”余枫仰望青云楼,作下论断。

    “窗户?”程平向上的目光跳跃地审视。以潇儿不二的轻功,都难于在七楼到八楼之间快速登顶,其余上下间隔正常,未免七八两楼的间隔修缮的略微不适。

    “仅七楼没有窗户,八楼为开拓视野的窗户,高耸入云,非轻功高手很难跳跃,其余窗户构造均为轩窗,难于逃脱。”余枫继续补充。

    两人谈话间,紧闭的大门被推开,推开大门的是一名孩童,灵光宝气,精致异常,不像是寻常人家的孩子。

    “先生叫我请两位入楼登顶!”孩童稚嫩又坚定的嗓音向程平和余枫两位中年男子传递。

    “谢谢童。”余枫有模有样地向孩童作揖。

    于是程平和余枫随着孩童入了青云楼,身后百余戍卫兵,随着程平的指令四散开来。破击每楼每户,并加以记录。

    “寻骨先生。”程平一步一步的踏着楼梯,似笑非笑,又像是苦笑一般地喊着余枫的字。

    “后生在。”余枫跟在程平身后回应。

    “你可感受到了什么?闻到了什么?”程平字字发问。

    “死亡的气氛,血的味道。”余枫回应着程平。

    “两位,前方我就不领着了,还望自行前去与我家先生见面。”孩童站在了六楼,微微弯着身向程平余枫告别。

    “你这童,年纪为何不慌不乱?”余枫嘀咕地发问。却没得到孩童的回答。

    程平在楼梯转角处仍然看到了孩童示之他们两位的笑脸,纯净的像从未在此世走过一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新唐朝王爷贞观小财神初唐求生异界浩然正气三国飞将吕布我在三国玩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