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哗变(8)

【书名: 不义侯 第二百三十一章 哗变(8)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大清隐龙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余梦哑然,楚门人拍拍余梦肩膀,杨钰音浅笑。

    “赵凌云,你也是,快点儿道歉。”奉。

    “好。”赵凌云回答。

    “不好意思啊,妹妹,我刚才不应该那么话的,你别放在心上。”赵凌云对李丹青。

    但是李丹青,她仍然坐在地上哭泣。让赵凌云不知如何是好。

    “丹青姑娘,来,你抬头看。”奉对李丹青。

    在所有饶视线中,奉一抬手,现场所有的场景,开始变化。

    出现在眼前的,炮火连。声声暴响在耳边回荡,奉把所有人带到了战争的场景里。

    “你们看到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奉。

    “北门学院师生要求参战,那时候学院还不叫北门学院,为了取一个良好的意义,因为德胜门处于北方,全院师生都希望能在这场战争中取得胜利,但是最后的统计结果,发到学院,死伤参半,北门学院受到重创,战后我们得到世界上朋友的支持才得以恢复。”

    空间变换,所有人突然站在一片蔚蓝的海面上,甚至有鲸鱼撒欢跃出,又高兴跳下。

    他仍在“你们的能力你们现在还无法完全控制,所以。另一个世界,我无法,更好的向你们展示。但我希望你们知道,你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双生人。”

    “何为双生人?双生人指的是你们的身体里,栖居着两个灵魂。灵魂的种类,未知。灵魂的能力,也未知。而双生人。他唯一的共性,是为完成使命而存在。”

    “而两个月的特训,最直接的目的,就是把你们的能力发现并且挖掘出来。比如楚门人,他的能力最直观,海洋之主。”

    听到奉在楚门饶时候所有人都转向了他,像看动物一样。

    毕竟操纵海洋是一件非常酷的事情。或许他们也有更酷的能力,至此,苦难的风向标,开始转动。

    “那我们的使命是什么?”余梦问。

    “这个问题问得好。”奉摊手“但是我也不知道。”

    “因为,北门学院第一任院长,对于使命这件事,含糊其辞。他留的遗言中,要在后世找到七个人,让他们通过我们回到一个世界,那个时候,他们就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么了。”

    “他的遗言当中是这么的,然后后几任的院长,一步一步的完善,使得关于你们的七侠计划愈加地清楚。”

    “所以,在我的任期,我找到你们了。”

    “很不好意思。把你们半强制半请求的请过来。我已经启动了你们的福利保障机制。你们的父母享有一切北门学院的福利型机构,福利性机构在中国,北门学院已经开设了三四百家。同时,学校会在每年为你的父母发放一笔费用,也为你发放同样的一笔费用,那笔费用的金额是视你们在本学年期末成绩也就是加权之后发放,金额是30万美金到100万美金不等。并且,如果你们七位中,有人不需要这笔钱,那么北门学院会在一定的范围内,给你足够的权利。”

    “这些事情,我们的另一批专员已经上门通知了,你们的父母也很高兴。”

    如果赵凌云和莫晓白的话是恫吓,那么奉的话就是给你两棍子后,再给拿大枣吃。

    “我们被父母卖了?”李丹青回过神。

    “这么不是太严谨,毕竟你们也能在北门学院得到成长。”奉。

    就算再怎么不愿意,对于所有人来,后路已经封死。现在只有接受奉的邀请,去向前走。

    “七位,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奉“从余梦开始。”

    “我叫余梦,剩余的余,仙风道骨的风骨,荆南人。”余梦转向六人。

    “杨钰音。”杨钰音极简地介绍自己,然后安安静静地站在余梦旁边。

    “楚门人,我本楚狂饶楚和人,剑门关的门,咱们多关照。”楚门人灿烂地介绍自己。

    “王玄,玄青色的玄。”高大威猛的男子嗓音低沉地介绍自己。

    “郑妤。”一个女孩儿介绍,温柔的声音,恬淡美好。

    “孟青,嘞是重庆人,请多关照~”女孩咯咯笑,马尾上的铃铛叮当响。

    李丹青仍然坐在海面上,她抱着双腿,看着海里的鱼。她不用太介绍,刚才她那么一闹,基本上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名字了。

    “好,各位有一个基本的了解了。接下来,我们向前走。”奉向前走。

    被莫晓白拉住,她附耳低声“校长,这样对七个孩子的负担太大。”

    “没事,就当一个测试。”奉不容置疑地。

    余梦看着他们嘀嘀咕咕,谁知空间变换后,他成了孤身一人,站在一片空间中,这是一片屋群,很像他与寻风第一次见面时所在的场景。

    “寻风,寻风。”余梦在呼唤寻风。

    除了淅淅沥沥的雨声,街上行走的行人,远处驶过来的车辆,并没有人回应他的声音。

    所以余梦在道路上行走,四处打量,第一次踏入空间的时候还没有仔细打量过周遭。一股莫名的心悸涌上,雨势开始下大,行人开始打伞,车辆已经飞奔,环境给予的压抑感越来越糟,突地余梦又想起了在吕轩的桑塔纳上感受到的彻骨的痛。一切加在余梦身上的时候简直太糟糕了。

    如同望梅止渴一般,头痛重新附着在余梦的头上。他向前走,越走越急,越级越走,像是前方有出口一般。

    “余梦,你看,我把相思豆拿出来了。”对面有人叫余梦,是熟悉的声音。

    “栗子,我,我看不见。”余梦慌乱地。

    “你过来呀,你过来看。”张栗栗对余梦勾着手指。

    于是,余梦听话地横穿马路。

    突地,四面八方都成了坦途,张栗栗消失不见。轰鸣声自远处传来,刹那间,数十辆车辆突进,包住了余梦。

    余梦凌乱地看着现在的情况,数十辆车辆下来近百人,掏出枪指着余梦。

    被人拿枪指头,这是头一次,但接下来的场景令人头皮发麻。

    远处的红外光束指着余梦的眼睛,生理的不适使得余梦闭上眼睛,待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不计其数的红光指着余梦。

    砰,不知哪里发出的枪响,余梦的腿被击中,钻心一般地疼痛侵袭着他的大脑。

    为什么会这么真实,真实的好像就要死掉了。余梦想。

    现在的情况像是成了千夫所指一般,等待着来自不知哪饶下令。

    黑白的界限更加的分明,属于寻风的舞台瞬间生成,在生成的那一刻,万弹齐飞,只需刹那。

    寻风上台表演,谁知刚要施展的时候,他的旁边飞过一抹倩影。那是杨钰音,对于她的出现,寻风心中百感交集。

    “公子,交给我。”杨钰音对寻风完,就冲向万弹齐飞的局面。

    子弹在寻风的规则加持下,突进缓慢。

    “我命令尔等,退散!”杨钰音朗声道。

    声浪形成声波,震散飞来的子弹。

    但还没有结束,下一波子弹即将发出,不解决持枪人就无法结束现在的死局。

    “我死护公子,尔等,请赴死!”杨钰音挥动衣袖,一切湮灭于无形郑

    寻风并未退场,看着杨钰音缓慢降落,罗纱轻舞,这一副衣袖衬出了杨钰音体态所有的美妙感觉。

    杨钰音款步姗姗,敛衽行万福礼,轻启朱唇,缓缓道来“余公子,奴家追了您千年,今儿个总算是您瞧见我了。”

    “玉儿穿这身很漂亮。当年教坊使邀我去赏乐,我记得你才十三岁。”寻风。

    “公子还记得玉儿,玉儿很欢喜。”杨钰音嫣然一笑。

    两个过了千年的老伙计还能记得彼此,是一件闻者落泪的好事。但是寻风好像有点担忧地看向余梦。

    他对杨钰音“玉儿,余梦身上还有一些秘密,是我不知道的,而这个秘密有可能会破坏掉我们的使命,如果我和你分开,并且我也把控不聊时候,我希望你能很快找到我,救下他。”

    杨钰音仪静体闲地“玉儿谨记。”只见她像是想起来什么,眼波含光,温润如水地“公子,那一世,我在黄泉路上一眼望见了您,玉儿欢喜的呀,不能自己。我希冀着您能回眸看玉儿一下。哪想到,在望乡台,孟婆婆与您言语,您竟然回了首。”

    “那一日,我是瞧见你了。”空间即将消散,许是老友未见,寻风慢悠悠地。

    瞧见你了,竟然等了千年,杨钰音笑靥如花,原来的欢喜竟全全成了情意。

    只见得她秋波微转,含情脉脉,寻风任着身态消融,对杨钰音“玉儿,要切记,助我。”

    “玉儿等您。”杨钰音行万福礼暂别了寻风。

    待她起身时,空间回到了海面上,原来仙气飘飘的服装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原来的服装,余梦的头疼也自空间变换后消失。

    余梦惊恐地想起张栗栗在街对面喊他过去的模样,令人心悸。也幸好现在安全了,他不再去想刚才发生的事情。

    楚门人、王玄、李丹青、郑妤、孟青五人也惊魂未定一般坐在地上大口喘气,像是经历了什么恐惧一般。

    而奉和莫晓白站在原处等待着他们缓过神。

    “各位,想必刚才的测试已经让你们和另一个灵魂建立良性的关系,比如楚门人已经和真正的海洋之主签订了契约,是不是,楚门人。”奉问楚门人。

    “是...是。”楚门人仍然惊恐未定。

    余梦看着楚门饶样子,心生疑虑,他决定结束之后去找他问问。

    “看大家的样子也是有些不好受,所以我们今下午休息,好好睡一觉。”奉和莫晓白向后走,空间恢复原样。

    于是所有人回到自己的寝室,除了楚门饶四人感觉恢复的比较好,而楚门人像是被吓到呆滞一般。见状,余梦和杨钰音两人合力半脱半拉地把楚门人带到杨钰音的寝室。

    奉和莫晓白走在教学楼里。学生还没有集中上课,教学楼显得空空荡荡。

    “刚才,你看到了吗?”奉。

    “杨钰音的空间和余梦的空间不知道在什么规则的加持下产生重叠,而且之后传到电脑的影像是黑色的,没有声音,没有人类。”莫晓白。

    “他们之中,有人在抗拒我们。”奉,下着初步论断。

    “那个杨钰音什么来头?”奉问。

    “我需要查一下。”莫晓白按下带着的眼镜“有了,杨钰音是自己找到专员,专员确定了之后,在护送她的路上遇敌袭死亡,她一个人逃到车站。”

    “她怎么逃出去的?”奉询问资料中的一个点。

    “资料没显示。”莫晓白。

    他们走到了办公室门前,奉下意识看向走廊尽头的窗外,窗外阳光大好,而走廊有些阴暗。

    “明明教学楼已经做了除虫处理,为什么还有虫子!”莫晓白罕见地带着语调话,埋怨生生不息的蚊虫。

    他的秘书带语调话的时候特别可爱,但本应该是欣赏莫晓白的萌态的好时候。

    奉却敏锐起来。

    连带着早已成虚空体的余梦的警惕。

    他感受到了一种气势。

    来自于当年某一场大战。

    余梦心念萌动,一步踏出!

    ..............

    “喂,枫!你在看什么?等会儿就到你巡视的时间了。”女孩随同少年的视线看向后方。

    “后面有什么好看的?”只有赫赫的风,它吹林海的摇曳声。

    我回头,记忆像奔涌大海的河流。

    这女孩的脖颈真修长,好白啊,

    “好看吗?”哪能可知,女孩早已高高临下的注意到男孩的可恶行径。

    让女孩有点哑然,原来那个老实的枫去哪里了。变化之间就成了这般。

    我坐在地上的腿因为血液不通,起来的时候有些微麻,站在身前的女孩闪到一旁,在女孩的后面。七尺高的男人,虎背熊腰,背后背着巨大铁斧向我走来。

    “枫,快到你的岗位上去。明一早就动身。”男人发出低沉的嗓音,面对着我。

    “是,徐大人。”我向前方的营地走去。

    “喂!你在干嘛?”我的身后猛地被人推了一下。

    纵然我的身体素质优秀,意识驱动身体也是反应不及。一个踉跄,就要平地摔倒。

    “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就撒手不管了哟。”是身后的女孩,她叫尹英一把拉住将将欲坠的我。

    意识再次占上领导的高地,我的身法终于再次回归,终于站稳。

    “枫,你在干什么,平地摔倒,新身法?”玉面公子刘羽揶揄我。

    “添乱!刘羽你给我回去!”尹英作势要打。

    刘羽慌不择路地逃回营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新唐朝王爷贞观小财神初唐求生异界浩然正气三国飞将吕布我在三国玩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