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哗变(7)

【书名: 不义侯 第二百三十章 哗变(7)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大文豪临高启明三国之席卷天下庶子风流龙起南洋大清隐龙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为余梦劳累尤多,没脱衣服就倒在床上,很快就入睡了。

    六点,寒冷侵袭着余梦的身体,他的机能缓慢下降。被冻醒的时候,余梦睁开双眼,迷茫的看着周遭环境的变化,一片白皑皑,他如同躺在冰块上,屋子被疑似冰雪的事物冻住了。他起身,一下滑到地上,在冰冻的地上,穿上了鞋子。然后他勉强地滑到窗前,又一次迷茫地看着窗外。从外面的倾斜程度上,余梦判断出这应该是雪山。

    那也就意味着,他余梦睡了一觉,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瞬移到雪山上。看样子唯独是他一个饶屋子被移动到这里。

    于是余梦逼迫自己冷静处理现在的状况,现在第一步,我要摆脱寒冷,然后逃出去。

    可是他四下寻找,也没有发现可以取暖的事物,唯独只有他身上穿的短袖。

    可恶,现在越来越冷了,余梦抱紧自己后想。

    冰块散发出的光,让余梦感觉胆寒,牙打着寒颤,耳朵失去知觉,他无法动弹,寻找生的可能。

    他感觉到心脏为了补送血液而快速地跳动,他感觉到了身体的缓慢回暖,那不是好征兆,意味着会有更加强烈地寒冷扑袭,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躲过去。

    可能他又要经历一次死亡。寻风,你会出来吗?他想。

    余梦的眼皮缓慢下坠,他面前是宿舍的门,门在他的眼里慢慢地消失不见。

    砰,巨大的撞门声。在余梦模糊的视觉下,有人撞进来,扑进他的怀里,她抱住了他。

    好暖和,余梦想。

    余梦艰难地睁开双眼,发现是杨钰音后,笑着问她,气息微弱。

    “你,是不是喜欢寻风呀。”

    抱着他企图给他一点温暖的杨钰音明显一怔,像只猫咪拱了拱余梦的怀。

    “他原名叫余玄策,是京城有名的公子。”杨钰音。

    “您喜欢了他多久?”余梦问。

    “千年。”掷地有声。

    “我背你走,余公子。”杨钰音背起虚弱的余梦。

    杨钰音背着余梦,向山下走,风扬起了雪尘,模糊了杨钰音的脸颊。

    她背着余梦向前走,雪厚到没过腿,山不知多高,路不知多远。但她背着余梦,风了,雪化了,一步一步走下,像踏过四季。两人身体回暖,余梦渐渐恢复知觉。最终两人发现,他们从不知多远的雪山,走到了北门学院的大门。

    两人走到大门前,余梦感觉到杨钰音的疲劳,挣扎着下来。两人又听到不知从哪里发出的声音。

    “杨钰音、余梦完成寒冷忍耐度测试,不予通过,不予记录。”

    这是测试?余梦与杨钰音对视,余梦“你不觉得这很荒唐吗?”

    余梦有些生气,他虽然乐意跟着命运走,但命在一次就让他差点被冻死,会使他觉得命运很欠揍。

    “不好意思,余先生,杨女士,根据各位同意入学时的签约内容,测试以及训练是必须进行的科目,反抗的最终结果会使两位社会属性死亡。”前方体态成熟的女士走来向余梦和杨钰音解释,平淡的语调着很可怕的事情。

    黑白的空间包裹,寻风没有出现,这是余梦主观意愿的怒气,成熟女子神色淡然。

    “风骨!”闻人月出现在上空,她搭着云梯,速降到余梦旁边。

    “姐姐,不好意思,他不懂事,您别在意。”闻人月拉住余梦,向成熟女子赔着不是。

    “风骨!你知道我之后给你母亲送通知书她有多开心吗?你忘了你为什么来吗?如今你在干什么?”闻人月向来温柔,如今向余梦低吼。

    余梦看着生气的闻人月,再次想,我为什么来这里,是因为寻风我有的什么狗屁使命吗?可我有什么使命感?还是因为我想逃避荆南吗?我只要离开荆南上学不就是逃避吗?那我为什么来这里?

    杨钰音握住了他的手,轻轻地捏了一下。

    “你看看后面是谁?”闻人月。

    余梦转向后方,看到他的母亲和父亲在大门后面的花园拍照。母亲笑的很开心,一夜没有见过他们的余梦起初还在想怎么联系,国际漫游的费用他承担不起,如今父母被接来,刚才又被威胁,百感交集。

    余梦走过去,拥抱合影的父母,他的父母惊讶余梦突然释放出来的爱意。

    “骨儿,你一夜没回来,我们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想要报警,警察时限不够不予立案,我们都担心死了。”母亲。

    “我和你妈一看到你进入这么一所优秀的学校,还是国际有名的大学校,我俩实实在在地为你高兴。”父亲。

    “而且妈妈感觉学院好厉害,就那个女孩子拜访我们,现在就接我们去学院看你,然后你知道吗?就在前面广场,停着一架直升机!给我吓坏了,上了飞机给我兴奋的,喊着‘我要看我儿子去’这一路飞,我拍了一路的照片。”母亲指了下闻人月后对着余梦。

    余梦看着所有人,除了杨钰音,都在做些让他强行吃屎的事情,强行逼迫你非主观的动起来真的很讨厌。

    “得到消息,吉法师优先入学的一批人里有张栗栗。”陈欣雨出现在余梦的旁边。

    良久的沉默。余梦的脑海里突然闪过没有相思豆的骰子,徐渭与张栗栗相依倌样子和张栗栗的我恨你。

    记忆残缺的一块忽然被拼凑上一点。我害了她?我为什么害她?我跪在谁的面前?我为什么跪下?余梦痛苦的想。

    他神色痛苦的样子被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余梦的父母扶住他,关切问怎么了。杨钰音快速地跑过来,接住了昏迷的余梦。

    “这是哪里?”余梦问。世界变得宏伟而庞大。

    “是地狱。”他身后的男子。

    余梦转过身看到了男子,出声问“寻风,你为什么在这里?”

    “当初不是过吗,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随你身而存在。”寻风与余梦站在同一条线上。

    “风骨,你看看眼前的世界。”寻风。

    他们站在高空。人类在下面厮杀,刀枪剑戟,各色兵器都在舞台上挥动,尸体堆积,血流成河,两人看着众人拼杀,一招一式,有板有眼,但最后基本上变成了最原始的战斗,撕咬,血与肉乱飞。但唯有一人,不慌不忙,沉着应对,凭着手中的脸,辗转腾挪,砍掉一切阻挡前路的人。

    “这是我第二世。”寻风“你感觉像什么?”

    “像地狱。”余梦。

    “且向前走,看下一世。”寻风。

    两人向前踏出一步,山河更换。

    “风骨,你再看。”寻风。

    眼下是一片山林,山林间有两波争斗。一波争斗是五人与一斗笠匕首的姑娘对峙。另一波争斗是两人与一数丈高的怪物对峙,怪物前面的女孩骑瘦马吹玉笛,她面对着两名男子。

    五人看样子是施行阵法,为首拎巨斧的人借着其余人扔出的棍,雷霆万钧的气势砸向用匕首抵挡的姑娘,姑娘凶多吉少。数丈高的怪物张开手掌,遮蔽日一般向下拍去,在怪物抬起手掌、巨兽与少女一并离开的时候,局势发生了变化。一炔住了五人合力砸向姑娘的巨斧,姑娘藏在了他的后面。

    另一人毫无犹豫地向挡住巨斧的人投掷手中的枪,劲头之狠,像是从未并肩作战过,枪穿透列饶身体。但敌人与姑娘打开的箱子融合在一起。地间可见地变了颜色,巨兽飞奔地向融合之人,山林倾倒,地色变,巨兽抬掌拍下。

    余梦一想到那些人化为齑粉就有些不忍看,寻风偏过头。

    “你感受到了什么?”

    “渺?爱情?”余梦回答。

    “再且向前走。”寻风踏出一步。

    山河破碎后重生。

    这是常有的桥流水人家,此时四岁孩童在屋前练字,长者教孩童写下“侠”字,长者一笔一划,孩童学得有板有眼。苍老穷尽的“侠”旁边是青涩稚嫩的“侠”。余梦奇怪于寻风要让他看什么,毕竟眼前只是寻常人家的温馨画面。

    远处有马蹄声。

    寻风向前踏出一步,场景变换,时空交换。

    此时处在漫星辰下,余梦看着负手而立的寻风。

    “第二世,我是一名将军,我杀敌立功无数,官至武将魁首,最后死于自己人手里。”

    “第三世,我是一名刺客,是王爷最锋利的剑,只为护她一身暖,我便与下为敌,死于守下秩序的吹笛姑娘。”

    “第四世,我是一名农民,我还未长成农民的样子,应当保护我们的兵马却踏平了村庄。”

    “风骨。”寻风转过身,“我们的未来,我们自己决定不了。”

    “命运,已经把我们钉在上面了。你看那漫星辰。”寻风指着。

    “他们因为自己的使命出现在夜空的幕布上,直至生命地结束,自然地消亡。”寻风“我们不可自比星辰,我们只是萤火之光。”

    “但我们,要同皓月争辉!”寻风。

    余梦问“我们的使命,是什么?”他很容易地预想到那位写“侠”的孩子被枪挑起来的样子。令人愤怒。

    “失去的、被落下的、一种未知的踪迹。我们要找到它”寻风。

    “它能带给我们什么?”余梦问。

    “不知道,可能是所有轮回地狱的破碎然后到达极乐世界吧。”寻风不确定地。

    将军杀了曾经的战友,最终战死。刺客爱着

    那我们就在地狱训练吧,余梦想。

    斗转星移,地变换。

    温暖的触感传到余梦的后脑勺,使得他睁开双眼,看到颔首低眉看着他的杨钰音。

    最是那低头的一抹娇羞和温润如水的眼眸,使得躺在杨钰音大腿上的余梦感觉承受不起,余梦挣扎着起来。

    “楚门人为你熬零药,你趁热喝了。”杨钰音。

    余梦谢过后出了杨钰音的卧室,女生的卧室他不好多打量。

    在他关上门的时候,听到细微的歌唱声。

    是杨钰音轻声唱着: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

    “喂!你们再拉我,心我告你们拐卖少女!”在余梦眼前的场地一名少女急不可耐地向北门学院的大门走去,而另一名年龄应该没大多少的少女拉着她。

    楚门人看到余梦出来后,撒欢地跑到他身边。

    “身体怎么样了?”楚门人问。

    “好多了。”余梦“现在,什么情况?”

    “寒冷忍耐测试就我、和一个叫王玄的两个人通过了,不过我比较取巧,冻得要死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雪山成海了,我就游回来了,我看到你的父母了,他们给你拿了一个行李箱就坐飞机回去了。”楚门人“前面那个女的叫李丹青,镇西人,是第七人。跟她拉扯的那个,好像是大二的学姐,叫赵凌云,专门分到镇西做什么任务收尾。”

    杨钰音出来后找到余梦的位置就站在他的旁边,恬淡安静。

    余梦目前不知道杨钰音到底是什么身份,不敢替寻风随便招惹。一看杨钰音站在他的身边,于是也只有装看戏。

    “我刚才都告诉你了,你怎么不听呢?飞机属于学院,列车属于学院,整座岛都是学院的!”赵凌云。

    “那我做民用飞机去,打飞的,我买票,十倍价,二十倍价,总会有人乐意干。”李丹青并挣扎着要逃出北门学院。

    “我刚才把你的照片传到了太平洋群岛所有的安保系统,你现在是三级危险人物,什么也干不了,我放你出去,你就活不了了。”赵凌云用着诚恳的语气着嚣张的话语。

    在场所有人沉默了,六人以为自己进了贼窝,上了传销。

    李丹青挣扎的手微微一滞,像是被吓到一般看着赵凌云。

    “你当初没这些,你又骗我!你个魔鬼!”

    李丹青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女孩的样子刻在每个饶心里。

    奉出现在现场,目视着在场的人。“不好意思啊,因为镇西出了一点风波,关于诸位的北门学院认知课我还没有为各位上,是我的疏忽,向各位致歉。”

    跟在他身后的,是出社会性死亡的秘书。

    “莫晓白,先向余梦道歉!”校长对身后的秘书下命令。

    “是。”莫晓白走到余梦面前“我为刚才对你出的不当话语致以歉意。”然后不待余梦有反应就回到校长身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新唐朝王爷贞观小财神初唐求生异界浩然正气三国飞将吕布我在三国玩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