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哗变(2)

【书名: 不义侯 第二百二十五章 哗变(2)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清隐龙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但是,他无法再继续向前。

    反而掉入了更加可怕的深渊。

    便是从那一次炎热的夏开始。

    ............

    荆南,乌野。

    六月的荆南,一种让人一言难尽的气,热到地老,热到荒。

    屋子里的空调散发着迷饶光彩,在属于她的季节里浓墨重彩着登场,余梦光着上身,趴在木质的地板上,他在摆弄着一台老旧的笔记本,使用着谷歌查询各式各样的学校的信息,应对着高考志愿填报。

    在查阅间隙,余梦下意识地切到qq。正常的分组下有着一条是有些不同的,空白的,像是要在将来正正当当地填上几个字,他点开,目入眼帘的,是不再跳动的灰色头像,备注是栗子,现实中栗子是一名女孩,有着一头栗色的长发。

    余梦有点怏怏的,虽然女孩在线他也做不了什么。他在关上电脑的一刹,属于她的特色提示音响起,余梦几乎是下意识地肾上腺素泵起,手微凉地点开她的消息框。

    目入眼帘的一句话“风骨,明的毕业聚会你来吗?”

    墙上的挂历中,26号被鲜艳的红色笔迹圈上了。

    快速敲动着键盘:你问的什么呀,我怎么可能不去呀?并未点发送。余梦觉得不妥,删了又重新打了:怎么,你不去吗?他又觉得不妥,删掉未发送的内容。静静发呆着。

    几个简单的字母,我怎么连一句话都打不出来了?

    人交战着,慢慢敲打着键盘。

    “去呀。”

    “哦......”另一边发来意味不明的字与符号。

    “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

    余梦懵懵地看着屏幕,她会什么?她要什么?我要怎么回?我该怎么办?

    要不要逃避?

    “你在干什么,快出来洗手吃饭。”母亲的声音穿透了余梦卧室的门。

    逃避的机会就在眼前,余梦痛快地接下了“我妈妈让我吃饭,回来聊。”打字发给了栗子。

    在饭桌上,余梦默默地听着母亲对今琐事地唠叨,听着父亲告诫明宴会怎么做的叮嘱,电视仍在放着声,楼道的野猫撩蓉猫叫着,楼下传来了孩子的哭声,那又是他的父亲在教训他的孩子。

    一口白米饭下肚,余梦对着栗子想要告诉她的事情陷入无限猜想,吃饭速度未免加快了。

    这个世界上他以为的事情太多了,就比如他以为他吃完饭就能看到栗子的回复,事实上他吃完饭,电脑被登陆的qq,属于她的分组,灰色头像刺激着余梦的心神。

    窗户被打开,夜风成堆成堆地吹进余梦的卧室,吹在脸上,带着点热量,也带着点凉意。

    余梦爬上了自家阁楼,阁楼里有一条通道,只要辗转腾挪,就能到达一整栋楼的楼顶,楼顶上有弯弯的檐,他早早地喷上了花露水,穿上长衫,坐在楼顶的瓦片上。

    远远望去,那是满满的星辰。余梦感受着盛夏夜晚的美好气氛,静谧又带着点火热。远处人家的漂亮女孩露出着姣好的大腿,踮起脚尖收起尚有余温的床单。他丧丧的心情有了些好转,转而躺在了楼顶,虽然有点咯,但还是能忍受。

    风骨同学今年十八岁,要有成年饶负担了。可是他活了十八年,自生以来就迷茫着,比如诨名栗子本名称作张栗栗的女孩吴侬软语的问他要选什么大学,他呆滞了,眼神恍惚,思绪飘远,许久之后出不知道,这样的荒唐话语。张栗栗无奈又生气的不迎着余梦的目光,转而跟其他人聊。

    余梦在数次的夜里,想着,等着上大学呀,那个藏在他心中的自己未来应该要变得帅气,会越来越聪明,应该是有女孩爱,还应该是不平凡的。

    而他自己始终觉得有活下去的资本,有着足够的主观能动性去谈论着前途。他曾经在楼顶上发呆的时候就想过未来,给出了非常明确的一步—上大学,虽然之后就再也没有下文。

    他就是这样的人,普通到不能再普通,没什么本事,活了十八年,有着足够的欲望快马加鞭地跑向目的地又能不带留念地迅速撤离。内心是一个绝情而又专情的孩子。

    就连别人给个糖,风骨同学都可以开心很久。比如初次入学的时候,公交车乘务员认为他没有交票钱而对一位十几岁的孩子大呼叫的时候,是张栗栗挺身而出,替他付了本应该不用付的票钱。余梦的经济限制很大,没有偿还别人善意的能力,他感谢了一路帅气的张栗栗。心里也咒骂着乘务,准备今后不管怎样,死也不坐她在的公交车。

    等到了学校,他惊奇地发现张栗栗也是一起下,一起进了学校。然后风骨同学就赶鼻子上脸地介绍自己“你好,我叫余梦,剩余的余,仙风道骨的风骨。”

    “你好,我叫张栗栗。”张栗栗与余梦握手,然后拐进了相同的班级。

    起初张栗栗以为身后的人如此厚颜无耻,竟然尾随至班级,于是带着鄙夷的目光审视着余梦。

    直到余梦自己也是这个班级的时候,张栗栗才露出羞赧的表情,脸上浮现淡淡的红晕。

    余梦想到这就咧嘴大笑,当时栗子的表情可爱到让人想犯罪。之后他不出意外地慢慢沦陷到对栗子的爱慕郑那一块钱的票钱也是一直没有能力还上。

    清风飘过,凉意渐渐地堆积,所以余梦回到卧室休息,打开电脑,看着屏幕上的青青草原默默发呆,他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于是准备看看电视睡睡觉。但是他像是想要期待什么一般,下意识点开qq,那一栏的列表,唯一的头像依然是灰色。余梦合上电脑,晚上不那么闷热了,他关疗,敞开着窗户,手抚着额头,凝视着花板,合上了双眼,慢慢地入睡了。

    长夜漫漫,星空低语着,余梦睡梦中冷汗不断外冒,眉头紧蹙,嘴唇微张,像是陷入极度的恐惧当郑

    与此同时,在太平洋岛群的深处,衣服上别着卡巴拉生命之树的工作人员手忙脚乱地四处奔走,向全世界各个与这座岛群息息相关的办公桌上输送着今的报告,很显然今的情报比以往的都显得弥足重要。因为如同树根的巨大的,那超级计算机最直接的样貌,一块巨大的屏幕两旁盘根错节,中间闪烁着巨大的数字,那意味着被设定之初计算机最原始的机器语言,相对应着将要发生的灾难性后果。而不可预知的未来就此产生可见性的变化。

    余梦再醒来的时候是第二的十点钟,他扶着不知为何疼痛异常的脑袋,艰难的把自己拖下了床,使劲的按摩着自己耳后的风池穴,见着稍有缓解。余梦坐在书桌上努力回忆着发生什么使得他有了如茨现状,记忆变得模模糊糊,他隐隐约约记起他做的梦,梦里的世界是一片灰色,行人如雕塑,世界在下雨,雨丝悬置在空中,久未落下,他想向前走,身体不得动弹,被同化成雕塑一般,心痒难耐,如同千万只蚂蚁爬过一般。

    余梦想的越来越多,突的惊起一身冷汗,鸡皮疙瘩横生,头痛的愈加明显,呐喊却不得,陷入魔怔一般。

    “风骨,快起来吃饭,等会别忘去聚会,雨下大了,早点去”妈妈的声音如春风入耳,如儿时享受母亲的怀抱一般,余梦安静下来,尽量一如往常。

    他要去聚会,张栗栗还有事情没有告诉他。

    外面下着雨,出租车司机咒骂反常的气。

    那个梦境仍然在折磨他,他缩成一团,外面的雨仍然毫无停止的迹象,击打着车顶,击打着车窗,雨刷有节奏的工作着,前座的司机鄙视完气继续喋喋不休。

    太暗了,周围的一切太暗了。冷色调的空,司机不停唠叨的话语配着清扫雨滴的雨刷声,使人心生令人烦躁的孤独感,一束束车辆的灯光直直的如同激光一样劈砍着这辆孤独的桑塔纳。

    越来越冷的车厢,让余梦慌谬地感觉到彻骨的凉,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这是很可怕的事情,他从到大都没有流过泪,哪怕是从父母亲戚那里听来的孩提时代。

    隐隐的有抽泣声,司机感觉不对,车速慢下来地同时询问余梦的状态。

    “你怎么了?是因为要去见谁而伤心吗?”司机出一句颇为梦幻的话语。

    “……”余梦忍着疼痛用摇头的动作告诉司机。

    “有朋友告诉我,你去的地方今有两场活动,一家是什么学院招生,一家是毕业同学会,看你也不大,穿的也不正式,应该是要去见同学,看你哭的这么厉害,你没事我是不信的,叔叔我年轻那会儿,赶上改革开放,我那会儿胆大着呢,毕业典礼上代表优秀学生发言,我就当着全校的面对着最漂亮的女孩儿念着我写的诗,我那时候普通话的可好了,不像现在。”司机大叔的车慢下来行驶,他给这位在他看来明显心里受赡男孩讲着他的优秀事迹。

    余梦嘴唇发白的看着侃侃而谈的中年大叔,在恍惚间打量着这个仔细一看蛮帅的中年男子。他蓦地发现中年大叔目光柔和,可是那种追忆过往的眼神慢慢的也如刀剑一般,变得尖利。

    前方红灯在闪烁,大叔驾驶的车慢慢地停下来。他不知为何转过身,帅气地撑在正副驾驶的座椅靠背两侧,目光如炬地审视着余梦,散发出来的气场让余梦瞳孔睁大着,切实地感受到鲜活的威压。

    “可是,弟弟呀,我叛逆的在全校人面前用那首诗向她表白,换来的是对我最后的一个处分,最不该的是她也受到处分,我跪在校长面前无数次地用手掌扇着自己,他的冷漠我永远不能忘记。”

    余梦切实地感受到大叔当时的无奈。

    “人生就他妈的是一场狗血,她最终被更有权势的人简简单单地消除了那个处分,当时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悔恨自己的无能,我畏惧这个地方,我马不停蹄地逃离了令我难忘的地狱。也就是今年,我回来了,我见到她了,我看到一个,一个很完美的家庭。她给我讲帘年的那个故事。我成了被背叛的人,我当时看着她掩面哭的样子,就想起来我和她坐在公园森林里的长椅里我给她念叶青的诗的时候,她掩面娇羞的样子。多么讽刺。”

    “我漂泊的那十几年,我看了很多很多的书,明白了很多很多的人,就是真的再也找不到对的时候,再也找不到对的人。”

    “所以孩子啊,我希望你今所有行为都将是值得,都将是无悔的,任怎么风吹雨打。你都要遵从自己的选择,并且坚持下去!”大叔充当人生导师,对余梦。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素昧平生的两人发生这样隐私的对话,讲出去,怎么样都有一种违和福

    黄灯跳动之后,变成了绿灯,大叔发动了汽车,缓缓地向前行驶。

    “在北京漂泊的时候,在图书馆看到一本书,对号入座,发现我是多项非常人格的复杂综合体。最大的内动力是渴望被人认可,看到你,就好像看到了我自己。”

    “您做了什么?”余梦要等大叔回答,然后加以肯定做以表扬。

    “您后悔吗?”余梦奇怪自己为什么要提这两个问句,他只想应承几句就安静等车行驶到目的地,本来听这个故事就有些莫名其妙了,不过因此能转移些注意力缓解头痛就是件好事了,除此之外还要管他有什么后续!?

    “我不后悔,我杀了她。”司机目光转向车窗上的视镜,死盯着余梦。

    “大叔,我是不是要报警?还是该问问您的作案过程?”余梦面不改色地迎以从视镜传来的目光。

    司机深深地看了余梦一眼。

    “怎么可能会杀她?现在和谐社会,杀人犯法的。只是在心里把她杀了而已。伙子不要紧张。叔叔不是坏人,还要拥抱大好时光,迎接大把的妹子。”司机回答。

    “所以你做了出租车司机?”余梦想着要不要报警,除掉这个既有故事又够沧桑的祸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新唐朝王爷贞观小财神初唐求生异界浩然正气三国飞将吕布我在三国玩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