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余梦(6)

【书名: 不义侯 第二百二十章 余梦(6)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大文豪北宋大丈夫神话版三国临高启明庶子风流三国之席卷天下龙起南洋最强兵王     三人穿过鱼龙客栈的地道,七拐八绕。余梦全记了去,走下的道路。

    三冉了另一处洞,余枫余玉儿不知何处,叶卿也未解释。

    眼前鸽群飞舞,掉落的羽毛四散,那中间站着一位老者,他抛洒着鸟食。

    “赵老。”叶卿为余枫介绍老者。

    老者的鸟食还未抛洒干净。

    “余枫。”叶卿为老者介绍余枫。

    老者的鸟食还未抛洒干净。

    “公子,我们来的不是巧时候,还要等上一会儿。”叶卿轻声解释。

    “无妨。”余枫。

    而余玉儿就不太乐意无妨了,闯进鸽群的中央。

    她脆生生地质问老者“老爷爷。老爷爷!老!爷!爷!”

    余枫想要叫她回来,不要胡闹。

    叶卿的想法就更可怕了,怕赵老杀了黄毛丫头。

    老者愿意停下喂食了,一只最漂亮的,最雄壮的,带着点王之傲气的鸽子落在老者头上。

    鸽群仍在飞舞,似乎在观察闯进来的余玉儿。

    而余玉儿见老者愿意停下来,“老爷爷!我的!表哥哥!有事求你!”喊话的声音竟然带着点怒腔。

    噗嗤,一下子逗笑担心余玉儿性命的叶卿。

    余枫疑惑地看了她一眼,“玉儿,休要胡闹,快回来。”

    余玉儿见着老者注意到自己,就听话地退下了。

    “卿儿,来者何人呀。”老者。

    此时才看清,老者双目状如空洞,不知被谁挖了眼珠。

    “赵老,云江余家。”叶卿。

    “我问的是,刚才那娇俏身形,脆生嗓音的,是谁呀。”老者问。

    “老先生!我乃云江余家!余枫!方才是我家舍妹,老先生叫她玉儿就好!玉儿多有喧闹,望老先生恕罪!”余枫朗声道。

    “不碍事的,不碍事的,要不是老夫看不见,老夫倒想见见是位长什么俊俏模样的妮子。”老者。

    余枫又一次的被忽略掉,一时间陷入短暂的尴尬。

    叶卿见状,“赵老,赵庆来了。”

    在场人都可见地看到老者颤抖,他目视着叶卿的方向,“这么,这子就是你找来的?”

    叶卿“是,余公子解了阿蛮的围,不然只靠卿儿,也会陷入赵庆的围捕郑”

    “他叫什么?”老者问。

    得,又被忽略了。

    “老先生,晚辈余枫!”余枫耐心地解释。

    老者没有回应,仍在思索。

    余玉儿碎步走到老者身边近乎哀求地“老爷爷,我的表哥哥想求你帮忙。你听一下,好不好?”

    “好好好,玉儿你,爷爷在听。”老者嘴角咧开笑着。

    “老先生,余枫有一事相求....”老者好不痛快地打断余枫的话,他“没让你,玉儿。”

    余枫看了一眼叶卿,见得叶卿也无可奈何地摊手。

    “表哥哥,想要做一个,情报系统,想找一个执行人。”余玉儿断断续续地记起表哥过的内容。

    然后余枫又口述余玉儿,让她向老者解释情报系统的含义。

    老者沉默着,所有人看不到他的眼睛,也不知道老者在想什么。

    “玉儿,你过来点。”老者,可怖的面容,而话音却变得慈祥起来。

    余玉儿有点害怕眼前这位有点怪的老爷爷,她眼神清澈,能看清是些许的不愿意。

    余枫想叫回她,但也忍住了,对余玉儿轻声“去吧,有哥哥在,不怕。”

    余玉儿走到了老者的面前,抬着头,“老爷爷,我在你面前。”

    老者微笑地面对她,有些森然和想抗拒,但余玉儿还是忍住了。

    老者拿起形如枯槁的手,放到了余玉儿的肩上,这一下触碰,使余玉儿全身颤栗。

    余枫再度不忍,想上前去把余玉儿拉回来,却被叶卿制止,听到叶卿轻声“公子,这是令妹的大机缘,赵老不会做出丑事的,请忍耐一下。”

    什么狗屁机缘,余梦忿恨地想。

    但余枫还是忍住了。

    接着老者的手移到余玉儿的脸上,此时余玉儿已经闭上眼睛,宛如羔羊。

    在看不清的黑暗中,余玉儿感受到脸上有了一种温暖的触感,就像没有过世的大娘抚摸她一般,使得余玉儿思念大娘流下两行清泪。

    余玉儿睁开双眸,愕然地发现老者的脸散发着一种莫名温暖的祥和。

    “大娘...”余玉儿呢喃着。

    老者停下了正在抚摸余玉儿脸庞的双手,“玉儿,你什么?”

    “嗯,没什么,老爷爷,玉儿长得怎么样呀?”余玉儿眉开眼笑地问老者。

    “很,很可爱。”老者。

    “那,你答不答应我哥哥的要求呀?”余玉儿笑问。

    “答应,答应。”老者。

    余枫终于放下心,也决定一定要好好补偿余玉儿。

    “但是,我老了,每喂喂这些宝贝之后也干不了啥了,不过我可以把我学到的一点东西全部交给你,你来帮你哥哥做。”老者。

    叶卿有些震惊,“赵老...”

    “无妨,卿儿你无需多言。”老者打断了叶卿的话。

    余玉儿想要拒绝,但是偏头看向余枫,表哥在苦苦思索,从没见过他这么眉头紧皱过。

    来表哥也真是奇怪,倒地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在饭桌上了那番话,又想要上吊,还对整个曦朝一点不知,又向爹爹要钱做事情,去什么元夕楼设赌局,如今又来了这。

    余玉儿总感觉表哥要做大事情,但她描绘不出来,她有点笨,但是分得清好坏,她知道全余家只有二姨娘一家对她好,谁都瞧不起余枫的时候只有余玉儿一边讨厌一边又喜欢的紧。

    也许,我答应聊话,会不会对表哥的大事情有帮助呢,余玉儿想。

    余梦此时却想的是,凭表妹的性格肯定会拒绝,她拒绝后,元夕楼的上层情报收集就只能换个人来做,效果八成没这位神秘老人来的好,不过能搭上鱼龙客栈这条线也算是意外收获,况且还要与老板娘多商量,以全力救下叶卿楣为投名状,这情报源才来的实在。

    “我答应你。”余玉儿轻声。

    老者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叶卿震惊神态全被余枫看去,余枫无话可。

    人心和鬼心都是善变的,但余枫出于兄长的身份,他问余玉儿“你确定吗?”

    “呃……我不知道哥哥在做什么,但是我知道哥哥一定是为了一件大事,玉儿自就蒙姨娘和哥哥爱护。”余玉儿带着笑意。

    她接着,带着一点肯定“所以,玉儿想帮哥哥!”

    余梦震惊了,他顿时感受到了余枫作为哥哥的一份责任和重量。

    但那是余家的事,余梦觉得,为了完成女店员的要求,也许他可以冷酷一点。

    但他觉得此刻不行,他甚至觉得是不是他间接强迫余玉儿了。

    余枫当着所有饶面,向余玉儿深深行礼。

    长对下行礼,有违这世道的礼法,不违他此时的情绪。

    余玉儿感受到了余枫此时的沉重,便不觉流下眼泪。

    叶卿打着圆场,“这还没咋的,怎么就泪眼汪汪的。”

    余玉儿噗嗤地笑,“叶姐姐太碎嘴了。”叶卿被漂亮的女孩夸年轻就有些飘。

    “玉儿的对,师傅替你教训她。”老者一副老年得子的幸福样儿。

    “老爷爷,我可没称你什么师傅啊,你不要得寸进尺!哼!”余玉儿。

    “没称,没称,哈哈哈。”老者仍在笑。

    余梦一看这边事情出现出乎意料的发展,但目前对他只有益处,暂且看不出坏处。便准备向老者告辞,去跟叶卿谈信息共享的事情。

    余枫于是向老者拱手,“老先生!感谢您肯相助,我们就不叨扰,改日再来拜访您!玉...”

    被老者打断,他“不行!”转而用温柔地语气“玉儿要留下,我要教她好些东西。”

    余枫看到余玉儿想要话,便抬手制止了她,之后继续对老者“那您看这样是否可行,玉儿每日要上教书先生教授的课程,时间无多,每日便有一个时辰的空闲,但也要做些女红之事,晚辈向家父请示,这一个时辰放舍妹出来交予先生。”

    余玉儿去年的时候,余家就被教书先生拉入黑名单了。

    “一个时辰啊,太少了啊...”老者。

    余枫眼见可以抬高到想让余玉儿出去的时间,“那老先生,您看两个时辰...”

    “行!”没等余枫完,老者就截断。

    “那晚辈余枫和叶姐姐就先告辞了。”余枫拱手道。

    “伙子,等一下。”老者。

    只见老者温柔地“玉儿,你去爷爷后面,找一个细长状的物体,一面有很多针孔,去拿来。”

    余玉儿听话地找来,交到老者手上。

    老者对余枫招手,等余枫过去后把手上的物什交到他手上,“这是我早年间研制的玩意,后来我改造了一下,可以密集地发射毒针,里面的量能发五次,用一次少一次。”

    老者淡漠地话语着令人可怖的物什,余玉儿在一旁,睁大的双眸,满满的好奇。

    “老先生,这物什有什么名字啊?”余枫问。

    “名字?做完了我就不爱起名字。”老者。然后想起来什么一般,手悬空着,余玉儿冰雪聪明地握住了老者的手,使得老者咧嘴微笑着“玉儿,你觉得这东西叫什么好?”

    余玉儿思索了一番,“不如叫蜂针?!”

    “哈哈哈,起的好!”蜂针的发明者予以肯定。

    余梦满脸黑线,这老爷子年轻那会儿绝对是赤裸裸地女儿奴。

    余枫随便应承几句,然后准备告辞。

    老者也不搭理他们,倒是余玉儿摆手告别,她“表哥,到西市等我呀。”

    西市是余枫等会儿要采购的地方,等采购结束,余玉儿也差不多从老者这里出来与他汇合。

    余枫和叶卿挥手与余玉儿挥手告别。

    老者静立,余玉儿欢欣挥手,鸽群包围着两人飞舞。

    ................

    “爷爷,那个蜂针感觉很厉害,玉儿要学!”

    “教!”

    “爷爷,我要快点学,我要帮哥哥!”

    “好!”

    “爷爷,你头上的鸽子能吃吗?”

    “能!”

    “诶!你干什么?!枉我养你那么多年!”

    “玉儿!快拿后面的高等鸟食,喂他!老伙计生我气了!”

    ...............

    云江城,集市区,西剩

    余枫形单影只走在西市的道路上。

    叶卿同意把信息资源共享,意味着发到叶卿手上的一份,很快也会到余枫手上。

    但那样也意味着所有到他那里的信息存在被过履可能性,这对之后的活动可能会产生影响。余梦建立以自己为核心的情报网络越来越变得势在必校

    此时,蜂针绑在了余枫的臂上,被叶卿加装了一个便于拆装的发射装置,足以应对致命的危险。

    而且叶卿也与他了赵庆的一些情况,比如埋伏叶卿楣的那七位是赵庆最得力的七把刀,又比如赵庆来云江,专门是为了压地头蛇来的。他个强龙闲着没事压什么地头蛇,余梦想。

    而且叶卿赵庆喜欢用刀宰牛,就像埋伏叶卿楣,只要七把刀上了,谁都活不下来,他非得拉来一群持刀群众去做无用功。

    余梦想,既然他答应全力救叶卿楣,就势必要与赵庆、七把刀斗上一斗。

    而他最大的依仗,就是这个时代下的知识盲区,他全都知道,导致现在就必须要做出来一部分,余梦想。

    比如火药、火铳,这是要争斗的武器。

    余梦本来是想发展出一些这个时代的日用品,作为今后体验活动在费用上经济支持的基石。

    但是他觉得救下叶卿楣是当务之急。经济发展什么的,只能暂时靠后。

    余梦在思虑,硝土、木炭、硫磺,木炭和硫磺倒是不用担心,寻常店铺就能寻到,但是硝土,在哪能找到?

    余梦犯了愁。他便抱着大海捞针的心态,使余枫四处询问。

    皆无所得。

    道路中央,前面悉数问清,余枫便向下一家铺子走去。

    他刚想转身进入店铺,店铺名为当阳,眼前却看到了一名靓丽的女子走过。余枫有些熟悉但却不上来,明明觉得在哪里见过却又记不得。连余梦也感慨自己的记忆力是不是退化了。

    余枫刚一进店铺,就听到里面发生争吵,便站在门旁静等事态发展。

    “别拦我!王叔!我爹在这里为你做工,到了月底,你竟然一分不发!你的可恶行径!我要告官。”一位衣衫褴褛的女性,她的声音近乎于气音,但蕴含着中劲。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