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余梦(5)

【书名: 不义侯 第二百一十九章 余梦(5)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大清隐龙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文豪北宋大丈夫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     大户人家的女子没见过这般堪称上元夜时热闹的程度,余玉儿又一次随着表哥,打开了眼界。

    两人向客栈走着,各式各样的彪形大汉出现在周围,视线落在了余玉儿身上,引起她的不适。使得她有靠近了余枫几分。

    “这位爷,请问您是打尖还是住店。”客栈的店二问。

    “不住店,二,我俩要二楼靠窗的位置,在打上二斤熟牛肉,几盘菜,一壶碧螺春。”余枫拿出些银两权作为店二的费。

    店二上道地接受了,便向里迎着余枫和余玉儿两位,看着表哥向前走了,余玉儿不敢慢下来,跑着跟上去。

    两人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

    余玉儿埋怨着,“表哥,你不是带我吃美食吗?来这让人不安的地方干什么?”

    余枫眼见着余玉儿要哭了,连忙“这里的牛肉是一绝啊,表哥诚不欺你。”

    “我,我看着那些大汉,我,我害怕。”余玉儿带着哭腔了。

    余枫看着表妹的泪眼,想起刚才余玉儿做戏做全套的敬业精神,便有些温柔地对她“哥哥答应你,不管最后怎么样,我一定带你游遍上元夜,登顶元夕楼!”

    余玉儿一听有这么多福利。马上眉开眼笑,不再哭泣,也在这时,熟牛肉上桌了。

    她抢去了分为两碟的牛肉,微嗔又喜地“全是我的。”

    “好好好,全是你的,我喝茶。”余枫笑着。

    余玉儿眉眼笑道“嗯,这样的表哥才招人喜欢呢!”

    熟牛肉的品相是真的棒,余枫瞥了一眼就咽了口口水,却被余玉儿瞧了去,余枫没有多在意,反倒是余玉儿恋恋不舍地拿着筷子撕了一点,抬到了余枫面前。

    余玉儿脸蛋有些微红地“给!”带着试探带着威胁的口气给余枫听。

    余梦见状愣了一下,上次有人喂他吃东西是四百年前了...

    余枫一口吃下去了,“好吃。”

    四百年了,真是让妖难受的感觉,余梦想。

    余玉儿嘿嘿地笑就专心眼前的牛肉了。

    而余枫看向了外面。

    奇怪,这是余梦第一目的想法,客栈前面湍急的人流本没什么可奇怪的,但是前方四个角落总是有一两个人在那四角走动,但没有离开过周围。

    他们眼神机警,不像寻常人,反倒是像练武人。

    这四角,像是一座牢笼,等待着谁落入。

    忽听得楼下声起四处,吵吵闹闹,不像寻常吵闹,因为还带着刀光剑戟冷武器碰撞的声音。

    这是械斗,是谁与谁?

    余玉儿没受到影响,看来牛肉真的是非常好吃。

    声音越来越近了,余枫偏头看过去。

    砰,有人撞破了门柱,踉跄着向他的饭桌走来。

    余玉儿仍在吃牛肉。

    后面穷凶极恶之徒向撞破门柱之人挥动刀剑,气势之狠令人侧目。

    余玉儿仍在吃牛肉。

    穷凶极恶之徒后面有人拎着捕,徐娘半老、风韵犹存,那是一名女子,她叫嚷着“敢在老娘店里械斗,想死啊?!”气势如虎如狼。

    余玉儿仍在吃牛肉。

    被捕的蝉裹着黑衣,看不清面容,但姣好的身材显示出这是一名女流之辈。

    她经过余枫饭桌时,匆匆一瞥,视线交叉,便又离去。

    嗖,她跳出窗户,落入了牢笼。

    余枫顺着看过去,在前方的地域上,所有人拿着称得上武器的器具,刀戈相向。

    余梦感慨,是谁这么大手笔,出动近百人,只为了抓一名女子。

    凶恶汉子也跳下去了,手上的大砍刀凌厉劈下。

    老板娘探出窗前,余枫侧眼看过去,脸色近是担忧。

    担忧什么呢?余梦心念一动。

    余玉儿仍在吃牛肉。

    余枫跑下楼,一楼已经关上门了,也许是在怕外面的械斗血溅客栈门内。

    他找收账兑换了价值一万两的散票,收账没数明白,余枫直接一句,等会儿再来找,拿起所有的散票就跑回楼上了。

    过程很快,外面的打杀声仍在继续,老板娘弯着腰观察着局势,她的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枚圆形的球状物。

    余玉儿仍在吃牛肉。

    余枫跑到窗前,用尽被掏空的身体气力,向上方使劲扔去全部的银票。

    不顾老板娘的惊讶,他大喊着“上!掉钱了!”

    司马迁:下熙熙,皆为利来;下攘攘,皆为利往。

    这是真理。

    所有人听到了余枫的呼喊声,最外围还未上场的持刀群众向上看。

    “真的诶!钱!真的是钱!快抢啊!”他也大喊。

    病毒式地呼喊迅速传开,所有人都向上看,眼睛红如野兽,对金钱的渴望也红如野兽。

    他们在哄抢,被围攻的女子架住了凶恶汉子的攻势,持刀群众如蚊蝇的骚扰暂时没了,她终于能喘下气,准备突围。

    但是在余枫眼里,那四个角落的人跃起急冲,他们想要收拢。

    那七位应当是高手,他没有方法了,有些不忍看着笼中的女子香消玉殒。

    老板娘此时搭上了余枫的背,“谢谢弟弟了,接下来看我的吧。”

    她握住了捕,带着劲道地把手中的球状物丢在了女子周围。

    老板娘带着属于美饶风韵一跃而下。

    球状物在人群中爆炸,产生白色的淡雾状,有倩影向远方突进。

    很快雾散了,老板娘手持着捕,架着眼前凶恶汉子的砍刀。

    汉子见眼前不是那女子,闲的慌乱,手上的劲头了些许。

    老板娘一把弹开汉子的刀,虎虎生风,气势大涨,呼喊着带着怒气“杨英!你丫是吃饱了撑的吗?来老娘的店闹事?!”

    那汉子显然是不想招惹老板娘,便默不作声。

    啪啪,远处传来的掌声,是有人为这场逃脱鼓掌,还是释放什么信号?

    眼见着作为蚊蝇用的持刀群众四处退散,顿时客栈前的场地变得清净,除了还有一些没被捡去的银票。

    余枫看过去,是与女子逃跑相背的另一方,那里走来一名男子,有些妖冶,又有些俊美。

    老板娘看着明显是头的男子,加上四周的七位,一共八位围在她的四周。

    “在下王爷赵庆,见过王姐。”赵庆向老板娘行礼。

    “我早不是什么王家人,我姓叶名卿,叶卿,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叶卿。

    “哦,是在下冒犯了。”赵庆。

    “管什么冒犯不冒犯的,要不是看你嘴甜,老娘早骂你了。你这属下在我店内闹事,这笔账怎么算?!”叶卿。

    赵庆走到杨英旁边,他抬头看着杨英,“蹲下来!”

    杨英便听话地蹲下来,此时两人视线相平。

    赵庆抓住杨英的头发,向后扯,“你在王姐的店里闹事了?!”

    “启禀公子,的只是在追捕公子要的人。”杨英。

    赵庆拉扯的劲头更甚,斥问“这么,你还有理了?!嗯?”

    杨英原来的凶恶劲此时收敛的一干二净,他艰难地晃头“的,的不敢。”

    “那怎么做,我教过你吧。”杨英此时已经跪在地上,在叶卿面前。

    赵庆放开杨英,神色淡然地看着叶卿。

    汉子身材的杨英此时流下眼泪,脖颈开始弯曲,他要下跪磕头。

    叶卿有些惊愕地看着杨英一个头一个头在她面前磕着,地上陷成了深坑。

    “使点劲!”赵庆喊。

    杨英磕头的频率越来越快,坑越来越大。

    叶卿看着五大三粗有些江湖威名的汉子,有些不忍,“算了,起来吧。”

    杨英仍在磕,赵庆邪气地笑。

    叶卿有点愠怒,“给老娘起来,地君亲师,你跪老娘算个什么?!”

    “起来吧。”赵庆。

    杨英站起来,额头渗血,站在赵庆后面。

    赵庆转过身,一脸担忧地看着杨英,抻着袖子,为他擦去血迹。竟然带着点哭腔“以后要听话,别这样了,我心疼。”

    “蒙公子爱护,的定尽心竭力。”杨英。

    “好,那人还没走远,快去追。”赵庆。

    “的领命。”杨英拎着刀,迅疾地向女子的方向跑去。

    待杨英走远了,赵庆转过身,拿着手帕擦袖子上的血迹。

    他走到叶卿身前,温柔地“王姐,谢谢你愿意原谅我的属下的冒失。”

    他接着欺身而进,带着一点狠厉,“但是!你放走了我要的人,这笔账,又如何算?!”

    气氛剑拔弩张起来,叶卿丝毫未惧,她向前逼近赵庆,几乎相触。她看着赵庆俊美的脸庞,“先不这笔账存不存在,你既然肯叫我王姐,那么你认为,我有没有底气赖账呢?”

    老板娘经历了什么呢?感觉很有故事诶,余梦想。

    赵庆神色阴晴不定,狠厉地“我们走!”

    他向来处走去,后面的七位也跟着离开,眼前只剩老板娘一人,余枫想回到位置上继续看余玉儿吃牛肉。

    却看到了斜处赵庆传来的阴翳眼神,使得余枫后背发凉,那是种被人盯上的感觉。

    余枫仍不知道,老板娘的眼神挂在他身上,谁也不知她在思量什么。

    余玉儿吃完牛肉了。

    她开始舔盘上的汁水,反正她记得刚坐到位置上除了表哥并无其他人,被表哥看了去也无碍事。

    ...........

    客栈门开,被吓到的客人四散逃亡,收账走到叶卿旁边,附耳低语。

    “身份确定了吗?”叶卿问。

    “确定了,云江富商余家的大少爷,余枫。”收账。

    叶卿接过了收蛰来的纸,一字一句地看完。

    此时余玉儿仍在舔盘子,余枫在看。

    …………

    鱼龙客栈最顶层。

    那里仅有一间房,是叶卿的闺房。

    喧闹一了,客栈开门迎客,叶卿上了二楼邀请余枫和余玉儿入她的闺房。

    成熟女子的闺房带了一丝典雅的气息,余玉儿没见过,余枫不在意。

    “公子,请坐。”叶卿对余枫。

    余枫招呼余玉儿坐在凳子上,叶卿拿过一壶茶,倒给余枫。

    “谢谢老板娘。”余枫。

    “这位妹妹想喝些什么呢?”叶卿温柔地问。

    余玉儿很少见到这么温柔的女子,除了已经过世的大娘。

    “不,不用。”余玉儿婉拒道。

    叶卿招待完两人坐在余枫对面,给自己倒满了茶,“公子,妾身邀您前来,一是感谢您救了我家阿蛮,二是妾身有一事相求。”

    刚才母老虎的气势去哪了?怎么眨眼间就变得温婉可人了?余梦想。

    “不妨请讲。”余枫也文绉绉起来。

    “妾身想请公子救下我家阿蛮。”叶卿哀求。

    余枫轻轻吹拂茶杯的热气,“这很唐突,为什么找我?”

    “是妾身不得已而为之,余家是云江大户,有财力,有人脉,有地位。”叶卿。

    “你知道我是余家人,这片我第一次来,你是如何知道?”余枫问。

    “是妾身经营的组织,公子若想要了解,妾身可以带您了解。”叶卿出了余枫最想要的东西。

    余梦镇定住心神,强忍着渴望。

    余枫对叶卿“好,事了之后,可以看看。”

    他想到了叶卿的要求,“那么我若是答应你,我是要与那什么王爷斗吗?”

    “是的,他是镇南王赵闲的儿子,是强龙。”叶卿。

    曦朝九王爷,九王爷镇南王赵闲,云江属其辖境。

    叶卿补充道“但是您是地头蛇,所有的高官富商子弟以您马首是瞻,而且您在元夕楼的风姿也令人着迷。”

    传播的速度令妖惊诧,余梦想。

    “哈哈,谬赞了,雕虫技罢了,况且马首是瞻什么的,也是无稽之谈。”余枫。

    “妾身所言,句句属实。那,余公子,您意下如何。”叶卿试探着问。

    良久的思索。

    “哈哈,可以一试,但是,我不确定我能不能救下你家阿蛮。”余枫。

    答应之后,见过她的组织,至少情报系统就能建立起来,这是他目前最急迫的事情,至于能不能救下所谓阿蛮,那显得不太重要。

    但是,赵庆,不得不防。

    并且,很可能赵庆就是七日之约的入口,余梦想。

    “阿蛮是她的乳名,叶卿楣,卿本佳人,光耀门楣,是她的名字。”叶卿语气放缓,温柔地。

    余枫深深地看了一眼眼前端庄好似大家闺秀的叶卿。

    好像是知道余枫盯在她身上一般,叶卿自然地与余枫视线交汇,温柔地“公子,随妾身来。”

    .............

    机处。

    叶卿这么称呼自己的组织。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