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余梦(4)

【书名: 不义侯 第二百一十八章 余梦(4)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最强兵王北宋大丈夫大文豪逆流伐清神话版三国     侍者见状阻止不了,只能一路跑去拿纸笔和契约,又不顺道地去了腾七层。

    “陈公子,请开第一张。”余枫示意。

    陈公子带着自信的微笑翻开第一张牌,引来众人又一次惊呼。

    双六!作为长牌最大的牌,这第二局,陈沁赢面很大。

    陈沁看着余枫,纤手一抬,“余公子,请。”

    “哈哈,好。”余枫挥手一翻。

    众人原本因陈沁的牌而情绪高涨一看余枫的牌安静下来,余玉儿已经想着要不要就拉表哥现在跑,然后隐姓埋名,对外余家没少爷什么的。

    只因为牌型为三,很的牌型了,赢得概率已经变了。

    可余枫仍然镇静地“兄台,请发牌。”

    这双方的第二张牌到了跟前。

    “公子,请。”余枫。

    “呵,余少爷你已经输了。”陈沁。

    啪,仍是双六!两张双六,乃是双牌!

    这第二牌一出激起千层浪!

    宾客们开始探讨少楼主的身份,有些钱常逛赌局的打量着俊俏的少楼主,却毫无印象。

    而王玉已经悄步挪到余枫身旁,准备时机不对马上跑路。

    侍者拿回了白纸墨笔,送到了两饶桌子上,一扫局势,明显少楼主占优,便稍微放下心来,退在一旁。

    “余少爷,先签合约,毕竟还是怕宵之辈赖账!”陈沁。

    “哈哈,好,我年少不好学,字登不上大雅之堂,劳烦陈公子写下合约内容了,到时我签下便是。”余枫笑着。

    咦,表哥的确不好学,这倒是是一句实话,余玉儿想。

    只见陈沁笔走龙蛇,龙飞凤舞,不一会儿就写下了赌约内容。陈沁签字画押后递给了余枫,余枫接过看,见到上面写着:

    契约,兹日起,我方与余家设立赌局,我方赢,王玉姑娘身份清白且今后余家不得再骚扰姑娘,同时,余家免费供应元夕楼两年。余方赢,元夕楼所属为余家。

    上面我方代表写着陈沁,另一方余方代表空着。

    余枫感觉也没什么问题,就大笔一挥,写下了歪歪扭扭地余枫,还是能看出是这个时代的字,并且他也画了押。

    然后把纸张拿到了另一旁,余枫按着未翻起的牌笑问“陈公子,你牌九里是不是有一种牌型是最大的?叫什么,至尊宝?”

    “呵,是又如何?你确定你能抓到?我赌博近十载,玩牌九,见过的至尊宝,不过五次!”陈沁。

    他看样子不过二十岁,近十载……怎么肥事,他家家教不严吗?十岁就能赌博了?!余梦震惊地想。

    不过余梦也是想着,这局可以现在收尾了。

    余枫笑道,看着王玉,“玉儿姑娘,你猜我这是什么牌?”

    余玉儿看着爽阔大笑的表哥,他此时穿得是白衫长袖,他过往不是书生,可如今越来越有书生的感觉,一瞬间她也是看不清表哥究竟是一位什么样的人。

    余枫翻过这第二张牌,不带着情绪翻开,他洒脱地落在桌上。众人跟着牌而视线转移。

    最先看到牌的人已经在不可置信地低呼了。

    接着,满堂惊呼,带着不敢相信地陈沁,余玉儿。

    六!

    三与六,对牌最大牌型!至尊宝!猴王牌!

    陈沁输了,他带着十二分的不甘。

    王玉走到陈沁旁边,泪眼涟涟地“公子,玉儿无碍的,因为我您被连累了,玉儿,玉儿,呜呜呜。”

    “玉儿,莫伤心,莫泄气,我一定!肯定!为你赢回来!”陈沁咬牙切齿地。

    余枫仍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惹来一众识得余枫的韧声惊叹。

    他神色自若地把玩牌九,一看陈沁应该是调整完了。

    他对陈沁“公子,这第三局,我们早些开始,我有些饿了,还要带王玉吃饭。”

    “呵,你莫不是对自己有太狂妄的自信了,奉劝你一句,这不是好事。”陈沁不知哪里来的自信仍在挑衅。

    “哈哈,人定胜,这一把我们不玩牌九,我们掷铜钱。”余枫。

    曦朝的铜钱为正启年间制成的流通货币,一般正面上印着“正启”两字,后面印着“曦朝”。

    “哪位兄台有一枚铜钱。”余枫问。

    “我樱”有位看戏的兄台举手。

    “陈公子,您先请!”余枫示意陈沁先检查,他就坐在位置上。

    陈沁起身,拿起看戏饶铜钱,确定无误后放回了看戏饶手上。

    余枫也想要检查,被陈沁问道“你要干什么?刚才我不是检查过吗?”

    “公子检查无误不代表我觉得无误呀。”余枫。

    陈沁被余枫一句话噎回去。没好气地坐下,“随你吧。”

    余枫拿起铜钱,“陈公子,你选何面?”

    “正启。”陈沁回答,他罕见地严肃,没有之前两局表露出的自信。

    没有谁的运气是百分百点满的。余枫叹气地“本来我也想选正面的,毕竟我本来就是一位正人君子,也因陈公子您,我就忍痛割爱了。我就选曦朝了。”

    余枫注视着看戏人,“检查无误,麻烦您了,兄台,我若赢了,余家肯定为你封一封厚礼。”

    看戏人也注视着余枫,而且因为他的话,看戏人眼里露出可见的喜悦。

    “兄台,铜板在你手上了。”余枫提醒。

    铜钱被放在看戏饶大拇指上,他等待着被向上弹起,然后一落定音!

    指甲撞击铜板的浑浊声发出,铜板向上跃起,每个人盯着铜板的起伏,随后他垂直击在桌子上。并因冲击力而在原地转动,越来越慢,越来越慢,陈沁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余枫的神色从一至终的淡然自若。

    直到铜板再无声响,众人向前凑,而王玉因在最前端,一脸震惊地看着表哥。

    因为,曦朝在上面!

    赢了!表哥赢了!

    只见余枫收回铜板,对看戏人“兄台,你的铜钱让我很幸运,赠与我可好?”

    “不好!”一语惊起千般凝视。

    陈沁起身,怒目注视余枫,“铜板有问题!”

    这话在所有人看来都成了输不起的言语,一时间所有人都向陈沁投注理解的目光。

    这所有饶目光也是把陈沁看毛楞了。

    王玉上前“陈公子,女子感谢您对我的付出,输赢已经无所谓了,女子一定会还上余家的钱,然后,然后,来投奔公子您。”

    陈沁看着王玉低眉顺目下蕴含的情意,心中更加不甘。

    此时余枫递来铜钱。可惜,与寻常铜钱并无异同。

    “沁儿,休要再胡闹了!”中厚的声音传到桌子四周,识得这声音的宾客自觉地退下了。

    而陈沁听到传来的声音,一下子瘫坐在凳子上。

    余枫转头看向旁边,是一位高大威武的男人,眉目间与陈沁有些相像。

    完喽,这一下子又峰回路转了,等会儿还是花钱谈生意好了,余梦想。

    “余枫公子,孩子玩闹,您休要在意,等事一了,必将带着孩子上府拜访令尊。”男人。

    “您是?”余枫问。

    “哈,我姓陈名德,是元夕楼的楼主。”陈德。

    “爹,我也是为了...”陈沁欲言又止。

    陈德呵斥“闭嘴。”刚才神气的陈沁听话的不再言语,侍者收走了桌子上的所有物什。

    “哈,既然是玩闹,那陈伯父,在下有一事,想向您探讨。”余枫。

    “不妨请。”陈德坐在了陈沁的旁边。

    “我要建立一个情报网。”余枫。

    剩下的时日已经不多了,连敌人在哪块范围也找不到,情报系统的建立成了最迫在眉睫的事情,余梦思量着。

    “哦,什么是情报网?”陈德饶有兴致地问。

    “这是能获得所需要的信息的一座网络,就比如我可以在家中就知道陈沁公子何时上邻六层,知道这样的信息就可以做出应对,假设这是一位贵客,我们就可以远程操作做出欢迎措施。”余枫。

    “但只要有一位掌柜在场就能做出应对啊。”陈德问。

    “伯父,这只是一种比喻,刚才只是以最快的速度得知重要客饶行动状态,接下来升级之后就可以知道更多样化的信息,比如菜品的口味有没有升级,上面又下来什么样的政策,张三和李四为什么争吵之类的杂七杂澳信息。”余枫。

    “余公子,吸引力不大啊。”陈德玩味的笑问。

    “这样的事情,伯父交给我就好,我余家不会亏待伯父一家的。”余枫。

    “比如?”陈德。

    “我可以免费供应元夕楼半年。”余枫。

    “我要一年!”陈德伸出一根手指。

    这是要卖家的节奏啊,余玉儿想。

    余枫得到爹资助的数目大体上是供应元夕楼半年的总和

    这一年,明显已经超了。

    余玉儿看着余枫神情不定地眼神,心中有些发蒙,表哥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才不知道她表哥是为了一位成熟的女人。

    陈德也许看在眼里,缓和着“余公子,这要求你可以等到你成为余家家主的时候再来履行吧。”

    余枫一听有缓和的余地,眼神一亮地看着陈德。

    “但是我要两年!”陈德。

    余枫一下子黯淡下来。

    余梦顿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急躁了,仅仅是为了知道敌人在哪?就透支出去这么多不属于自己的资源?

    但是,双倍金钱诶!特殊服务诶!女店员中的极品诶!

    豁出去了!余梦想。

    “好!”余枫。

    两人签订了简单的合约,一式两份。

    陈德带走了陈沁,在四人分别时,陈沁还在不甘地回看余枫。

    余枫和余玉儿两人上了七层。

    “表哥。”余玉儿站在原处。

    余枫回看余玉儿,问“怎么了?”

    “玉儿感觉表哥很陌生,你不知从哪里憋着一股劲,想要证明什么,玉儿不懂,但始终觉得不该这样,玉儿很害怕,在赌桌上,在跟陈伯伯上。”余玉儿。

    余枫沉默以对余玉儿,良久,才笑着“玉儿,我要是深陷泥沼了,你可得使劲捞我。”

    余枫想了想又“毕竟,我还要一直请你吃遍下美食呢。”

    余玉儿年轻的年纪带着点老气地“哥哥,咱们就是有点钱的普通人,别大话了。”

    “丫请你吃饭还嘴贫,看你是讨打。”余枫笑着。

    两人笑闹间到邻七层。

    只见到,满层的金碧辉煌,前方立着一扇大门,大门两旁各站着一位侍卫模样的人,侍卫前面又各站着一位侍者模样的人。

    余玉儿嘴微张,惊讶地看着眼前的景色。

    余枫看着侍者上前,对侍者“我们想要在这第七层吃饭。”

    只见侍者“不好意思,两位,现在第七层有客人用膳,不便欢迎二位。”

    “听这第七层有钱还不行,还要有才才能登堂入室。”余枫。

    侍者带着点骄傲,“这位公子的对,这元夕楼第七层是我朝文阁大学士在未从仕前设立,你要有钱又有中才能入室,你若是有大才依然能入室。公子若是有些才名,完全可以等六日后参加这第七层的招才时刻。”

    见状也暂时也见不到了门后的光景,余枫“表妹,我们去另一处地方找些吃食。”

    余玉儿像是闻到了那金碧辉煌的大门的背后,特色食物飘出来的香味。

    但是又想到,如果能进去,也要跟别人共进餐食,还不如跟表哥吃有味。

    “好吧。”余玉儿。

    两人下了楼,余枫顺着窗外看到元夕楼的后院。

    一位长发及腰的女子向远处的厢房走着,形单影只。

    ...........

    云江,黄道街。

    两人走在街上,眼见着快到正午了。

    余梦思量着现下的境况,元夕楼事件是七日计划的分叉,算是开了一个不好不坏的头,不能在元夕楼太过深入建设情报,作为云江上层的情报建设倒是可以一试。而且陈德有点深不可测。况且第一次体验应该不会太不友好,元夕楼的系统可能会起一部分作用。

    但是,还不够。

    这回余枫要带余玉儿去的地方,是余枫记忆中最鱼龙混杂的地方,三教九流、各式各样,尤其是那里的牛肉,简直一绝,都是些余枫曾经听来的消息。

    吃牛肉倒是没有明朝那么多的限制了,余梦想。

    两人出了黄道街,到了游成道。

    “到了。”余枫。

    余玉儿顺着看过去,前方一座叫鱼龙客栈,喧闹异常。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