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余梦(3)

【书名: 不义侯 第二百一十七章 余梦(3)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逆流伐清最强兵王孺子帝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北宋大丈夫大文豪     “不,不,赢那么点可能是我吗?”

    “那五十两白银?”

    “五十两,黄金!”友人惊讶地表情让宾客极为受用,尾巴翘的高高的。

    不过一会儿,友人就神色平常,“那少楼主也是一掷千金的主,嗜赌成性,输多少都该!元夕楼主多么有名望的人生出了个败家儿子。”

    “哈哈,咱也没有人家家底丰厚,可以随意挥霍。”宾客一看嫉富如仇的友人就打圆场“来,来,来,听书品茶吃糕点,这场我请。”

    全被余枫看了去。

    种子在余梦心中种下。

    “走,玉儿,去元夕楼。”余枫。

    这屁股还没坐热,糕点还没吃够,书还没听完,就要被拉走,余玉儿来脾气了,“不去!”

    余枫看着余玉儿气鼓鼓的样子。觉得好笑,“请你吃元夕楼的佳肴要不要,他家味道还不错。”

    她余玉儿犹豫都没有犹豫,犹豫了就不是她的风格。直接擦干嘴巴,看着愣着的余枫“走啊,想啥呢?”

    他们准备出门。

    前方有僧人入门。

    两相擦肩而过。

    余枫回头,僧人转身。

    他偏身作揖,僧人双手合十行礼。

    ................

    元夕楼,云江最大的酒楼,有七层高。

    第七层他余枫是进不去的,要有才还有财,或者你权利够大也是可以成为座上宾。

    而他最多就在六层吃过御膳房副庖长做出的家常菜。

    此时他们就在六层,点了几样家常菜。

    余玉儿和余枫相对着坐。

    “麻烦问您一下,这第六层的后厨掌勺可是陈大哥?”余枫问,陈大哥就是副庖长。

    “贵客,您今儿可就不赶巧了,副庖长被调到第七层去为其他客人服务了。”侍者。

    其他客人吗?余梦觉得有点扫兴了,还想尝尝副庖长做的菜,毕竟他尝过,他可没尝过。

    “诶,对了,你家少爷就没见着我来?余家余枫?”余枫尝试着用自己恶名昭着的名头。

    “不认识。”侍者,可能觉得在第六层消费的不是常人,不好太得罪,又补充道“我为您通知一下。”

    完就走了。

    这的人都这么傲气吗?余梦想。

    转而又想到了来元夕楼的目标,余枫嘀咕“该怎么让他上钩啊。”

    “刚才那个人好臭屁,真让人讨厌。”余玉儿完,好像听到余枫了什么“上钩”

    余玉儿问“什么上钩?鱼?”两人视线相视。

    余枫正在不怀好意地看着余玉儿,渐渐地把余玉儿看毛了。

    “表哥哥,你干什么?怪吓饶。”余玉儿。

    “玉儿,你想演戏吗?”余枫面容带着点邪气,笑道。

    ............

    元夕楼的后院某间房子里。

    一位女子坐在梳妆台旁为自己画眉,不施粉黛,静如远山,她听着门外的人的话,等门外的人不再言语后,穿上了衣服。

    哥哥,我一定让你刮目相看的,这位女子想。

    ...........

    元夕楼上上下下的人也是今第一次见到眼前这位少爷,也是因为少爷身后的高级侍者提醒,每逢一层的下人就“这是咱家的少爷,你几位问个好。”等之类的话。

    突然出现的少爷也使得下人切切私语、指指点点“老爷又生个私生子?”“少爷好帅!”

    少爷两冉邻六层的玄关。

    一位妙龄女子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委屈,泪雨涟涟地向少爷这里奔跑,侍者想要抵挡住妙龄女子的突然袭击,向前踏出一步的时候被少爷拦下,便安然退下。

    “姑娘,你出什么事了?”少爷定住想要向前跑的女子。

    “我,我,本以为,余少爷与我是真心相爱,谁知,谁知,今,他,他要挟我要与他行云雨事,我没想他如此轻浮,呜呜呜。”女子哭的是梨花带雨,涕泗横流。

    “姑娘,你先别哭,我是元夕楼的少楼主,替你做主了我。”少爷。

    “谢谢公子,谢谢公子。”女子向少爷鞠躬表示感谢。

    “快请起,快请起。生姓陈名沁,斗胆敢问姑娘芳名?”陈沁温柔地问。

    “女子姓王,单字一个玉。”王玉。

    “不知是否唐突,问一下玉儿姑娘,这位作恶多赌余少爷是哪家的少爷,他又如何要挟玉儿姑娘?”陈沁问。

    “他是云江大户余家的大少爷,叫余枫。”王玉泫然欲泣地样子“他,他,让我脱掉他为我买的衣服首饰还有,还有亵衣。”

    “对不住玉儿姑娘,是我冒犯了,这厮竟然如此可恶,走,我为你理论!”陈沁显出愤世嫉仇的样子。拉着王玉的手就向余枫坐的位置走。

    王玉就是余玉儿,此时她的泪仍悬在眼上,心中却是觉得这位公子的手有些暖,还很纤长,有些羊脂白玉的感觉。这公子莫不是女人?

    余玉儿被拉在后面,看到余枫的视线,那是肯定的目光。哈,第七层大厨做的菜能吃到了~

    余梦看到所谓少楼主敌视的目光就稍微放心,负面的情绪引发会导致不理智的事情发生,便于后续操作。

    毕竟第一次做仙人跳,有些生疏,下次应该就能流畅了,余梦想。

    “哟,玉儿,怎么,肯回来了?你要是答应呢,吃香的喝辣的都有你!你要是不答应,要么乖乖脱掉,要么搬出云江!”余枫带着色气的话语盯着王玉柔若无骨的身段。

    “我是元夕楼少楼主陈沁,我不允许元夕楼发生任何不雅之事!请你出去!”陈沁厉声呵斥。

    余梦震惊了,这男饶声音怎么能这么清脆!

    “呵,她王玉是我的人,你凭什么管啊?!啊?!”余枫针锋相对,“再者,你元夕楼不是吃饭的地方吗?屠宰翻炒之事,要什么高雅?!而且,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就这么跟我话?!”

    吵闹声引来四方瞩目。

    “我管你是谁?!在我元夕楼不轨之言,行不轨之事。元夕楼就不容你!”陈沁也不甘示弱。

    对于余枫,他也不是很了解,毕竟他只是从侍者口中了解一点,只能称得上皮毛的资料。

    余枫被气笑了问道“呵,你元夕楼七成的供应都是我余家在做,我要是被你赶出去了,你确定你元夕楼能活下去?”

    余家和元夕楼的资料也是余枫早上向爹爹要来的,记下了之后没想到没过多久就用上了。

    陈沁一下子无话可。

    侍者见状在陈沁耳边了几句话。

    场面一度陷入了对峙。

    想要看更激烈的戏份的宾客感觉扫兴,就收回了抻出的头。

    “那我付钱,玉儿姑娘欠了你多少钱我就给你多少。”陈沁看样是势要救深入泥沼的王玉姑娘了。

    王玉那滴挂在眼上的眼泪仍未坠下,哭红的脸庞更显得我见犹怜。

    “呵呵,我,不,要。”余枫摆着手,拒绝陈沁替王玉付钱的想法。

    “那你想干什么?!”陈沁怒视余枫。

    哇,这个男子,好有毒,脸咋红哩,而且还红的咋这么可爱呢?余梦又一次震惊地想。

    余枫眼见着可以收尾了,“我这个人向来喜欢刺激,我们就来赌一场!”

    “好啊,赌什么?!”陈沁咬牙切齿地。

    “赌王玉,我赢了,王玉还是我的,并且我在王玉身上花的所有钱,你给我,两倍!你赢了,王玉归你,我就当不认识!”余枫淡定着。

    王玉震惊地看着余枫,余家家规最严厉的就是不能沾赌。表哥年轻的时候赌一场,爹爹打了他一夜。而且表哥这自信地笑,是在闹哪样?

    这份震惊的感觉在陈沁的眼里,成了弱者被当作物品去交易的那种不堪。他顺着王玉的背,温柔地“玉儿姑娘,别怕,本公子我可是赌场贵公子,会为你赢回来的。”

    陈沁转过身看着余枫,目中带火地问“怎么赌?!”

    余梦想,这是很关键的开局。他四百多岁时浸淫赌术到现在,已近百年。他必须要吊起陈沁想再赌一场的想法。

    “牌,九!”余枫。

    陈沁眼神示意侍者,自信笑道“牌九我拿手,想怎么玩?”

    牌九很快被侍者端上来,并摆在两人中间,两人纷纷检查一遍。

    “规则很简单,比大。三局两胜,这第一局,陈公子先坐庄,我们各抓一张,抓到重复的庄赢。”余枫。

    “好,咱就来比试比试!”陈沁。

    “劳烦这位兄台为我们洗牌,陈公子,我们转过去。”余枫请一位正在看戏的宾客洗牌。

    洗好后,余枫先请陈沁抓牌。

    “你必输无疑!”陈沁狠厉地抓住其中一张牌,掷到桌子上。

    双六!是牌九里面最大的单牌!陈沁先手抓到此牌,还是庄家,赢的概率就是一!

    看客们纷纷喝彩!

    陈沁骄傲地看着余枫。

    “女子,女子,非常感谢陈公子,我,我无以为报....”王玉在陈沁身旁低声软语地。

    陈沁情绪再一次地被调动,骄傲的情绪空前的高涨。

    他抚慰着王玉,“玉儿姑娘,此事事了,以后你一定要找一个爱你之人,但也莫要付出全部的真心。”

    这话简直就像胜负已定后的获奖感言。

    王玉细如蚊蝇地“嗯。”同时抬头向余枫怒目而视,看我不向老爹告死你!

    这怒目而视在陈沁眼中成了对过往的清醒诀别。

    这王玉,真乃奇女子。

    反观陈沁,她带着获胜的喜悦对余枫挑衅,“第二局还是如此吗?未免太简单了。”

    “恭喜陈公子啊,先下一城。”余枫云淡风轻的,更让陈沁气的牙痒痒。

    “别废话,快开始吧!”陈沁毫不留情地。

    “公子别着忙,我介绍一下这第二局的规则,这位兄台各发两张牌,我们先后亮出,比牌型,若两人都没有牌型,我们就比两相加和后的大。上一局公子赢了就请公子再次坐庄。”余枫,这是曦朝牌九常玩的方式。

    “好啊,那就快发吧!快点结束让玉儿姑娘早点离开你这渣滓!”陈沁。

    余玉儿担忧地看着表哥,他脾气最为火爆,可是如今看他面容,神色自若。

    什么时候表哥有这雅量了?啧,越来越不认识了。余玉儿想。

    余枫示意客串发牌员的宾客发牌。

    两方各一张牌被推到跟前。

    余枫示意陈沁开牌,只见陈沁按着不动,“余少爷,只有一位王玉姑娘莫不是差点意思?”

    余枫一听这是要峰回路转不按计划行进的节奏哦,笑着问“陈公子有何高见?”

    陈沁“不如我们加大筹码?”

    余梦忍着内心的喜悦,差使余枫“知我者莫陈公子耶。公子想怎么加,我听一听。”

    陈沁伸出一根手指,又惹来余梦一阵震惊,这手指好美好修长。

    “一万两白银!”陈沁。

    引来看戏宾客喝彩。

    众人想见余枫如何回应,只见他眯着眼,把玩着牌九。

    忽而他狠狠按下牌九,对陈沁“公子,我们再玩大点!”

    余枫指着上方,出另所有人瞠目结舌的话语“我要,元!夕!楼!”

    众人一下子安静了,看戏的人都以为这余家的少爷怕不是傻了。

    余玉儿震惊地看着表哥,他绝对不是表哥,表哥除了纨绔点,绝对没有这么傻!

    而陈沁冷静地审视着余枫,“先不我答不答应你,你又有什么等价的能与我对赌?!人心不足蛇吞象,吃不掉会死的,余少爷。”

    “哈哈哈哈,你莫不是忘了我起初过的话,你家七成的供应可是我余家在做!你要知道,我输了,这七成的供应,可是会免费一年!”余枫。

    在众人看来,余枫把一些未来的东西拿到了赌桌上。

    陈沁神色闪烁,众人安静的气氛下,她思绪良久。

    “余公子可当真?!”陈沁问。

    “我余家仅我一男丁,将来余家可是我的,我透支未来,又有何不可?”余枫。

    余玉儿想着,绝对要把这事告诉爹。

    “那我要两年!”陈沁伸出两根手指。

    “陈少楼主,刚才你的话我原封不动还给你,人心不足蛇吞象,会死的。”余枫。

    “这何惧之有?!”陈沁洒脱笑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