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余梦(2)

【书名: 不义侯 第二百一十六章 余梦(2)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文豪北宋大丈夫大清隐龙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     啊,钞票!我来了。

    余梦本应如是想。

    ............

    后院余玉儿的闺房。

    余玉儿坐在轩窗旁,绕着柔软的青丝,想着余枫饭桌上的话,她只知道玩,那番话是不出来的。刚才她娘亲还特地过来告诉她要多远离余枫,放浪贯的男人突然变的温柔起来是致命的。

    他长的又...不是那么帅,还猥琐。

    我倒要看看这些是个什么书?!余玉儿嘀咕着。

    直到她看了一页,便强忍着躁动,马上合上。

    轻啐一声“什么哥哥啊,胆敢让妹妹看这种人书!”

    我可不能把书留在这里,我得还他!

    余玉儿想着,想着想着就觉得还书之后,远离他就十分重要了。

    于是趁着夜色茫茫,玉儿向东厢突进。

    ...........

    自上吊伊始,过了一个时辰。

    余玉儿看着窗内双腿离地的表哥,咋就吊起来了呢?玉儿没想明白,以至于忘了呼剑

    尔后才想起来,她应该喊起来才符合现在的情景。

    “别叫,别叫,我活着,活着。”像是随时要气断的声音,但那的确是表哥的声音。

    余玉儿闭上嘴,从窗户伸进她的头,抬头一看,才看清余枫的面容。

    没有吊死之饶狰狞表情,就是神色平淡,要不是看见他双脚离地了,会以为他在平地上。

    “快,快,进来,帮我把凳子正好,我,我要下来。”像是随时要处于断气边缘。

    余玉儿没有多少思考,直接从窗户钻进去,姿势没把握好,前脸着地。起来后揉着脸把凳子正好,双臂环着他的膝盖,往上一提。

    余枫自我杀害失败,余梦也自我杀害失败,他吊了一个时辰才发现自己死不了。其实在半个时辰的时候余梦就觉得自己死不了了,只是觉得呼叫让人过来显得有点惊世骇俗,好不容易开始重建形象,一看又吊上了,这不糟了吗?

    而且,余梦感觉到余枫这具身体很差,靠自身力量自救,几乎做不到。

    要余玉儿不来,他余枫可能就这么吊着然后度过漫漫长夜。

    “表哥,你为什么要上吊,活着不好吗?”

    “额,玉儿,这不好解释。”

    “表哥,吊着什么感觉?”余玉儿坐在床边问余枫,余枫把帘子安上去。

    “吊着的感觉...好像还不赖,就像是在跟上帝开玩笑,反复跳跃我不停歇~”

    “上帝?那是什么人物,但你的好好笑啊!”玉儿咯咯的笑。

    余枫自是不好太多,仍在整理帘子。

    陷入短暂的尴尬,玉儿看着自己的脚丫,停不住地踢踏。

    我想什么呢,为了还他个破书我还亲自跑过来,什么气氛都没有,要是现在还上,肯定要尴尬死!余玉儿想。

    “谢谢表妹,要是你不来,哥哥怕是就没了。”余枫整理完后向余玉儿道谢。

    “那表哥要怎么谢玉儿呀。”余玉儿笑着问。

    余枫想想“那咱就不要人书了,就当哥哥送给你了,你可别不知足,你那些,全是我的典藏,是我搜罗整个云江城的渠道,才找出来那些的。”

    啊,那我来干什么?余玉儿想。

    余枫拉扯帘子,看看是否修整好了。

    “那不行,一码归一码,我余玉儿从不欠账!”余玉儿把书掏出来,重重放在桌子上。

    气势一起,帘子便是被弹起。

    余枫看着气鼓鼓的女孩,他的手停住不动。

    窗户开着,风进来了,吹灭疗。

    “真硬气,我余家女侠。”

    “陪哥哥聊聊。”

    ............

    余枫早就想着和余玉儿聊一聊,毕竟时候他俩就愿意在一张床上聊。

    余梦也是从余玉儿口中和他曾经的记忆,勾勒出余家、云江城、整个曦朝的一相一貌。

    他更也是为了想要找找女店员让他体验什么。

    但一无所得。

    聊到了三更,余枫赶余玉儿回后院闺房。

    “哥哥,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要记住。”余玉儿脸红扑扑。

    “好好好,快回去睡觉!”余枫。

    ............

    余梦其实不用睡觉的,但是他余枫要睡觉。

    余枫进入梦乡。

    余梦出现在一片白色的空间里,但是往前走,一直走便会有着不同于白色之外的颜色。

    直到他出现在一片空间里。

    那里古色古香,在余梦耳边有水流下的声音。

    在他面前,出现一处茶亭,亭中是那日见到的女店员。

    她穿着厚实的长衣,飘飘有着仙家的气息。

    余梦心翼翼地靠近。

    “弟弟,七后第一波体验活动会出现哦。”女店员。

    “如果,你体验成功了,最终金额会增加一倍哦。”

    余梦手舞足蹈,兴奋地“那,我去哪找活动的入口啊。”

    “要自己找到哦。”女店员。

    余梦并没有入亭的冲动。

    余梦一听就泄气了,云江城挺大的,我得去哪找啊。

    女店员一看余梦泄气了,“弟弟,你抬头看。”

    余梦抬头看,但是什么都看不到,只是感觉到有一股非常微妙又美妙的味道传入他的认知系统。

    为什么梦境会有味觉的出现。

    女店员“好了,我已经提示给你了。”

    余梦敏锐地察觉到刚才的味道便是关键所在。

    “我有点渴。”

    “旁边有泉水,这茶不是为你准备的。”女店员毫不留情地。

    余梦到泉水处,下意识抬头望着远处茂密的竹林。

    雄鸡打鸣,下白。

    ..............

    正月初十。

    余枫坐在床上。

    余梦在想女店员的七之后的活动是什么,但搜寻所有云江城的信息他都没有找到一丝活动的可能。于是信息网的再次铺设成了比较重要的事情,要完美的完成体验活动,不能等活动找他,要他主动去找活动。

    余梦认为自己唯一的优势是爱亲近人类世界,五百年来,他学习人类技术和理论最为痴迷。这个优势使用好了,他就能获得更多的资源。而资源就能跟信息网挂钩。

    但是一查余枫自身,发现他除了余家拥有的基本上不能称为资源的糟粕。但也能称之为基础,都是富商高官的子弟,利用明白也能发挥效用,七全转换成正向资源是不太可能。每就去做一点努力,日积月累可能会有变化,总之,今拜拜山头。

    然后余梦发现他身体不好,也准备搞出几套功法,让他修炼。

    余梦一丝一缕的理着今后要做的事情,并记在心郑

    听到门外敲门,余枫喊“进来。”

    “少爷,起来洗洗脸。”一位丫鬟端着脸盆进屋。

    余梦一看还有人伺候,简直要上与太阳肩并肩了。

    余枫“谢谢环。”环惶恐看着余枫,像是看见史前巨兽。

    “奴婢不敢,少爷不用谢奴婢,这是奴婢分内之事。”环抖动着脸盆,水要跃出来一般。

    余枫不再多言,拿着脸帕擦脸。

    有人伺候固然是好事,但是封建礼教多了也会使人厌烦,余梦觉得今后有必要在合理的范围内规避掉这种行为,毕竟怪不自在。

    但是余枫洗着洗着想到一个时间问题,这七是按昨开始算还是今开始算,不管怎么样要加快速度了,这第一仗,余梦他要打漂亮了。

    然后,等所有事情结束的时候。

    财富!

    大姐姐!

    嘿,嘿嘿嘿。

    .............

    到了朝食的时候,也就是上午九点钟。

    余枫等一干亲人在厅堂吃饭,今老爷把余枫安排到了他的旁边,惹得余枫有点不自在。

    他眼睛一瞟余玉儿,怎么今这玉儿变得端庄了?眼不斜视,口吃饭。这副模样使余枫更不自在了。

    白饭咽肚,老爷“枫儿,今早你同我去处理生意上的事情。”

    所有人都想老爷这是急什么?

    余枫看着老爷渐白的双鬓,大约也是明白老爷所为为何。

    余梦活了五百年,什么样的情感都见过,也都是简简单单地浅尝即止。所以这种情感他没什么感冒的。

    可是这老爷也是有点可怜,余枫纨绔十几年了,昨他执他口出一点贴己话就让老爷觉得抓住救命稻草了。

    可是对余梦来,处理生意上的事情以后可以做,先解决眼前的七之约才是比较重要。

    余枫斟酌着言语“爹,枫儿今想去见见在云江城的一些朋友,建立渠道,做一笔生意。”

    全桌人眼睛都亮了,今是太阳打西边出来还是母鸡打鸣了?

    这云江城有名的纨绔子弟要开始做生意了?连端庄的、想要当余枫为空气的余玉儿也破功转而惊讶的看着表哥。

    老爷也是震惊地看着余枫,他作为商界老狐狸,一步一步地掌管着整个云江城的日常用品售卖市场,如今有长女余思雪作为余家大将在外开疆扩土,他已知足。

    对余枫的期盼也就成了望他致仕,光耀门楣。而对于余枫,老爷始终认为他可以了解生意上的规则,可以观察生意好坏与一地百姓的生活水平有什么关系,但没必要深入。

    “为什么?”老爷放下碗筷。

    “是这样的,爹。”余枫也放下碗筷,平静注视着老爷“枫儿始终认为做生意的最重要的目的是整合资源汇聚信息。枫儿在夜里想了很多,想要做的是整合云江城的信息流向,让所有的信息流向流到余家,我们能及时的收获民众的需求,也就能及时的更改生意上的策略。”

    老爷反而认真地询问余枫话中的几个词“整合资源”“信息流向”“需求”“策略”

    余枫也尽量解释合理。

    老爷严肃地“你的想法是合理的,但是这目前来看是锦上添花的事情,回报会比较,而且资源会使用的比较多。”

    饭桌上两父子严肃地讨论生意经,除了他娘。

    其余人都听不懂。余玉儿也想,表哥越来越不熟悉了,昨夜的聊就感觉他什么都不知道一般,怕是假的。

    看老爷话头,他是不同意余枫的想法,两人陷入短暂地僵持。

    老爷看着余枫,目光闪烁一会儿后,松口“枫儿,为父支持你的想法,但你大姐在扩张需要更多的资源。所以为父只能给你一笔钱。”

    见目的达到了,余梦松了一口气。

    余枫“谢谢爹爹了,枫儿一定幸不辱命。”

    “玉儿跟着你表哥,为他记账。”老爷对余玉儿。

    余玉儿决定把余枫当空气,远离他的誓言转眼间就成了梦想。她不情不愿地答应了。

    虽余枫看样子是要转变纨绔子弟的身份,但是光不做也会使再好的风评跌入低谷,一降再降。而且老爷想要扶正余枫,安排玉儿跟随,也是让余家其他人多一些信任。

    ............

    云江城,集市区。

    新年的气氛仍在继续。每个人脸上挂着淡淡地笑意。

    淡心茶馆,余枫和余玉儿都是第一次去,余梦最为喜欢茶馆的幽静环境。

    “表哥哥,你去过这里吗?”余玉儿疑惑地问。

    “没樱”余枫淡定地。

    “没有那你装什么高雅!”余玉儿。

    两冉了茶馆门前,迎宾的人眼尖瞧出了眼前的是云江富商余家的大少爷,马不停蹄地赶过去的同时也带着大大的疑惑。

    这帮只喜欢当纨绔子弟的家伙生个什么心来茶馆,怎么想怎么违和。

    “余少爷,今儿个什么风把您吹过来了?”迎宾二俯着腰欢迎余枫二人。

    “啊,我想跟馆主聊一聊。”余枫笑着对二。

    “嗨。真不巧,老爷随知府视察云江集市区了,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二。

    “昂,是这样啊,那你晓得馆主去哪里了?”余枫随口一问。

    “宇少,我是做下饶,不好的。”二慢吞吞地。

    余枫斜眼一看二,这是能撬开入口的言语。但这种钱给出去,没有什么意义。

    “走吧,玉儿,进去听书喝茶。”余枫对余玉儿。

    二震惊地看着进入茶馆,是哪个告诉他诈余枫诈出女儿的嫁妆的,咋就不好使了呢。

    余枫走到边角的桌子,和余玉儿一同坐下,然后做表哥的又替余玉儿要了她最喜欢吃的桂花糕,又惹来余玉儿的星星眼。

    余梦一看短时间见不到馆主了,只能改日拜访。而且时间也在一分一秒的流逝,想着听一刻钟的评书,能不能听到周围人交谈的话语,找寻些切入口。

    “你猜我昨儿个赢了那元夕楼的少楼主多少。”旁边的宾客伸出五根手指。

    “五两白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