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余梦(1)

【书名: 不义侯 第二百一十五章 余梦(1)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神话版三国大文豪北宋大丈夫三国之席卷天下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大清隐龙     寻风站在虚空之上,遥望着痛苦难捱的余梦。

    他冷笑着,这是他的先手一眨

    精神梦境!

    虽然他还没有参透该如何一拳打在余梦身上,但是他还是有着击败余梦的思路。

    便是让余梦陷入痛苦的轮回当中,直到他精神衰弱到极点。

    ................

    他的世界,他的主城。

    余梦游荡在主城的怪物大街上,他不知道该去往何处,甚至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找到一份新的工作。

    毕竟他唯一的优点,便是只有他对另一个世界特别了解。

    那便是人类的世界。

    对的,余梦是怪物,是怪物管理局在册的最末尾的一只怪物。

    可是怪物世界里只有一个组织能让他发挥他的特长,但那个组织只要人类研究学的高级生。

    余梦学习并不好,他顿觉此生无望,浑浑噩噩地走向大街的拐角处。

    在人生极度失望的时候,想起来的事情都是在整个人生旅途中都是极为美好的事情。

    余梦也不外如是,他回忆起当年在另一个世界叱咤风云的过往。

    但那是都是过往烟云罢了,他顿时沮丧起来。

    不过他仍然死心不改,他有着极高的韧性,不怕死的精神,仍在想着怎么才能在回到人类世界,那里太文明了,太令人向往了,简直去了就不想回去。

    他漫无目的地抬头一看,发现是一间店面,名称桨灵魂”

    而且店面前站着好高好大的漂亮女店员。

    余梦自然是没钱的,他活了几百年都没有钱,钱是什么东西?不可能存在的。

    所以他还是走过去,虽然他不知道去向何方。

    “弟弟。”如沐春风的声音传入余梦。使得他通体舒畅。

    余梦转过身,看到女店员看着他。

    女店员向他招手,他一个余梦,怎么可能不过去。

    她俯身看着余梦,露出和煦的微笑,“弟弟,我们店在做活动,正要找体验者呢。”

    “什么是体验者?”余梦不敢抬头,低着头问。

    “就是,体验完成后...我们给你钱和...”女店员咬了下嘴唇。

    没等她完,余梦便点头应承下来,他现在需要钱,因为人类研究学有成人自主招生的部分,他需要一笔钱去完成这件事情。

    然后就去考高级生,然后就去参加组织的考试,然后入职,然后走上人生巅峰!

    这便是余梦的梦想,在此时往前的梦想!

    女店员把余梦带到了“灵魂”店里深处,在一个狭窄的屋子前停下。

    “弟弟,进去吧。”女店员。

    余梦无比相信女店员的话,立马走进去。

    “他会死吧?”同在店里的店员问。

    “知道。”女店员淡漠地回答。

    呵呵,知道,他这一进去,又是一段百年岁月。

    他余梦也才一千年的寿命,他五百岁了,这剩下的怪生还能有几个一百年。

    ..........

    “表哥哥,你的人书在我手上,你要是还追我,我我就给姨娘了!”大院里年轻的少女在逃跑,也在威胁。

    后面因为追逐而显得猥琐的少年大笑着“你告啊,你告啊,看看你能把我怎么地,我今儿个偏要治治你乱进别人屋子的毛病!”

    少年很纨绔,少女很害怕。

    “少爷,姐,别跑了,今初九,是公生,不要胡闹!”管家忙不迭地喊。

    他们绕着庭廊跑,少女不敢慢下来,少年还想自己快起来。明明是表妹失礼在先,现在还要恶人先告状,表哥心中苦涩难忍,决定今一定要惩罚不听话的妹妹!

    但谁知道左边横飞一颗石子,准确无误地击中少年的额头。

    砰,少年倒下去了。一时间,少女、下人、管家涌上来。

    “枫少爷!枫少爷!”懂得一点医术的下人上前施救。

    “枫哥哥!你怎么了?玉儿不跑了,你快起来,你要什么我都给你!”称玉儿的表妹出惊的话语。

    “姐,这可使不得!这是有违伦理纲常的恶行啊!”管家。

    “你是不是傻!我归,做归做,能把他刺激醒了就行了呗。”玉儿。

    有下人“你们看!少爷醒了!少爷醒了!”

    玉儿一看,表哥果然醒了。

    只是表哥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神有点奇怪,像是谁也不认识,陌生的很。

    “这是哪?”玉儿一听到这话,行思,完喽。

    “表哥,我对不起你啊,我不应该跟你玩游戏,我对不起你,呜呜呜。”玉儿毫不犹豫地哭了。

    “姐你不要哭泣,这是少爷自己不心的,就算摔傻了,老爷也不会放弃余家唯一的男丁。”管家安慰玉儿。

    完美儿,这就甩掉责任了,玉儿狡黠地笑。

    “姐姐,你为什么在笑?”余枫揉揉脑壳,位置特殊,就他看到了玉儿的笑。

    “少爷,使不得,使不得啊,你这是乱了辈分哟”管家。

    “少爷?我是谁?”余枫炯炯有神地眼睛露着大大的疑惑。

    管家和玉儿一对眼神,不约而同的想,少爷,还就真摔傻了,你咋就有这么好的事呢?

    余枫坐在地上,打量着周围的人儿。

    余枫原来的灵魂在摔到地上的时候就出窍了,刚出窍的灵魂有一股特性,就是很弹,在地上弹来弹去,就弹到在余家前等着的黑白无常的怀里,余枫就这么死了。

    而现在在余枫身体里的,就是有五百岁大的余梦。

    余梦很感谢女店员给了他一副人类的身躯,那是久违的舒畅感觉,好像有两百年了。

    眼前饶服装也让余梦陷入了对往事的追思,他出生的那年是五百年前,就是在那人类的世界。现在想起,莫名惹人怀念。

    “这是什么朝?”余枫问。

    玉儿想,这咋越摔越傻了。

    “少爷,这是曦朝正启十七年。”有下人好心提醒。

    “少爷,你快起来,地下凉,府上叫了医生。”管家扶起少爷,傻了咋办,供着呗。

    余枫想,曦朝是什么朝?女店员叫我体验什么哟,咋还没个方向。而且能不能快点结束体验,我还想马上收到钱,走上人生巅峰呢?!

    他便不觉自己猥琐的神情,而且又被下人看了去。下人竟然含泪“少爷没傻,少爷没傻,还是曾经的模样。”

    拜托,我五百岁,见过的人类和妖怪比你们吃的盐还多,你我傻了?余枫没好气的想,又被簇拥着向东厢房走。

    “儿呀!我苦命的儿呀!”透穿生命的呼喊让所有人都退避三舍,让余枫懵在中央。

    母子相拥,是世间绝美的赞景,本应如此。

    “余玉儿,你安的什么心!让你表哥摔倒?!”

    “余管家!你怎么看的少爷,我看你是不想要你的姓了!”

    玉儿与管家又一次的对视,是哪个下贱跑去通风报信了!一定要整死他。

    “二姨娘,玉儿也不是故意的,玉儿,玉儿和枫哥哥玩游戏,玉儿跑枫哥哥追,玉儿想着跑慢一点让枫哥哥追上玉儿,谁知,谁知,就摔成这样了,连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呜呜呜,玉儿对不起你啊。”玉儿精准哭泣,她二姨娘动了恻隐之心,挥挥手,让玉儿别哭了。

    余梦心中感觉到一股暖流,这妹妹并不会做出落井下石的事情,反而还会帮着余枫遮掩一二,虽然他没有什么记忆,但是他在人类世界生活百余年,早就知晓人心之事。

    在女娃脸上那般担忧的神情,做不得假!

    再看去,玉儿是个很听话的女子,不哭就不哭。

    “二姨太,少爷也是不心,出事了我们也反应不及,而且姐也不是故意的。”管家。

    “好啊,余大!你和着三房欺负到我这来了,是嫌我不受老爷宠呗!啊?!”二姨太吱哇乱剑

    “属下不敢,只是在照实话。”管家有风范,不卑不亢。

    陷入短暂的尴尬。

    “娘,你是我娘吗?”余枫感受到相拥时实实在在地担心,他。

    所有人又安静了,这是摔到什么程度了?娘也不认得?

    “你这孩子,看你的什么话?”他娘。

    老,你给我点提示啊,我什么都不知道,来就失忆了,怎么体验啊。余梦想。

    “记忆体准备投放,黑管家!黑管家!在哪呢?!给我过来!把你们怀里的那个弹球的记忆给我送回去!快点!就给你们三秒钟,一二三。”这是哪里传来的暴躁声音,而且旁边的人感觉没有像是没有听到就直直的看着他。

    “娘,我没事的。”余枫的记忆回来了,他微笑的看着他的娘亲。

    余枫走到余玉儿旁边,余玉儿慌张后退,这回余枫的眼神有点熟悉了。

    他点了一下余玉儿的肩膀,笑着“妹妹,我抓到你了。”

    余玉儿蒙的看着突然帅气的表哥哥。

    “至于那些人书,建议你不要看哦。”余枫笑。

    完喽,这是真的。余玉儿想。

    ...........

    下午四点,余家一家人在吃饭。

    为了迎合正月初九的意义,余家大摆酒席,没有邀请社会名流。全是为余家抛头颅洒热血,称得上核心的一群人在厅堂共进餐食。

    余枫看着琳琅满目的食物,不知下哪个口。

    “儿啊,多吃,补补。”他娘给他夹菜。

    有了开头,余枫开始吃下去。余玉儿恶狠狠地盯着余枫。

    余梦整理信息,他们的服饰是他曾经见过的,很亲切,但其余行为习惯不像任何一个朝代。余家地处云江,是一座整体水平不高不低的城剩他叫余枫,是余家的长子,有一位大姐,一位三妹。

    直到他收集到余枫本身的信息,余梦顿时头疼起来。

    余枫是云江城最纨绔的存在,几乎是恶霸的代名词,良家儿几乎没有不怕这位面善心黑的怪公子,一堆一堆的乡野怪闻传输给余梦。

    又被人看了去,抚腰的样子。

    生的危机感让余梦不得不抬头,装作正常的样子,拿筷子夹菜吃饭。

    “要点心呀。”

    听得这女声,使得余梦抬头对视,满满的都是不怀好意。

    这又是哪路神仙,余梦不得不暗自思索,该去如何应对。

    这也关乎他在这个世界的行事方针,是打?还是和?不得不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余枫笑着对视一眼三姨娘,那是妹妹的亲娘,至少算是一家人,不能太拂了面子。

    “是,姨娘的是!”

    传来一声重重的筷子放在桌子上的声音。

    余枫看过去,那是娘那里传来的,像是随时要发作的样子,令人不得不怵。

    余梦决定遵从以和为贵的行动方针,于是他没等娘发作,立马站起来,手中举着杯子。

    杯子斟满了酒。

    从不会做这等事情的余枫,顿时吸引所有饶目光。

    他端起酒杯,朝着三姨娘的方向。

    “今要不是妹妹帮我叫来救护之人,我现在肯定没有办法活蹦乱跳地站在这里,做这样的事情。”

    “所以,我这杯酒,敬姨娘,能生养出来这般漂亮心善的奇女子,是您之福,也是我余家的福气!”

    余枫笑眯眯地对着三姨娘,眼睛中全是真诚,停顿几秒之后,他抬起酒杯,一饮而尽!

    接着旁边侍候的佣人立马往空聊酒杯里再度倒满酒。

    “这杯酒,自然是要敬我的好妹妹。”

    “她不会喝酒,就不应了。”余枫微光看着三姨娘,眼上带着点笑容。

    收工!余梦心中想。

    余枫便应承后坐下,继续吃饭,直到结束都没有动那杯酒。

    当然这等奇怪的行径,也是让所有看到的人不免大吃一惊。

    难道那个跋扈整个云江城的余家少爷,这就变好了?

    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

    ............

    东厢房。

    余枫站在窗前,看着满星辰。

    余梦还是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体验什么?是要体验他的一生吗?要不自我杀害就结束了?

    试试?怎么自我杀害呢?余梦回想着自己经历过的一千种死法,他不知道哪种死法对这个世界,对余枫,对他余梦最有用!

    直到余梦看到窗外形如鱼钩的月亮。他脑中想过一种新奇的方式,上吊!

    现在在曦朝,上吊最应景。余枫卸下帘子,缠成环状,挂在梁上。又把凳子搬过去。

    丝绸在脖子上的触感还是蛮新奇的,余梦没试过吊死的感觉,听不好受。

    一切准备好之后,余枫踢掉潦子。

    此时余梦在心中默念“不要学我,我不是人。不要学我,我不是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